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回故里,断心肠

热度 1已有 897 次阅读2017-12-27 14:01 |系统分类:文学

回故里,断心肠

犹记得那日回故里的情景,那沉甸甸的心绪和悄悄滑落的泪水,至今使我难以释怀。

那日本来就有种乌云遮日的阴郁感,于是越靠近五年不曾踏过的老屋,就越觉得阴沉低落。

我们一路无话……

那威严庄重的核桃树,像是饱经沧桑的老人,在冬日里越发惨淡沉着;那已面目全非的老屋,如同遍体鳞伤的伤员,在无声的呻吟中越发悲惨;那杂草丛生的小路,仿佛是乞丐的眼神,泛着丝丝的迷茫与失落……

是的,五年了,我未曾踏过这里。只是在梦里,一回又一回地重温着我的童年,重现着我的亲人——

夏日里,我领着表弟表妹们,在树林里写作业,荡秋千。热辣辣的阳光透过树枝隔着树叶,跟着我们欢笑着跳跃着。

冬日里,呼朋唤侣着,成群结队着,在原野里像一群蜜蜂一样,执着于捡干牛粪。呜呜作响的寒风羡慕着我们的自由,却只好肆无忌惮地哭喊着乱窜着。

当秋天来临,满眼的金灿灿的丰收致使父母给予我们更多的自由时光,让我们在辛勤的回报中拥抱河水、尝尽鲜果、享受大地母亲温柔的爱……

春天再一次来临,带上书包再一次走进校门时,父亲谆谆的教诲将使我们的内心更与书海接近,更奋发图强……

何止这些,邻居家更是难以磨灭的记忆。没有电视的年代里,人跟人掏心掏肺着促膝相谈、和乐融融。

我们姐妹时常跑到邻居家,邻居家其实很拮据——土一个笨重的土灶,两张摇晃的木床,一套破旧的床单和被子,坑坑洼洼的地板,被烟雾熏黑的天花板……一进去黑压压的,仿佛误入黑洞一般。可是,友善的邻居姐姐和慈爱的老阿妈前跳动的火苗却会给你开启另一种豁然开朗的天地——我们一进去就会让坐让茶,格外友善。

特别是过年时,带上鸡毛做成的五颜六色的毽子,我们会一溜烟跑到邻居家,跟邻居姐姐比赛踢毽子。弄的母亲抱怨说:“大年初一还跑到人家家里去,害臊不害臊!

有一次,我看到姐姐她们几个往舅舅的柴草堆里望着,正在讨论什么。见她们几个神神秘秘的,我跑过去问究竟。邻居姐姐说:“你看那柴草堆,感觉在动呢!我仔细一看,果然在动,微微的颤动,好像在发抖。瞬间,我拿来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扔下去……

你们为什么打我?……我打死你们

——快跑啊——”

的一声,一块石头从我的眼前飞过去,接着——地落在青石铺砌的巷子里,继续往前翻滚。唬的我恍惚在惊险的梦中一般……  蹦蹦欲溃的心脏,震颤不禁的身躯。等我镇定下来时,已在那丑陋的老灶旁了。那黑乎乎的破旧的屋子一瞬间变得格外亲切温暖。

过了几分钟,姐姐她们嘻嘻哈哈走过来。见我安然无恙就更欢乐……

原来,那柴草堆下面躺着大表哥,他因喝醉了就被舅舅呵斥,一气之下想躲开他的父亲,就躺在草堆下面。不料,被我们惊扰了……简直是虚惊一场!

想着这些,一种酸甜的血液从浑身奔涌出来,使我无力阻断——如今,双亲已去,邻居家已搬到别处,只剩下些残垣断壁在那里喘息。正是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才旺瑙乳 2017-12-27 15:48
每次发文时能陪张图片就最好了,以方便编辑推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0-19 15:14 , Processed in 0.294233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