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一张模糊不清的脸

已有 369 次阅读2017-5-23 14:53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见闻

一張模糊不清的臉       井蛙

 

一只耳朵在黑暗中被一只手拉得很

一個黑影站立窗前眼睛發亮

 

一陣風吹過,我知道是誰來了

這個人沒說話,我看見一只沒有顏色的耳環在晃

 

燈早就滅了,她說

“你會在淩晨兩點準時死去”

 

“誰會害死我”

“一陣風”

 

多年來這個影子和這雙手總在淩晨兩點掀開我的被子

夢境中兩只黑色的蝴蝶重疊成一只飛蛾靜止不動

 

我總是忘記回家的路上那些陌生的面孔

和蘋果樹上無法辨認的枝葉

 

一個小孩長大了,她不再是八歲了

八歲那年,我的童年玩伴就在那座橋上掉到水裏

 

空中翻騰三周半的距離她死於下午兩點整

我親眼看見自己的影子在陽光下突然變黑

 

“橋上的小孩,快快回家吧

親愛的小孩,你回家了嗎

 

八歲在沙漏一樣的時間裏被卡在掛鐘上

時針和分針有時互換著行走如果那天下雪

 

橋下的流水積雪成冰

雪白的月亮在幽藍色的火焰下一只飛蛾迷失了方向

 

這個夜晚和那個夜晚總是相隔一座搖搖擺擺的木橋

鎮上一個玩塔羅牌的星象師告訴我

 

風吹動旗幡時橋下的靈魂會飛

燈盞下你能看到從淩晨兩點到下午兩點一個黑影開始了舞動

 

這雙手終於伸到我的脖子上了

我始終沒睜開眼睛,我知道誰會在此時掀開我的被子等我靜靜死去

 

一雙泛著綠光的眼睛就像昨日蘋果樹上那只死活不願離去的昆蟲

“什麼是一個八歲小孩最難忘的記憶”

 

“一陣風”

“一陣風吹斷了木橋,我的童年玩伴再也沒回來”

 

我看見她含著眼淚奔跑在一條長長的路上

你只有一張模糊不清的臉出現在我的夢境使我無法描述你遇難的那個下午

 

時間和記憶開始變形像一只被拉長了的耳朵風只能從這裏吹到那裏

多年來一個相同的人影和一個相同的夢境總是出現在同一時間和地點

 

我無法睜開眼睛睡去我也無法閉著眼睛醒來

星象師指著天上的星星說那是一個八歲小孩的塔羅牌

 

每個晚上我都會望一眼天空才蓋上被子合眼睡去

我一個人,我總是一個人走在橋上等風把木橋吹斷

 

燈早就滅了

淩晨兩點已過去多時

 

“橋下的小孩,快快回家吧

“親愛的小孩,你怎麼還沒回家”

 

 

2017522

CHINA HILL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8 05:12 , Processed in 0.052450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