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一次难得的社会实践——在刚察县社教笔记

热度 4已有 1641 次阅读2018-7-6 09:31 |个人分类:回忆录|系统分类:见解| 刚察县, 社教

青海刚察县吉尔孟这个地方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1966年3月至11月我在青海省刚察县参加社教运动。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第一次社会实践。是一次极好的、难得的学习机会,一次了解藏族社会的课堂。2月23日,西北民院社教团召开赴青海参加“四清”运动的全体师生大会,民院领导作了动员讲话,社教团负责人宣布了有关社教事项。接着是几天的学习文件。主要是社教《十条》、《23条》等文件。青海这期社教规模很大,将在8个县开展社教运动。民院赴青海刚察县社教团共452人,其中干部45人。刚察县五个乡,即沙柳河乡、哈尔盖乡、吉尔孟乡、依可乌兰县和泉吉乡。我和我带领的果洛班被分配到最边缘的吉尔孟乡,我是负责人之一。吉尔孟乡社教队273名,分为27个小组 。乡工作组组长是一位姓吴的外交官,他的水平相当高,讲话不用稿子,出口成章。还有一位西宁什么单位姓李的年轻人。大概两个月后组长被原单位揪回去了,说是有问题,要审查批斗。我就被指定为代组长。由于我熟悉藏汉双语,又会骑马打狗,队员大都为我的学生,工作比较顺利。那个西宁人常跟我较劲,但他下乡有困难,就负责乡上干部的“四清”工作。 我们4月初进驻吉尔孟乡。4月的吉尔孟,天气仍然寒冷,一片荒凉,没有一点春天的气息,阳光十分强烈,几乎每天下午就刮风。辛亏我们都带皮大衣。社教团要求社教队员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最头痛的是“四同”问题,同住、同吃、同劳动、同学习。同住同吃,群众不欢迎,干部不愿意,都想在队部吃饭。牧户帐篷太小,睡觉实在不方便,一般都自己带帐篷住宿。群众生活普遍不好,春季基本上没有肉吃,这里的牧户都是放羊为主,没有多少奶牛,所以奶茶也喝不上,更没有蔬菜可吃。不过这里离青海湖不远,想吃鱼,自己就到河边打鱼,拿回来自己做。有些队员还自己嗮干鱼,准备回兰州是带回去。藏族干部基本上都不吃鱼,也许是信仰的缘故,或许是习惯的原因。这么好的食料,不享受,实在有点可惜。
     我住在环仓公社一牧户家,是一位憨厚淳朴的果洛人,年纪不大,四五十岁。说是解放前马家军打败果洛后,被强迫到这里给马家军牧场当牧工的。他说,和他一块儿被强迫到这里的牧民很多。    吉尔孟乡位于刚察县以西60公里处,西侧与海西州天峻县接壤。全乡是为纯藏区,除了机关单位之外,没有其他民族。纯牧区,除了种植燕麦青草之外,没有种植业。据介绍,全县总面积为1463.6平方公里,和内地的一个县的面积差不多。全乡370牧户,1356人。9个公社,26个生产队。全乡共有可利用草场面积二百万亩万亩左右,从冬春牧场到夏季牧场很远。全乡经营各类牲畜十五六万头(只、匹),其中:羊十二万左右只、牛两万头左右头、马二百来匹,母畜存栏十万头(只、匹),母畜比例达到58.92 %;牲畜八万头(只、匹),增率为47.52 %;出栏牲畜八万来头(只、匹),出栏率为47.17%;成活近九万头(只、匹),繁活率为82.62%;。人均占有牲畜五十来头(只)。应该说人均占有量相当高,但经济效益不高。一只羊这能卖十元左右。
     这次社教主要任务:一是搞“四清”即政治清、思想清、组织清、经济清。二是民主革命补课,就是划阶级成分。整个社教分四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结束,社教队员整训一周左右。4月20日至5月20日我们进行第一阶段的工作,主要是访贫问苦,宣传政策,了解情况,两个人一组,基本上一个汉族,一名藏族,不然就无法与群众沟通。打贫协架子。动员贫苦牧民诉苦是发动群众的标志之一。再一个任务就是干部分类,解放二类干部,所谓“干部”,除了乡上的干部之外,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也在审查范围之内。    5月下旬至6月下旬我们按团部安排,开展“四清”工作。“四清”政治清是重点,深挖阶级敌人,主要是查58年参叛问题,58年平叛中这里不是主要战场,死的人似乎不太多。清查叛匪问题,在平叛后的反封建斗争中基本搞清了,但还要筛选一遍。经济清比较好办,查“四帐”。查干部清四不清问题,做出处理,据说一些干部有多吃多占问题。    第三阶段是划阶级成分,清理专政对象。从6月下旬至8月下旬结束。这个问题工作量大而且比较复杂。划牧主的条件是占有大量牲畜,折合羊单位千只以上,有封建特权,一般剥削收入占总收入的70%以上。富牧条件是占有相当多的牲畜,没有封建特权,一般自己参加劳动。中牧占有一定数量的牲畜,主要靠自己劳动。贫牧条件是占有少量牲畜,出卖劳动力,这里的牧户入社前一般牲畜都比较多,是马家军牧场撤销时分配的牲畜,原本为无畜户。吉尔孟乡被划为牧主的16户。有些较勉强。一般牲畜多,自己劳动。牧民普遍缺乏数据概念,谁家有多少牲畜,大都说不清,只能按多数人的说法认定。奇怪的是,有些贫人往多里说,有些富人往少里说,怕划成专政对象。
     从9月上旬至10月中旬进行第四阶段的工作,即组织建设。,重点搞党团组织建设、民兵组织、社队管委会等。组织起一个永不走的基层干部队伍,特别是贫协组织,否则工作组一走就会反攻倒算。群众参政意识普遍不够,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牲畜和草场。对谁掌权似乎不怎么关心。 经过反封建斗争和这次的社教运动,封建头人的势力基本摧毁。     10月下旬,工作组集中到乡上总结工作,对每个队员作出鉴定。10月底我们回到了西宁。结束了这次社教工作。我们教员们回到了学校,学员们回到了果洛。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18-7-9 09:05
有些做法像我们现在下乡搞精准扶贫工作的
回复 华锐哇嘉木措 2018-7-9 09:36
    
回复 海日卓玛 2018-7-9 17:58
分享!
回复 ljh8520035 2018-7-12 07:49
分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1 09:45 , Processed in 0.313740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