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齐哈玛纪事

已有 213 次阅读2017-11-16 14:26 |个人分类:回忆录|系统分类:见解| 玛曲, 齐哈玛

齐哈玛是玛曲县最南部的一个乡,半个世纪以来,这个乡经历了一段艰难的岁月。下面是其中的一个事件的记载。

           “6.15”事件  及其由来         1982年6月23日晚,州委副书记卢世仁召集甘南军分区、州公安、民政等单位负责人会议,通报玛曲齐哈玛与四川麦尔玛集兵对峙,相距1华里,局势十分紧张,随时都有发生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州委要求公安、军分区等部门立即赶赴现场,防止发生问题。
6月25日上午,州委书记杨应忠在玛曲县招待所召集有关单位会议,听取县委汇报,研究下一步工作。据县上汇报:齐哈玛与四川麦尔玛的草场纠纷是历史问题,由来已久。1948年齐哈玛部落与四川麦仓部落发生重大纠纷,齐哈玛寡不敌众,逼迫逃到河曲境内(暂借卓格尼玛部落与河南蒙旗之间的草场寄牧)。其草山全部被麦仓部落占用。1953年玛曲与四川阿坝多次协商,均没有得到解决。1960年9月,甘川两省协商,在没有齐哈玛代表的情况下签订“成都协议”。1961年5月按“成都协议”划界,齐哈玛得以返回原驻牧地,但只得到原三分之一的草山。三分之二的草山仍然被阿坝占用。齐哈玛不服,不断多次上访,上访北京8次,上访省政府10次。甘川两省几次调解均未能解决。而且双方多次发生冲突,先后死伤十多人。齐哈玛73年以来因草场不足,死损牲畜13万多。去年四川麦尔玛打死齐哈玛牧民2人,今年又烧掉齐哈玛大片草山,在这无奈的情况下,齐哈玛400来户畜群越过“成都协议”界限,入驻曼扎滩草地,并准备越过贾曲河和吾克河。
齐哈玛现有5个大队,580户,2700多人,劳力1千多。各类牲畜近7万头(只)。6月15日开始,齐哈玛按往年习惯搬入夏季草场。但今年的搬家不同于往年,各大队要求青壮年全部出动,并要求必须携带自卫武器,准备打仗。搬家前举行了盛大的煨桑誓师仪式。各大队与青壮年约定,如若其阵亡,在拉卜楞寺念经超度,其费用有集体负担,其家属由集体抚养。誓师大会之后,整个齐哈玛迅速搬到吾克河附近的曼扎滩。24日(初三)四川群众也在河对岸举行持枪煨桑誓师仪式。据说还有全自动步枪。
         工作组到达现场、6月25日下午州县工作组抵达齐哈玛。下午6时许,州委杨应忠书记电话:四川方面急电中央,状告齐哈玛,称其草场被武装占领。中央办公厅发来电报,要求双方政府作群众工作,双方后撤,脱离接触,避免发生械斗。李登赢省长批示:齐哈玛问题按“成都协议”办。齐哈玛先撤出吾克河和贾曲河,防止发生冲突。绝对不能发生冲突。晚10时省民政厅副厅长胡培玉电话,中央要求双方收缴武器。6月26日甘肃省李登赢省长指示:1、齐哈玛问题根本不是草山问题。再不能拖下去,不能要求过高,不能用强制的方法解决。2、要提出一个解决的方案。3、当前的对峙怎么缓和,双方都要做工作。干部不能有过激情绪,有气,在党内讲,要冷静、要分场合。省州县公社都来做群众工作,创作一个群众相信的气氛,而后再往后撤。
            27日杨应忠书记电话:省政府工作组今天抵达合作,国务院工作组也抵达兰州。要求双方后撤,不能过贾曲河,要脱离接触,避免械斗。要警惕坏人利用。要求州县工作组火速赶到现场,迅速查清打死2人之事,并速报情况。6月27日下午6时许,州县工作组到达现场,住在吾那克沟口。
6月28日州县工作组开始工作,一是了解情况,二是研究汇报提纲。据调查齐哈玛公社共搬来440户,400来来个畜群。多青沟有混牧现象,约3万头(只)。6月29日上午10时许,四川方面群众再次在吾克河对岸山上集结百余人煨桑示威。
6月30日,玛曲县拉来6卡车东西,主要是帐篷、被褥和灶具、面粉等。不一会儿,在群众的帮助下,支起20来定帐篷。这是为中央和省上的工作组准备的。30日下午2时许,两辆小轿车驶入四川方面的工作组驻地,后来得知是中央工作组的车辆。十分凑巧,中央工作组进入四川方面工作组驻地的时候,贡唐仓活佛的车辆也路过那里,齐哈玛群众马队过河迎接活佛,结果被中央工作组误认为是齐哈玛向中央工作组示威。造成了不必要的误会。使黄副主任十分恼火。下午7时许,贡唐仓活佛及民政厅胡培玉厅长到达甘南州县工作组驻地。齐哈玛群众举行了隆重的迎接仪式。贡唐仓即席讲话。7月2日,贡唐仓活佛进行佛事活动。许多群众在活佛帐篷前排起长队,争相摸顶祈福。佛事活动后活佛讲了话。中心意思是,草场纠纷,要靠政府解决,打仗解决不了问题的,打仗只能增加仇恨。。
           我们公安上的任务是防止械斗,避免死人。中央和省上要求收缴武器,这个显然是做不到的。齐哈玛的这次行动肯定是有预谋、有计划、有目的的行动。要控制住这个局面,最重要的是作好关键人物的工作。我们首先得搞清关键人物,这不是为了追究责任,而是商量如何控制局面,严防个别人闯祸。州县公安就立即开始找人谈话。齐哈玛的头人忠尕加,60年逮捕63年释放,70年又逮捕,73年死于县看守所。罪名是参加叛乱。还有几个过去的头面人物,现在也不行了,左右不了大局。头人的因素不存在。有个叫尕尔坚的人,比较活跃,他很坦率,他说他73年以来先后上访北京6次,今年3月份也去北京上访,每次都说尽快解决。他说这次行动是全齐哈玛的人决定的,我们不想打仗,但草场没有了,国家不管。所以大家铁了心,决定自己解决。我们作了打仗的准备,作了流血的准备,但我们吃咒发誓,绝不开第一枪。我说你们的行动惊动了中央,中央工作组即将下来。解决草场问题有希望了。眼下关键是控制局面,不要发生流血事件。死人对双方都不好。之后我们同几位大队支部书记或大队主任谈了话,内容大同小异。可以肯定,这次行动是全齐哈玛集体所为。他们知道利害关系,但他们不怕撤职,也不怕坐班房。在上访多次得不到解决、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在行动前,他们制定了方案,400户牧民的下帐篷的布局,民兵占领的制高点。他们的武器实在很可怜,只有8支小口径步枪,51支土枪,那些土枪一下雨,几乎无法使用,长矛145支。大刀倒不少。他们说他们来不是打仗的,只是防备人家打我们,我们的纪律是绝不放第一枪。
           1982年7月2日上午,在工作组驻地召开省州县三级工作组会议,胡培玉副厅长传达中央及省委指示。主要精神是省工作组在郎木寺向中央工作组作了汇报,国家民委黄副主任说,齐哈玛的问题,我们在省上听了汇报,州县都作了大量工作,缓和了局面。这次齐哈玛行动来势凶猛,全齐哈玛一齐行动。当务之急是脱离接触,人要后撤,武器要集中保管。不要说中央来人了,要给点草山。工作组要到第一线,和群众打成一片。贡唐仓活佛来了,这几年活佛作了大量工作,起到了我们起不到的作用,要配合好。汇报会上商定两省都派同样规格的工作组到现场,在中央工作组的指导下解决问题。甘肃省工作组由副省长年得祥、贡唐仓活佛、窦舒秘书长、胡培玉副厅长等人组成,中央工作组由国家民委黄副主任和两位处长组成。会议上贡唐仓活佛也讲了话:当前工作组主要工作是防止发生问题。红军过草地时,这里确实是齐哈玛的。齐哈玛草山不够用,有气,给省上反映多次,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干部同情群众是理所当然。齐哈玛这次行动来势凶猛。去年搬了几户人家发生了问题,今年搬来这么多,但没有发生问题,四川方面作了大量工作。麦尔玛群众也是同情齐哈玛的。中央工作组讲的与国务院电报精神不一致,难以相信。不过中央工作组要求比较客观,说明中央工作组也同情齐哈玛。黄副主任来过齐哈玛,知道齐哈玛的困难。比如收缴武器的事,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齐收缴,这次不同,没有要求一律收缴。而是自己管理。我们的干部不应该和老百姓一样。其实麦尔玛也困难,麦尔玛原来的草山被军牧场占了,我也建议黄副主任,四川方面也应该考虑减少或搬迁军牧场,解决麦尔玛的草山问题。我同群众谈了话,不能打仗。群众保证只要他们不打,我们绝对不打。即就是打死一二人,我们也不打。麦尔玛群众过来,我们应该有好的气氛。
         1982年7月3日上午,州县工作组召开工作会议,研究齐哈玛关于草山问题汇报材料。
          7月3日上午到下午,贡唐仓活佛进行佛事活动。前来摸顶的群众大都为四川方面的。其中也有基层干部。
           7月4日下午,向年得祥副省长汇报齐哈玛情况及其诉求。主要内容:齐哈玛概况,“成都协议”不合理,将齐哈玛的1740平方公里草山划给麦尔玛,占齐哈玛全部草山的五分之四。造成齐哈玛失去夏季草山,导致73年以来死损牲畜12万多。今年四川方面焚烧齐哈玛草山近21万亩,两个大队的冬季草山全部烧完。今年麦尔玛提前搬入争议区。齐哈玛这次行动是逼出来的。年得祥省长指示:工作组作了大量工作,止住了过河越界,解散了集结的人马,收缴了武器。明天我们去拜访中央工作组,路过时看望四川方面的工作组。回来后再研究下一步工作。一下子后撤做不到,危险没有消除,继续做工作,做好大队干部工作。谈判的事要及早准备。
         7月4日晚,州县工作组会议,会议由金巴州长主持。金巴州长说,州县工作组分成两个组分头开展工作。后撤的问题,难度很大,但还得作工作,那怕后撤50米,也是脱离接触,减少发生冲突的危险性。关于方案问题,省上有个方案,已经给中央工作组说了。我们没有具体方案。
1982年7月5日,州县工作组会议。张克加县长说,胡副厅长传达黄副主任的指示:脱离接触是前提,只有脱离接触,才能进行下一步工作。县委旦正加书记说,中央工作组的指示原原本本地向群众传达。召开各种会议做工作。7月5日上午11时许,中央工作组在四川工作组陪同下来到甘肃省州县工作组驻地,四川工作组离去后,中央工作组到附近帐篷访问群众。在一顶帐篷里黄副主任给以老太太说,打仗不好,要听政府的话,老太太回答,我知道打仗不好,但我们的草场被占用,政府不管,只好我们自己解决。我的儿子若死了,我也能将其尸体背回来。黄副主任连连说“不可思议”。
         1982年7月6日上午,州县工作组分别下队召开群众座谈会,就下一步工作征求意见。主要是作群众工作。我和拉毛才旦等去吉乃合大队,传达工作组意见。下午年得祥副省长主持召开了省州县工作组会议。会议研究通过了三份文件,其中一份是与四川方面谈判的材料,中心意思是,在国务院工作组的领导下,由双方政府协商解决齐哈玛与麦尔玛的的草山纠纷。7月7日省州县工作组赴阿坝县谈判,下午贡唐仓活佛也去阿坝县参加谈判。我们下队作群众工作。
        7月9日下午,工作组召开社队干部会议,通报与四川方面会谈情况。由贡唐仓活佛通报:我们到阿坝县同四川方面进行了商谈,会谈气氛是好的。金巴州长讲了齐哈玛的困难和要求。四川方面一再坚持不管成都协议怎么样,在新的协议产生前,应该按“成都协议”办。前天我与他们进行了单独商谈。我认为,古今中外,双方撤离沙场才能进行谈判。今年他们烧掉了我们的草山,造成了困难,齐哈玛越界是情有可原的。但协议是国家批准的,人家坚持也是有道理的。中央工作组和两省工作组意见也是先双方后撤后再进行谈判。金巴州长坚决不同意。但有个组织原则,我和金巴州长意见,和群众商量,我们一直坐下去也是不行的,我们的目的是签订新的协议。我和黄副主任谈了,您不到齐哈玛,不听取齐哈玛意见,他们有意见,黄副主任说,中央工作组是来解决问题的。说服四川方面承认成都协议是不合理的,需要做大量的群众工作,我给杨静仁主任打了电话,也同意8月15日就开始进行谈判。给齐哈玛给点草山,给多少,不能随便答应。通过谈判定。尽量解决齐哈玛的困难。贡唐仓活佛说,今天和大家商量,齐哈玛在困难中度过了20年,再坚持一向有何不可。阿坝州长说在新的协议产生前,应该撤到成都协议界线之外,并没有说协议不能变。黄副主任说,我也作个保证,你们也作个保证。
          临时协议、 7月11日四川方面反映,齐哈玛5千余牲畜越界,黄副主任大发雷霆。下午工作组前往牧场调查是否越界。7月12日,金巴州长等从阿坝县谈判返回说,临时协议没有达成。主要分歧点是,四川方面要求齐哈玛畜群撤到成都协议界线之外,15号前大部分撤出,20号全部撤走。甘南方面要求在江青玛放牧。在新的协议产生前绝不后撤。其他几条,即互相帮助寻找丢失的牲畜,8月中旬在兰州协商,双方代表为20人,可以派群众代表参加谈判等意见双方基本同意。晚上年副省长主持召开省州县工作组会议,胡副厅长通报会谈情况:在协商会议上,我方仍然坚持彻底解决问题,一次性解决问题。四川方面坚持首先解决现实问题,缓和局势,而后再谈判草山问题。两次交换意见,协议草案稿,开始5条,后来增加到7条,主要是3条,一是现实问题,四川方面要求齐哈玛7月15日前撤出,我方意见适当后撤,未撤出前保留工作组。第二条,商定8月15日在兰州协商,双方代表20人左右,州、县、社及群众代表参加。第3条,问题解决前,双方均不得配发民兵武器。个人武器集中管理。第4条,混牧中丢失的牲畜双方互相帮助寻找,实在找不到的由政府补助。第5条,双方两社干群,互让互谅,睦邻友好。第6条,两省、两部委意见,新协议未产生前,双方遵守《成都协议》。我方意见加一句,即从现在起至兰州会议结束为止。年副省长讲话:成都协议是不合理的,必须修改。齐哈玛草场确有困难。兰州会议定下来是件好事。我们一切为兰州会议作准备。我的意见,丢眼前小利,抓大的方面,拖下去不好,我看适当让步。一、从现在起不过河,不过贾曲河,不过吾克河,坚决不再往前移动。否则对我们不利;二、明天立即行动,前沿帐篷后撤,说话算话。三、第一步,最近几天内,我们三个大队后撤到原来的位置,剩下的两个大队再作研究。现在全部不动不是个办法,硬顶住不是个办法。明天就召开基层干部会议作工作,然后分头下去作群众工作。
1982年7月13日上午,工作组召开基层干部及群众代表会议,传达7条临时协议和工作组意见,年副省长讲了话。金巴州长也讲了话:刚才年副省长讲了阿坝会谈情况,成都协议把我们套住了。我们的目标是兰州会议重新定协议。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为此你们的行为要有利于达到这个目的。8月15日在兰州商谈。在兰州会议未结束前,要遵守成都协议。
          7月13日下午,继续上午的基层干部及群众代表座谈会。群众代表尕尔加木发言:今天的临时协议我们会记住的。8月15日兰州会谈,谈成或谈不成,我们都要搬往自己的草场,现在搬到冬窝是不行的。谁说也不行。感谢中央解决问题。我们双方都是国家的儿女,应该一视同仁。这里的草山,历史上是我们的,为啥把我们的草场划给四川?我们想不通。问题不解决,我们冬天也要过来。临时协议里写上“8月15日兰州会议结束前遵守成都协议”这句话,我们才能后撤。否则,我们连一顶帐篷也不动。不但不撤,还要往前移动。座谈会结束时,年副省长讲了话:只说几句。最好按上午定的办。一是克服困难,承认有困难,困难了20年,在克服一个月;二是争取主动,争取有利,看远一点,一切目标是兰州会议。这是中央工作组的意见。三是我们努力争取开兰州会议,彻底解决问题。接着金巴州长讲话: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只是有的话写进临时协议。有的话在兰州会议上讲。为了兰州会议,我们只能按上午定的办。问题最后还得靠政府来解决。
            兰州协商会议、1982年8月中旬,按约定的“临时协议”两省在中央工作组领导下进行协商,提出了解决齐哈玛草山问题的方案。在兰州协商会上齐哈玛据理力争,作了最大努力,最终以折中的办法解决了齐哈玛草山问题。即1983年6月15日,国务院以(83)函字125号批准甘肃、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甘、川两省协商解决齐哈玛草场问题的报告》中指出1960年的“成都协议”(关于甘南藏族自治州桃江县和阿坝藏族自治州阿坝、若尔盖县接壤地区问题的协议)对齐哈玛与阿坝县的草场界线划得不够合理,但在不能否定1960年“成都协议”的基础上加以解决,同意甘、川两省各划25万亩草场给齐哈玛乡,并与1984年全部完成定点、认线、立桩工作,使该问题终于得到解决。
这次虽然没有完全满足齐哈玛的要求,但从四川方面得到了25万亩草地,玛曲县从县内调剂了25万亩草地。齐哈玛没有夏季草场的问题基本上得到解决。体现了国家和各级党政对齐哈玛的关怀。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6 01:47 , Processed in 0.27028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