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在泾川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热度 2已有 89 次阅读2019-8-29 16:25 |个人分类:随笔 杂谈|系统分类:教育| 69年的战备疏散

        在泾川接受再教育、
      1969年3月,中苏“珍宝岛”事件后,中苏关系恶化,党中央和毛主席判断苏联很有可能对中国进行突袭,甚至可能使用核武器。在此背景下,我国开展了防范“新沙皇”侵华战争的紧张战备和疏散在京中央领导人的工作。全国各地也紧急动员进行战备疏散工作。4月初西北民族学院革委会根据中央和省革委会的精神,决定将民院部分教员疏散到平凉地区泾川县农村劳动改造,4月2日动员大会,主要内容是宣读中央和省上关于战备疏散的有关文件,院革委会领导讲话后还宣布了疏散人员的组织领导及各项要求。战备疏散的所有教员以连队形式编组,称作“五.七连”,疏散人员一律称作战士,负责人称作连长。疏散地点在离县城不远的太平公社。之所以叫“五.七连”,就是根据1966年毛主席关于党政军、大专院校都要办农场,知识分子、干部等都要进农场劳动改造的指示而来。以下是战备疏散期间的随笔。
       4月5日早上我们离开民院,下午五点到达定西。4月6日到达泾川县太平公社。这个公社离县城十来公里,全公社十来个生产队,连部将全连分散在不同的生产队,信仰穆斯林的教员被安排在几个回民生产队,我和部分教员安排在一个叫前庄生产队。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到了塬上见不到什么村庄。进村后才发现,这里的农户大都住在窑洞里。窑洞大体上分为两个类型,建在山坡或塬边的叫明庄,我们去的这个村子在塬上,他们的窑洞不同于那种修建在山坡上的窑洞,而是在沟壑之间的平地上(塬上)挖个大凹坑,长方形或者正方形,约三分地左右,然后再横向挖几个窑洞,一般家庭三个或五个窑洞,中间大,两侧的小些,中间住人,侧面的当储藏室、磨坊或圈牲口等,窑洞约高三米左右,宽三四米,大的深六七米,小的深四五米。全村除塬边几户外,都是这种窑洞,所以不进村看不到村庄。看来这里是用不着挖防空洞,窑洞就是最好的防空洞。这里也看不到大片的农田,塬面支离破碎,沟壑纵横,丘陵荒坡多,据说全公社可耕种土地面积5万来亩,其中绝大多数为山地,是典型的陇东高原沟壑区。这里气温较低,四月天气早晚还得穿棉衣。风多且大,干旱缺水。我们来这里既是战备疏散也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要求与社员群众“四同”,即同住,所有老师分别住在群众家里,同吃,轮流在群众家吃饭,每天交六毛伙食费和一斤粮票,同劳动和同学习。我和屈有土老师住一家。我们住的窑洞不大,但较干净,不可思议的是这里有些家庭人和牲口都在同一个窑洞内,靠近窑洞门口有土炕,是住人的,最里面圈牲口,洞内气味十分难闻。
       4月7日,今天早上跟着几个社员丫头去挑水。这里的水特别奇缺,整个村子里没有水源,每天要到好几百米之外的沟壑底挑水。来回一个来小时左右,而且路很陡,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挑水,两个水桶不停地摇晃,挑回来时只剩下半桶水,肩膀也磨破了。节约用水,在这里用不着宣传。早上洗脸刷牙只用一小杯水,一般都是用湿毛巾擦擦脸就是了。因为缺水,这里便形成了一个怪习惯,即晚饭吃面时,如若还要吃第二碗或第三碗,面汤不能喝掉,面汤要原倒回锅里再下面。最后就把汤喝掉。人们称之为“汗水面”。大家都知道这样不卫生,但缺水,无可奈何。这里山水不但奇缺,而且水质很不好,带点苦苦涩味,据说缺少什么微量元素,这里的男人们大都为大骨节,据说就是因为水质的原因造成的。
       4月10日、忍受吧,下定决心忍受吧,忍受就是克服,克服就是胜利。磨练吧,练出钢般的意志,练出铁般的肩膀,挑起地球往前走。
       4月26日,这一段生产队的农活少些,连部头儿叫我和万作良老师给大队画宣传画。第一项任务是村口路边的墙壁上画一幅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墙壁约三四米高,宽三米左右。划线素描两天就成了,接着去县城采购颜料,油画颜料太贵,也不适合室外露天,就买来红黄蓝黑几种木工油漆,边画边调色,万老师的绘画水平比我高,主要负责画脸部等细节部位,其他部位由我负责绘画。十来天后一幅毛主席去安源的巨幅油画在我们手里完成了。村子里多了一个宣传景点,农民们上地干活或收工回家都要在这幅画像前路过。我不知他们怎么想,我们看到自己的作品,还是蛮高兴的。
      4月17,其实这些困难确实没有啥可怕的,挑水、担粪、推独轮车、犁地都不是可以干吗,开水煮苜蓿下面条的生活不也照样可以过吗,冬暖夏凉的窑洞不也是挺好的吗,这里的农民祖祖辈辈都是这样过的。滚开吧“怕”字,滚到怕死鬼那里去,我们是革命战士,是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别说这点困难,就是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们。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让千难万苦在我们的笑声中灭亡吧。
      5月4日、今天是五四运动五十周年纪念日,这里没有集会,没有游行,也没有挂标语。我们按农村的方式,以劳动的实际行动来纪念这个光辉的节日。早上六点开始挖窑洞,队里说是圈耕牛的窑洞,有的说是挖防空洞。九时许吃早饭,这家没有稀饭,包谷面馒头。而后继续劳动到中午一点左右,三点多吃晚饭,苜蓿在开水里煮一下,用醋拌一下,就是我们的菜肴,这里的农民不种蔬菜,也没有炒菜的习惯。晚饭后又继续劳动到六点半。晚上全班一起学习毛主席的《五四运动的方向》,并进行讨论。
      5月14日,下午五六点回到窑洞里,干活出汗,不敢立即进窑洞,怕着凉,先在窑洞门口歇一会,喝点水。这家窑洞院子约二分地,视线太小,只能坐井观天。不过院子里也有风景。几只鸡在窑洞门口牟食,小黄狗张着最,伸出长长的舌头,看着我们摇尾巴,笨拙的猪被主人卷在猪窝里,不停地叫喊着。在这些家伙中,鸡算是最勤劳的,它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一旦发现猎物,飞快地吞进嘴里,而后再继续牟食,无论是小虫子,谷物之类的都逃不过它的眼睛。最懒惰的就是这条小黄狗,只要主人一出门,他就睡大觉。
      6月5日,今天是礼拜天,和往常的礼拜天一样,到县城改善一下生活,和往常一样,还是一只六毛钱的烧鸡、两个罐罐馍馍。今天我们的休闲增加了一项内容,即到泾河里游泳。我的游泳是在北京学会的,这里的水比比北京的水凉德多。大热天在这天然的河流里游泳,实在是一种享受,特别是仰卧在水里,仰望着湛蓝的天空和白云,使人感到格外舒畅。这蓝天白云和家乡的差不多,只是没有牛群和羊群,也没有山林。这里游泳还有一个好处,村子里缺水,没有洗澡的条件。干活出汗,只能用湿毛巾擦一擦,在这个河流里泡一泡,等于洗了个澡。下四点多找个饭馆吃一碗揪面片就回村。这样的礼拜天每月都三四次,为了这顿饭,来回两三个小时,实在是不值得。
      6月10日,正在熟睡的时候,上工的哨子吹响了,看了一下手表,才三点钟,我翻起来,拿上镰刀和扁担往外跑,到窑洞顶一看,社员们已经出发了,我就跑步追赶,快到地头边总算追上了。到地边,大家一字型地排成横队,每人六行麦子,开始收割。这是农村最主要的农活。每天都是天不亮就得开始收割。连队的老师们和社员们一起收割,每人五六行麦子,男人们蹲着收割,女人们是跪着收割,膝盖着地,我这个牧民子弟,实在蹲不下去,一会儿就得站起来。后来实在不行,我就干脆单膝盖落地,半跪着收割。第一天就把膝盖弄破了,火辣辣的太阳嗮得浑身冒汗,好在中午回窑洞休息一会儿。下午三点多继续收割,一个礼拜收割就结束了。接下来的活也不轻松,麦子碾场晒干后,就要送到县城交公粮。一人一辆独轮木车,200斤麦子,平地上还可以,胳臂有劲,车就翻不了,拐弯和上下坡实在很难控制。一天一趟,上午送。村子里的麦子基本上都交了公粮。农民自己留一点过年用的,平时吃的以玉米等杂粮为主。农民太苦了,但他们似乎没有太多的怨言,交皇粮,历朝历代都是,老百姓觉得交皇粮是天经地义的。这就是农民的奉献精神。
     7月14日,今天接到连部通知,我被评选为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我自己心里明白,毛主席著作我只学习了部分文章,也没有写出像样的学习心得材料,比起那些老教员,知识造诣很浅。更没有啥突出的成绩。算不上活学活用,只是劳动表现好一点而已,算是一种鼓励吧。15日,我出席了朝阳公社举办的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落实九大精神的大会。8月25日至9月1日,我出席了泾川县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落实九大精神大会。会上传达了毛主席批示照办的中共中央的命令。中心意思是准备打仗。
      9月5日,今天晚上按照连部的安排,前庄生产队老主任给我们进行忆苦思甜教育。他以自己的亲生经历讲诉了民国十八年老百姓遭受的苦难及他给地主拉长工受的迫害情况。讲得很具体生动,使我们受到了一次阶级教育课。民国十八年,那是公历的1929年。据记载,甘肃和陕西是那场灾荒的重灾区,庄家连续三年绝收,最为严重的地方,几乎是横尸遍野,当时甘陕两省死在荒原上的人数就达到一千多万,难民五六千万。可见当时的凄惨程度。据说当时的人们连树皮都吃光了,更残忍的是有些地方开始吃尸体上的肉。老队长现在七十岁左右,那时应该二十岁左右,能活下来,实在是幸运的。现在的农村好不好,这一代人是最有发言权的。
      9月7日,今天凌晨和社员们一起到毛桃山拌包谷,自带干粮,中午不回来,一干就是七八个小时,这个活比割麦子好干,站着拌,效率很高,整个山上的十来亩包谷地全拌完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这块玉米地是我们刚来这里后种下的,当时我们把种子背到地边,一粒一粒地种下去,今天我们又把包谷棒背回去。过几天说不定还能吃自己种的玉米面馒头。我们真真的见到了自己劳动的果实。心里感到无比的高兴。这几年批判知识分子“五谷不分”。其实是社会的分工,干啥的就得懂啥,不一定行行都会。主要的是教授们应该知道农民的辛苦劳动丰富了大家的餐桌。不要看不起农民。
       9月9日,这两天的农活是种麦子(冬小麦),大家的干劲很大,不到两天就种完了马山的几块麦地,今天下午开始种塬上的麦地。10日下午开始种下塬的麦地。接着向阳坡山进军,明天的任务是大战向里头山。加油吧,胜利在望。种小麦。扶犁是个技术活,种子的深浅、行距都在两只手上,头两天掌握得不好,行距大小不一,队长很不高兴,这也不怪,这是事关来年收成的大事,我就格外小心,精心操作。
       9月12日,今天连部召开全连大会,会上首先买光武传达了甘肃省革委会召开的八大院校教育革命座谈会精神。会议还传达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决定,民院革委会决定将我们这个五.七连撤离泾川调往甘南搞“四清”运动。这是一个好的决定,民院的教员应该放到民族地区参加社会实践,既可以给民族地区做些工作,也可以加深教员们对民族地区的了解。有利于教学。公社革委会的牛主任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感谢我们的劳动。工宣队的单师傅讲了有关撤离时的注意事项,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陈继祖讲了连部撤离的具体安排意见,安排意见是12日离开泾川回兰州。下午全班座谈会,主要是总结接受再教育收获和讨论撤离时的注意事项。晚上班上与贫下中农代表举行座谈会,征求对我们的意见。大家还是很客气的,都是些鼓励表扬之类的话。实际上大家在整个劳动期间是很小心谨慎的,特别注意群众纪律。
       9月13日,今天和社员们一起种里庄的麦地。这是里庄最后一块麦子地,也是我们在太平公社的最后一次劳动。晚上大队革委会召开了欢送座谈会,革委会主任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后还热情地招待了我们。晚饭后大家再次对撤离准备情况进行了检查,要求万无一失。我们在泾川的农村生活就要结束了。这半年的农村生活,收获还是很大的。学会了种庄稼,从播种到收割、打碾,都过了一遍。最重要的是,近距离地看到了农民的真实生活,初步了解了农村社会的现状。农村社会,与旧社会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在政治上翻身了,但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与内地农村,特别是与城里相比,差距很大。
      9月15日下午四时,我们在热烈的掌声和喧天的锣鼓声中走进了久别的母校民院。那熟悉校门、路边的树木、错落有致的校舍。特别是高高的五层教学楼,给人以亲切地感受。我们整队走到办公楼前停了下来,革委会赵主任简单的讲了几句话,叫我们先休息两天,而后再参加学习班。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雪域猛禽 2019-9-8 10:58
欣赏了,通过你的随笔仿佛回到了那一段艰苦的岁月里,那些农活也是自己熟悉的。我在青少年期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后从州立民族师范学校退学了。从医院大手术到故乡完全恢复身体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我从小体弱多病,学习成绩也是很一般,这倒在其次,主要的是身体不好什么都是白瞎。在农村宜人青山绿水中身体渐渐恢复过来。之后我正式参加了生产劳动,从最初扶不稳一把大十字镐的文弱样逐渐成为生产队里的一把好劳力,最后是对立数一数二,最强壮的人。你半年经历让你接触了农民,有了农村工作的经历,品尝了劳动的艰辛和农民生活的艰难。我想这些经历是是你心里最美好最珍贵的典藏与记忆。无愧于过去,不惧将来。一代人在一场场波澜壮阔的人生生活的斗争中茁壮成长,为在共和国最艰苦的岁月中把青春年华献给了她。一代人走过的路,是大时代的选择,也是个人没有选择的选择。作为一位60年代出生的人,我们对过去那些年月中的事情没有多少发言权,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过来人的作品了解那些岁月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那个时代的人们是怎样想的。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是中国文坛伤痕文学大行其道的时候,我在田间地头或者在牧歌田园般的生活环境中日日劳作二外就是阅读伤痕文学作家的作品,通过伤痕文学作品我了解了真正一代人甚至二代人走过的艰难曲折的人生道路。真正是波澜壮阔,也是惊天动地的经历。那个年代缺物质生活,但不缺精神。比及当今社会人们物质生活已经不错了,但是人人缺乏一种昂扬的精神,很多人心里感到迷茫,幸福指数不高。这是什么原因,信仰缺失!
      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实践检验真理,目标一直向前看,中国人用40多年的艰辛探索走出了一条经济复兴的大道,民主、民权、民生正在得到改善。我们寄希望于将来,五十六个民族共同走向富强民主自由文明的新明天。
回复 华锐哇嘉木措 2019-9-9 20:45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9-9-10 10:57
谢谢朋友们关注。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9-21 23:53 , Processed in 0.027348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