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井蛙日记:十二月三日

已有 348 次阅读2016-12-4 13:14 |个人分类:尺牍|系统分类:见闻| 日记

一個虛幻得令人窒息的現實空間突然變得清爽起來。我懷著好奇的心情站在窗下看層次重疊的柿子樹葉在黃綠之間墜落然後靜止不動。冬天的風雖是蕭瑟卻也安靜。像是昨夜一只趴在幾乎枯萎的君子蘭身邊的昆蟲對一切有跡可循的物體都視若無睹。我也像是回到了一個熟悉的夢境,我發現身上的羽毛掉落一地,剩下皮包骨的粗獷的線條在一些不起眼的顏色之間來來回回行走個沒完。那些道具一樣的東西都物歸原主了。回到了它們最初的起點以及最後的終點。它們是不屬於我的,起碼我精神深處對這些不具語言功能也不具情感功能的道具深感厭惡。我為自己斟好了一壺紅茶,在品飲的一刹那,我發現那陣冒起的煙霧在迷蒙的暮色中輕輕撩起我對現實空間的惆悵感。好像一個全是白色的雪景,只有白色懂得一襲坐在天地之間靜默已久的黑色僧袍,所面對的虛無之境是何等的超驗。我於是把茶杯放下,把意境中那襲黑色的僧袍丟在全是白色的雪地裏。正如只有白色懂得黑色的生存意義。白色和黑色的永恆關係不是對立,其實,從來沒有兩種顏色是對立的,如果沒有光的參與。這個道理我很多年前已經懂得。我把燈全關了,我還是看到茶壺在冒煙。木質地板上掉落的黃綠重疊的柿子樹葉,夢境中被時間剝落的一只不知鳴叫的鳥的羽毛。一種語言無法發音,一種障礙橫跨在黃綠之間此時,我想,只有白色還在雪白的雪地裏靜止得像是一襲黑色的僧袍在經聲佛號中立地成佛。

2016/12/3 JINGWA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8 05:31 , Processed in 0.056692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