日志

北宋的“熙河开边”

热度 5已有 645 次阅读2020-2-29 15:03 |个人分类:读史札记|系统分类:读书| 唃厮啰, 青唐吐蕃, 北宋

北宋的“熙河开边”
——读《唃厮啰—宋代藏族政权》及《宋代吐蕃史料集》札记
         “熙河开边”的目标、公元1068年,北宋落榜书生官员王韶向刚刚即位的宋朝第六任皇帝宋神宗呈交了一份建议书,史称《平戎策》,建议提出“欲取西夏,当先复河湟,以断西夏右臂”。意思是要想要打败西夏,就必须收复熙河(即唃厮啰领地熙河及河湟)。只有征服了当地的吐蕃诸部,才能切断西夏的侧翼。进而一举消灭党项政权,解除宋朝的西北边患。  一心想改变宋朝对外软弱形象的宋神宗很赞赏王韶的这个建议。采纳了他的建议,决定由王韶负责实施“熙河开边”。这就意味着宋朝要放弃前几任皇帝奉行的联合青唐吐蕃抗西夏的战略。曾经的北宋重要盟友青唐吐蕃,将被视为攻打目标。是北宋外交与军事战略的重大变局。“熙河开边”之役,从1068年开始实施,经过宋神宗、哲宗两代皇帝于1104年完成。
      “熙河开边”的历史背景、“熙河开边”之役实施前,地处宋朝西北边陲的党项人李元昊早已称帝建国。雄踞宋朝西北部,已经与宋朝博弈多年。青唐吐蕃赞普唃厮啰已经于1065年去世,由其三子董毡继位担任赞普。青唐吐蕃的本部区域位于河湟流域,首府在青唐(今青海西宁)。据《续资治通鉴长编拾补》记载,唃厮啰疆域“幅员三千里,其四址:正北至西夏国界,西北至龟兹国界,西南至卢甘国界(黄河源附近),东南至熙、河、兰、岷州、连接渭州和成州”。这样看来,当时青唐吐蕃的所辖范围主要是“一江四河”流域,即黄河流域(青海贵德、尖扎同仁、玛曲)、湟水流域(今青海湟源、湟中、平安和西宁,上述四地藏语统称“宗喀”)、大夏河流域(夏河、临夏、积石山看、康乐、和政、东乡),洮河流域(今卓尼、岷县、临潭县、会川、碌曲、宕昌),白龙江流域(迭部、舟曲),当时除一江四河流域之外,还有现在的天水、榆中,渭源、兰州周边的部分地区。在宋、夏、青唐吐蕃三个政权当中,青唐吐蕃虽实力最弱,但在宋夏争霸博弈中,是一不可忽略的砝码。青唐唃厮啰选择了“联宋抗夏”的方略。其继承人董毡也延续了这一重要方针。面对这种局面,宋朝在辽、金、西夏紧逼之下,无力控制西北边陲地区,从宋太祖到英宗,一直与青唐吐蕃保持同盟关系。“青唐吐蕃”是宋朝对唃厮啰政权的称谓,称其首领为国主。历史学家们称作唃厮啰政权。蕃人自己叫“宗咯”。称唃厮啰为“欺南凌温赞普”或“瑕萨赞普”或“宗咯嘉沃”。
       “熙河开边” 经过:        
        “熙河开边”的第一步是夺取熙河六州,第二部占领河湟。首先招抚青唐吐蕃和宋朝交界的秦州地区(即现在的甘肃天水一带)的吐蕃诸部。1072年(熙宁五年),秦州吐蕃首领俞龙珂响应王韶的招抚劝降,率部属十二万归顺了宋朝。为了表示忠心,俞主动提出,“平生闻包中丞朝廷忠臣,乞赐姓包氏”,神宗依他的心愿,赐姓包,赐名顺。包顺遂引导王韶深入临近的吐蕃诸部,劝说20多万吐蕃部落归附宋朝。这一带吐蕃部落,除了一部分吐蕃驻军的后代之外,相当一部分是唐朝政权治理下的吐蕃部落,汉化程度较高,被宋朝称之为“熟番”。还有一些居民本身就是唐朝丢失河陇后留在当地的汉人。所以在宋朝官员的引诱下,选择背离青唐政权投奔宋朝是必然的。这一招抚计划的实现,使宋朝的边境也因此瞬间拓展了1200余里的新领地。这些边境部落的丢失,使唃厮啰失去了熙河一带的战略主动权。
         1072年,也就是宋神宗即位的第五年。秦州一带吐蕃诸部归顺后,宋朝在边境建立了一个新的军城通远军,作为进攻熙河地区的基地,并将王韶任命为知军。王韶就任后,组织军队迅速对熙河展开攻势。宋军在打败龛谷(现在的兰州榆中)一带吐蕃诸部后,夺取了战略要地武胜(现今临洮县),改名熙州。第二年又攻占河州。虽然木征(唃厮啰之孙)一度率部反击夺回了河州城,但宋朝仍以绝对优势兵力再次将其驱逐出河州,并乘胜夺取洮州、岷州、宕州、叠州等青唐政权的州郡。至此从熙宁五年始,至熙宁六年(公元1073年),一年多的时间里,宋军在王韶的指挥下,连续“收复熙、河、挑、眠、叠、宕 等州,幅员二千余里,斩获不顺蕃部一万九千余人,招抚大小吐蕃部落三十三万”。
熙河地区是唃厮啰政权的东南屏障,青唐吐蕃与北宋的战略缓冲区,丢失这个具有十分重要的防护作用的地区,对青唐吐蕃而言,就意味着失去了战略空间。
       青唐吐蕃与西夏和好、青唐吐蕃与西夏同根同文,本应友好相处,但西夏在建国过程中,企图吞并青唐,数次进攻宗咯,迫使青唐倒向宋朝。北宋实施“熙河开边”之役之后,西夏方面迅速作出了反应,表示与青唐吐蕃和好,并愿意西夏公主嫁给董毡之子,青唐赞普董毡也审时度势,决定放弃唃厮啰奉行多年的“联宋抗夏”政策,采取“联夏抗宋”  策略,从“宋蕃共御西夏”,演变成了“夏蕃联合抗宋”。董毡决心借助西夏帮助夺回熙河六州。 积极与西夏联系,改善两国关系,积极响应西夏将爱女嫁给董毡之子建议,与西夏建立了联姻关系。   

      “踏白城之战”、 青唐军队中相当一部分是吐蕃军人的后裔,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尤其是骑兵的优势比较明显。在熙河六州丢失后,蕃军仍然进行了顽强地抵抗,使宋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踏白城之战”就是蕃军反击宋军的一次战斗。熙宁七年(1074年)董毡(唃厮啰第三子,1065年继承王位)认为宋军虽然占领了熙河六州,实际上只占领了中心城镇和交通要道,招纳投宋的各地吐蕃首领大都是人归心不归,应该趁宋军立足未稳、人心浮动之际收复失地。于是于1076年,派果庄大将率众入河州、岷州、洮州等地袭击宋军。果庄首先联络河州首领赵、常、杓等三族蕃人首领打击宋军。宋军将领景思立率六千精兵进攻踏白城,果庄率两万余众,分筑三城伏击宋军。战斗从早一直打到下午,血战十合,宋军将领王宁、李元凯和降宋吐蕃首领包约等战死。其他多位将领身负重伤,景思立冲出重围,且战且退,在撤退中中箭身亡。鬼章指挥的这次塌白城之战,是熙河开边战役以来,吐蕃诸部对宋军作战的最大一次战役,也是取得的最大的胜利的一次战役。这次胜利,迫使北宋由进攻转入防御,固守熙河六州。这一仗使北宋攻打河湟的计划只好延迟。在踏白城之役的鼓励下,洮河西南的岷州吐蕃诸部聚众围攻岷州宋军,宋军进行了残酷的镇压。王韶得知景思立被杀后,集中溃散的宋军,再次率领大军攻打河州周边要塞,前后斩首七千余级,烧两万余帐,获牛羊八万余头。最后再次占领河州,迫使木征(唃厮啰之孙)投降宋朝。这才勉强稳定住了熙河地区的局势。熙河六州是木征的领地,木征的投降,对宋朝而言,是一个重大收获。木征逼迫投宋,并表示效忠宋朝。宋朝也正需要找个代理人管理蕃人,这样宋神宗赐木征汉族姓名,叫赵思忠,还给木征的五个兄弟及两个儿子也赐了姓名,并封了官。
         漫长的拉锯战、铁城之战是青唐吐蕃与宋军较量的一个缩影。随后几年中,董毡与北宋又多次交锋。果庄以洮州铁城为根据地,进入熙河地区联合当地吐蕃诸部,利用这里的天时、地利、人和等有利条件,进行抗击宋军的活动,寻找有利时机,不断打击宋军。
熙宁九年二月(1076),果庄率众入河州山后地区,打出“唃厮啰”的旗号,招募吐蕃属民,打击内附部族。并不断袭扰宋军,对北宋统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宋军曾数次派兵合围果庄,欲除此心腹之患,可他却凭借当地族裔的支持,在陇右群山间往来穿梭,忽左忽右,让宋军屡屡扑空。熙宁十年(1077),果庄率部与李宪在铁城激战大败,再次逃入崇山峻岭。
       北宋无可奈何,就改变战法,利用投降归顺的当地大首领,“以夷攻夷”,用包顺、包约、李临占纳芝等内附首领的力量,同果庄作战,同时,又在熙河一带广张榜文,悬赏擒拿、格杀鬼章(果庄)。《长编》记载:榜文云:“诸番如得果庄(鬼章)首来献,赏钱五千,还授本族巡检使。如生擒果庄,可获更大的奖赏,如果庄本人悔过归顺“官赏亦如之”。可惜,此榜公布十年,也没有人前来领赏。可见,唃厮啰政权在熙河地区,依然拥有着广泛的支持者。宋军陷入游击战的泥潭,北宋大臣中出现了一些不同的论调,有的大臣说:“董毡在熙河并未招惹我们,是我们主动出兵,现在仗打赢了,每年花的钱比打输的还多。和辽国仗打输了,每年不过才给辽国岁币40万两和30万匹绢。熙河可倒好,每年的消耗,比给辽国的钱多出好几倍。还不如,干脆把熙河还给董毡呢!”。
        漫长的拉锯战,不仅是宋朝得不偿失,青唐吐蕃也陷入困境。双方在熙河成了拉锯态势,使两国间的贸易遭受重创。对青唐吐蕃而言,没有了北宋这个大市场,河湟地区生产的物资、马匹,自然也就没有了市场。地方收入大为减少。尤其是吐蕃人饮食不可缺失的茶叶价格飞涨,民怨沸腾。中原与西域的转口贸易是青唐吐蕃的经济支柱之一,长期的战乱,断绝了“茶马古道”,青唐吐蕃的财源就成了大问题。
董毡主动与宋朝复和、面对日益恶化的经济,董毡决心结束与北宋的战争,1077年董毡遣使“进贡谢罪”。 董毡的示好正和宋庭心意。宋庭正好也无心再战,就顺坡下台阶,答应与青唐吐蕃和好。送官帽赐姓是中原王朝安抚其他民族首领的手段。宋庭立马给董毡授西平军节度使,加封果庄(鬼章)为廓州刺史,鄂特凌古(阿里骨)为宋州刺史。这样出于权宜之计,宋朝与青唐吐蕃恢复了原先的关系,保持了近十年的友好关系。1079年,毡又派出使者,向宋贡方物及马463匹。1081年,董毡派三万余人配合宋军,牵制西夏部分兵力,使宋将李宪顺利地攻取了兰州,得到神宗的嘉奖。
1084年10月,董毡赞普逝世,因其子年幼,由其养子阿里骨继承赞普之位。阿里骨英勇善战,能力较强,但非唃厮啰血统,其统治地位收到唃厮啰家族的质疑。
        铁城之战,果庄被俘、 1087年(元祐二年四月),青唐大将果庄受阿里骨之命,占据洮州城,指挥众人修筑铁城堡,筑成南北二城。据记载,铁城当时是果庄的“独立王国”,大兴土木经营十多年。先后驻兵常家山。五月,鬼章(果庄)从常家山出发,围攻河州南川寨,“焚庐舍二万五千区”。七月,青唐赞普阿里骨与西夏商量约定:西夏出兵帮助青唐夺回熙州六州,成功后兰州、龛谷等归西夏。西夏发兵屯于会州和天都山一带,配合果庄的行动。阿里骨亲自率河北(河湟)十万大军,定于十七日由朱城过“飞桥”围河州。另外发兵五万余人,与西夏人会师熙州城东王家坪。这是阿里骨执政以来对外的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阿里骨决心倾河湟之全力夺回熙河六州。不幸的是,这个军事计划被青唐内奸告知了宋庭。
宋庭获得青唐的这一军事行动的情报后,大为震惊。立即决定以游师雄为主帅,出兵熙河,解洮州之围。当时的形势是,西夏军队聚兵天都山,前锋屯通远军,果庄围河州,战局十分危急,对宋军不利。游师率宋军分两路,突然向果庄发起进攻。据史书记载,宋军“命种谊部洮东,以岷州番将包顺为前锋,由哥龙谷会通远寨番兵,宵济邦金川,期八月十五日出师,十六日,姚兜破六逋宗城,百里间焚,荡无孑遗,斩首千余极。十七日,攻入朱城,杀伤相当,”在围攻果庄的同时,宋军派兵焚烧了唃厮啰建在黄河上的炳灵寺“飞桥”(据说这桥位于现在的临夏州积石县境内,也有人认为是大夏河上的木桥)。当阿里骨十万大军赶到黄河边时,出现在眼前的是,“旌旗凯仗亘数十里”,“至桥不得渡。十八日晚,种谊至洮州(铁城),壁青藏峡,会夜大雨,及旦,重雾晦霾,能见度很低。种谊利用大雾作掩护,包围了洮州城,当浓雾散开,吐蕃兵士见宋军已围困城池,以为宋军从天而下,仓促据城据守,”。“汉兵四面攻之,其版筑犹未毕也,士皆鏖战,呼声动天地,一鼓破之”。就这样,洮州(铁城)又再次被宋军占领。史书是这样记载这场战役的结果:“擒果庄及其首领九人,斩首数千级,获牛羊、器甲数万计,城中万余人为官军所慼,入洮水而死者数千,洮水为之不流,”。“余众奔溃,”。其惨烈程度实属少见。
       这是青唐吐蕃最惨烈的一次失败。失败的原因,主要是“飞桥”被宋军焚烧,阿里骨的援军未能赶到,最重要的原因是西夏人不守承诺,没有配合作战。
       铁城之战的胜利,特别是果庄的俘获,宋朝欣喜若狂,举国欢庆,宋庭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仪式。宋朝文人们也不甘落后,写了不少歌功颂德铁城大捷的诗作。宋庭对如何处置恨之入骨的吐蕃大将果庄,也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有人主张果庄是心腹大患杀掉,有人主张不杀为好,留下为朝廷所用。最后哲宗帝决定不杀果庄,令其劝自己的儿子苏南杰投降内附,以此立功赎罪。
铁城之战,青唐吐蕃企图夺回熙河六州的计划以失败告终。青唐吐蕃领地,由河湟本部和陇右吐蕃(即熙河六州等)两部分组成,陇右吐蕃由木征管辖。是农业相对比较发达地区。是青唐吐蕃的主要产粮区。对青唐吐蕃的经济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这一带吐蕃诸部一部分早已内附。宋军占领熙河后,名义上纳入宋朝行政区管理,实际上仍然实行“羁縻”政策,以夷制夷。木征及木征的后裔继续掌管这一带的吐蕃诸部。据有关地区的史书记载,元、明时期,这一带(即太子山以北地区)仍然有许多吐蕃部落。明朝数次残酷地镇压了洮州一带的吐蕃部落的反抗,明洪武年间大量移民屯军,牢固地控制了洮州一带。并沿太子山北麓修筑了明24关,成为蕃汉边界。明朝之后,还有一些蕃人村寨仍然坚守在这一带,享受“羁縻”或“土司”政策,。一直到清末民国改土归流后,基本融入主流社会。木征的后代到民国时期,仍然是临洮一带蕃人的首领。据说其衙门在临洮县城不远处。也就说青唐吐蕃赞普的后裔赵氏最后消失在临洮。
       1088年,即元祐三年三月,宋哲宗同意了青唐赞普阿里骨的“上表谢罪”。答应和青唐吐蕃继续交往。两国关系又缓和了一段。八月阿里骨遣使入贡宋室。宋庭同意果庄与家人见面。并授果庄陪戎校尉。1091年阿里骨向宋贡马197匹。1093年,“阿里骨遣使持蕃字,至宋边臣范育处,请求与宋各立文约,使番汉子孙不相侵犯”。这是个好主意。可惜,互不侵犯条约还没有来得及签,年仅57岁的阿里骨于1096年逝世,其子瞎征继位。
         “河湟之役”经过
        “河湟之役”是“熙河开边”的继续。“熙河开边”的战略部署是拿下熙河六州及岷、迭、宕之后,以河州为根据地攻打河湟。但因遭到熙河吐蕃诸部的激烈反抗,一直拖到宋朝第八任皇帝哲宗手里才实施。元符二年 (1099年)   宋哲宗亲政后,认为熙河六州的反抗问题已经基本平息,该解决唃厮啰本部河湟的时候了。于是派遣王愍、王瞻率十万大军,兵从河州出发,自密章渡过黄河,进入湟水流域,连拿邈川、宗哥等重要要塞,继位三年的青唐吐蕃赞普瞎征先弃城出逃,后投降宋军。反对投降的蕃人立陇拶为赞普。不久陇拶与部分首领向宋朝投降。宋军终于进驻青唐。宋朝百官向哲宗祝贺河湟大捷。但好景不长,宋军入住青唐,引起了蕃人激烈反抗,并废除陇拶的赞普职务。1100年二月,青唐吐蕃立陇拶之弟小陇拶为赞普。并组织数万蕃军围攻驻守青唐的宋军。1100年11月宋军逼迫撤出青唐。承认小陇拶的赞普地位。1103年六月,宋军发动第二次河湟战役,十五万宋军从兰州、河州同时挺进,在黄河渡口遭遇蕃军顽强抵抗,但蕃军最终寡不敌众,被击溃。宋军进驻湟州。1104年四月,宋军分三路攻克青唐。五月宋改鄯州为西宁州。现在的“西宁”这个称谓就是这样产生的。相传六代赞普的青唐吐蕃在宋军的再次打击下,宣告解体。北宋南逃后,青唐的领地被西夏和金国瓜分。
        对“熙河开边”的评价: 历经二十几年的“熙河开边”之役,被许多史学家认为是两宋时期最成功的一次对外军事行动,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战役。但即就是宋朝(北宋南宋)朝野,对青唐吐蕃的征伐引起不少非议。作为保守派代表人物的苏轼明确提出,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夺取周边民族大片空旷无人的土地,只不过是文武大臣获得功绩的一种手段。对国家并没有好处!
        南宋时期的陈均也认为,熙河开边耗费了太多的资源。以至于当金国在北方崛起时,北宋已经没有足够的精兵猛将来抵挡南下的势力。在西北地区集中精兵猛将的代价,就是以河北为核心的东线防御的空虚。在攻陷青唐城十年之后,北方的金国大举南下,东线宋军全线崩溃。北宋末年的一系列战略想象,从熙河开边到消灭西夏,进而击败辽国的战略计划,全都成为了星辰大海一样的海市蜃楼。
        还有人从军事角度进行了评估,认为一直与宋朝保持同盟关系的青唐吐蕃,在宋夏战争期间多次出兵配合宋军,威胁西夏后方,使西夏无法全力东进。一直为宋朝抵抗西夏的进攻提供了重要帮助,还多次受到宋庭嘉奖。北宋曾经诏喻青唐吐蕃首领唃厮啰“永为藩篱”、“并力破贼”。这个贼就是指与唃厮啰同一时代的西夏君主李元昊。同时宋朝在西夏东侧保持强大军事压力,也使西夏无法西向进攻青唐吐蕃。这也是唃厮啰倒向宋朝的原因。宋与青唐政权在面对西夏这个共同威胁时,形成了唇齿相依的利益共同体。
        有人认为,在西北用兵是花费不菲。对河湟地区的军事行动耗费了北宋朝廷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当地吐蕃的反抗活动更使北宋朝廷非常被动,被迫投入更多的兵力维护统治。从内地向边境运输粮食、军械和日用品更加成本高昂。攻陷了吐蕃诸部土地之后还要分拨驻军、修建堡垒、派驻官员,这些花费远不是新占地区微薄的税赋能弥补的。修建堡垒和官署需要征发民夫、调用厢军,占用大量农作劳动力,又直接影响了边区的经济。“北宋、西夏、唃厮啰政权三方的博弈贯穿熙河开边始终。北宋虽然占领了熙河地区,但是这一地区形势的不稳定不仅使最初的战略目标没有达到,反而牵制了北宋的力量”。 
        有人从经济角度对这个战役进行了分析,认为通过和青唐吐蕃的友好交往,宋朝获得了重要的战略收益。青唐吐蕃的许多边城也是北宋大部分时候的对外交流口岸     宋朝挑起的长期战乱 使藏汉边境贸易大受损失。熙河开边后,由于青唐吐蕃和宋朝经常处于战争状态,这些茶马古道上的商旅几乎断绝。
       骑兵是宋军的弱点,缺乏足够的战马,一直是困扰宋军的难题。而以游牧经济为主的青唐地区则多出好马,特别是黄河首曲一带,自秦汉到唐宋一直是中原王朝战马的主要来源。唃厮啰王朝及各地吐蕃诸部给宋朝的贡品主要是马匹。宋史记载,1016年,唃厮啰和李立遵一次就向宋庭贡马580匹。据记载唃厮罗王朝期间先后给宋朝送贡马两万多匹。宋朝为了解决战马不足问题,在和青唐吐蕃政权展开的茶马贸易上设立了专门收购马匹的机构。在双方关系融洽时,北宋每年购买良马20000匹,而青唐马占了其中十之七八。宋朝也通过赏赐、边境贸易等形式向吐蕃输出了大量茶叶。双方因河湟争夺交恶后,不但使吐蕃丧失了茶叶的主要输入来源,也使得宋朝每年购买的战马数量更少、质量更差。宋朝自己摧毁青海道贸易 也就毁掉了自己的战马输入渠道。
        以上分析基本上是以宋朝的角度看“熙河开边”的得失,笔者认为这些分析有一定的道理。“熙河开边”行动给双方的百姓造成了深重的灾难。特别是时熙河一带数万蕃人惨遭屠杀,数万蕃人流离失所,是蕃人历史上最残酷的事件。北宋败给金国后,北宋人民遭受了更大更多苦难。
        青唐吐蕃在宋朝、西夏和金国的强大压力下,存在了近百年。在藏族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青唐吐蕃的历史是藏族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青唐吐蕃的历史,我们深感蕃人的先民们的可歌可泣、悲壮艰难的奋斗历程。

                                                                                                                                                              2020年2月20日于兰州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pari 2020-3-3 00:18
唃厮啰国王觉赛-赵怀义的冬季宫室,在今甘肃省兰州市附近榆中县下官营。我在兰州西北民族学院学习时,曾多次随老师同学去下官营做农活。唃厮啰国王觉赛-赵怀义的夏季王宫在今青海省宗卡德钦。
凡是知道国界清水河的人,都了解。
回复 pari 2020-3-3 00:40
宗教和宗教团体完全是两码事,图伯特宗教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科-是宇宙学。
图伯特的悲剧就是,宗教团体为了控制人民,牵制他们的思维,创造出了乱七八糟,五花八门的仪式和规章制度,
试图使全民成为宗教家,实际效果是最终成了奴才。试问,数学是一门学科,难道人人可以成为数学家吗?一般民众懂得最基本数学原理既可,并不需要成为数学家。现今图伯特的状况非常糟糕,不能对宗教团体和依附宗教团体的俗人的做法作评论,否则就是这个,那个。.........................................................

首先,阻碍图伯特人口发展的罪魁祸首就是宗教集团和追随者。............................
回复 pari 2020-3-4 03:19
韩国的新天地教会,台湾的慈济等,以及散步全世界的各种类似团体,都是诈骗,犯罪集团。
韩国新天地教会还在中国武汉有诈骗基地。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20-3-4 15:43
谢谢关注、互动。唃厮啰国的历史是我们安多人历史的一部分。希望进一步探讨。您说的那个赵怀义是唃厮啰之孙,或重孙。其父瞎毡是陇右一带吐蕃诸部的首领。瞎毡去世后,其子木征继位。成为熙河一带吐蕃诸部首领。宋朝的熙河开边战役中,木征被俘,无奈之下,于熙宁七年(1074年)带领洮州、河州吐蕃诸部降宋。被宋神宗帝赐姓赵,名思忠。授荣州刺吏。这就是唃厮啰后人赵氏的来历。唃厮啰三个儿子中,长子瞎毡的后人一直活跃在当地历史舞台上。
回复 班玛丹增 2020-3-5 15:18
安多藏族由于其特殊的地缘性,在发展的漫漫历史进程中,用自己的一腔热血书写了一曲不屈不挠、坚毅顽强的恢宏史诗。我们作为他们的后人应该继承这种可贵的民族内在精神!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20-3-7 15:18
这里说的洮州是指现在的临潭县,当时铁城就是洮州的重要要塞。临潭地处“西控番戎,东蔽湟陇”、“南接生番,北抵石岭”之要冲,北宋“熙河开边”中占领了铁城,后来被唃厮啰大将果庄夺回。数次争夺后,果庄兵败铁城被俘,北宋再次占领了铁城。北宋时期临潭没有多少汉族,主要是宋朝驻兵及其随军家属。明初,朱元璋为休养生息和巩固边疆,“移福京(南京)无地农民三万五千于诸卫所”,大量应天府(南京)和安徽风阳、江苏定远一带的居民迁入临潭,加上随明将沐英西征留守洮州的部分士兵,使大量汉族流入临潭,成为临潭人口的主体,与藏族土著民族、元明时期流入的回族一起,为临潭县主要民族构成。后来洮州的中心移到了现在的新城。在数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土著人
、吐谷浑人、吐蕃人、汉人等各族人民在这里相互融合,和睦相处,互相贸易,发展各业,形成了唐宋至元明时期商贾云集、经贸兴旺的“茶马互市”,为开拓这块疆域作出了各自的贡献。。
回复 WANMACAO 2020-3-10 09:50
学习了,受益匪浅。
回复 雪域猛禽 2020-3-19 11:23
欣赏了,共勉之。扎西德勒。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20-5-9 15:02
叛徒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0 07:06 , Processed in 0.06301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