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时间、色彩、和经过格兰大街的小孩》 JINGWA

热度 1已有 322 次阅读2018-8-17 04:50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文化

《时间色彩经过格兰大街的小孩》      井蛙

      ”What a mistake Parisians make in not having a palate for crude things, for Monticellis, for day. But there, one must not lose heart because Utopia is not coming true” (Vincent Van Gogh: Arles. August, 1888).

 

1.

 

一个赶路回家的小孩,吹着好听的口哨在听乌鸦的尖叫

她在那里,你在哪里啊

我在这里,离那里很近

 

这个小孩不知自己就是那个等时间过去的人

没有时间的时候天就这么一直蓝着,乌鸦的尖叫会被装进多边形的笼子里

“我终于看见你了,你在笼子里”

 

她看见自己了,就在自己的身后紧紧抱着一棵大树不放

这么多天了,那个背后的人,小小的树影在月光下小成一只白色芝麻

乌鸦偷偷来过,故意尖叫了几声飞走了


天,就这么黑着,带着敌意

很多雨声把池水里的荷叶吵醒了,夏夜真是漫长

有人在奔跑,穿过格兰大街,再穿过格兰大街,怎么还是格兰大街

 

她们在格兰大街的中央停了下来,很多人在看陌生的风景一声不响

像一幅静物,青红两色的苹果从盘里掉了下来就再也回不去了

它在寻找颜色的记忆,不知哪只盘子才是原来的那只

 

“谁记得一棵苹果树是长什么样子的吗?”那只乌鸦还在不停地尖叫

透着光亮的荷兰人的眼睛,两只绿色芝麻就这么一直绿着

那个抱着大树不放的小孩它就藏在自己的身后躲着不出来

 

2.

 

今晚有一点光亮从上到下,暗蓝的河水一路从东到西

阿姆斯特丹河的上游,一个戴毡帽的小孩在喊另一个小孩的名字,

门牌号,还有出生年月日

 

“八月最感人的一天是哪一天”你在那一天离开家门就一直迷路至今

阿姆斯特丹来的小孩,你脸上有多边形的棱角,“她就躲在多边形的笼子里”。

那一天是哪一天啊,天啊,谁也不记得从那一天回到这一天需要多长时间

 

古老的风车,转啊转啊,转够一百八十下很多人就会从梦里回到现实

你可以回家了,你的家就在不远处的那棵苹果树下的一个多边形的笼子里

在那里,你会看到两只黑白奶牛的眼睛和挤奶女佣的长得那么相似

 

她们认识很久了,每天早晨都相互问好,她们讲流利的荷兰语

天色不早了,就各走各的,这个小孩在想乌鸦的尖叫是否还在树上

它的声音是不是多边形的笼子,一个人从一个晚上开始想到另一个晚上的来临

 

而没有人察觉,那在格兰大街上看风景的人群可以回家了吗

他们还站在大街的中央看谁比谁站得更久,带着乌鸦的敌意

火车午夜里经过小镇总该有人看见,它开向哪里总得有人记得

 

可是,人都喜欢到处乱跑

散了吧,散了就好了,阿姆斯特丹人和普罗旺斯人的眼睛都是天空的蔚蓝

八月的罂粟花,最感人的一天是哪一天啊

 

3.

 

这个小孩一个人一直吹着口哨,她在想回到家时的情形会是怎样的

她要在八月最感人的一天回到最远最远的地方

她和她相依为命,她叫她做她,而她也叫她做她,她们再也不会忘记谁是谁了

 

多么感人的一天就在八月的黄昏里丢失了

等时间过去了就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吹口哨的小孩,你会看见薰衣草和金色的向日葵在夜幕下一下子变成迷人的黑色

 

很多天了,这里没有人出去也没有人回来

你在怀疑,今天碰到的农夫其实就是昨晚梦见的那个陌生人

他的毡帽偏左,嘴巴也偏左

 

这个人总是在回家的路上走走停停

他告诉所有的人,他家的门牌号是零

可没有人知道零号从哪里开始或在哪里结束

 

他说零是不存在的

但他确实在多边形的笼子里住过,那里有一棵苹果树

“有谁记得一棵苹果树是长什么样子的吗?”

 

乌鸦会在他回去时飞来

他喜欢鸟的尖叫,还有风车的转动

这样梦就变成真的了

 

4.

 

麦地里很多稻草人守着没有麦子的麦秆神情沮丧

飞虫聚集一起,这个夏夜长得令人无法安眠

天总是亮不起来

 

这个小孩总是做同一个梦,她的玩伴和她一样忘了很多跟自己有关的事情

她从来没真正见过她

那群在格兰大街上看风景的人是谁啊

 

没有人认识他们,更没有人在别处见过他们

他们在大街的中央看谁比谁站得更久,带着乌鸦的敌意

这里每条街道都叫格兰大街,人们都习惯把每个地方都叫格兰大街

 

为了记忆,还有更灿烂的颜色

普罗旺斯人的脸和阿维尼翁人的脸都长得像阿姆斯特丹人的脸

特别是阳光下变成葵花子大小的眼睛一直在留意乌鸦是否来过

 

阿维尼翁人插在头上的薰衣草闪亮的紫色夕阳下又一下子变黑了

吹口哨的小孩,现在你该知道你离开家时是几点了

向日葵向西时你的家就在一棵树的前面

 

稻草人会守着没有麦子的麦田从早到晚

它们确实听见很多人在说昆虫的语言

他们的秘密就是没有人会记得今天和昨天有什么不同

 

5.

 

但是两只奶牛的眼睛和挤奶女佣的长得特别相似

他们说着荷兰语,昆虫能听见他们的问好和告别

“你还记得一棵苹果树是长什么样子的吗?”

 

八月最感人的那天罂粟花开了

躲在背后等时间过去的小孩现在是否还在同一地方

是时候了,风车转啊转啊,转够一百八十下所有的人都能从梦里走出来

 

阿姆斯特丹人的脸和普罗旺斯人的脸就长得跟阿维尼翁人的脸不一样

散了把,散了就好了

时间停止走动时人就应该离开格兰大街到别的格兰大街看看不同的格兰大街

 

农夫和梦里见过的陌生人的门牌号都是零

他们也该到别处的零号看看是否还有更多的零号

从零到零的距离,其实就是从这里到那里那么近

 

零是不存在的,不信你去问那个梦里扛着画框奔跑的人

池水一片寂静,所有的喧哗都如一幅静物静止在树上

“有谁记得那个装苹果的盘子现在哪里?”

 

为了颜色的记忆和阿姆斯特丹人的脸看上去更像阿姆斯特丹人

每天都有人问那个吹口哨的小孩回来了没

花瓣大小的星光落到阿姆斯特丹河的下游了,她就可以在自己的身后看到自己的倒影了

 

6.

她在那里很久了,是时候回到这里了

只有乌鸦的黑点落在大片大片的白雪里时间才会过去

那样,吹口哨的小孩的脸就会被自己认出来,在格兰大街的中央

 

穿过格兰大街,再穿过格兰大街,那就是最后的格兰大街了

散了,散了就好了

古老的风车,转啊转啊,转够一百八十下他们就可以离开梦境

 

乌鸦带着黄昏的敌意尖叫了几声飞走了

一棵长得很像苹果树的苹果树就在你的前面,你不记得她时你该记得你自己

吹口哨的小孩,普罗旺斯人阿姆斯特丹人和你都会在半路上相遇

八月最感人的一天,你终于回家了

 

2018816

CHINA HILL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玉琼卓嘎 2019-12-14 15:4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8 05:22 , Processed in 0.06707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