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在我的屋顶下

已有 529 次阅读2010-10-11 13:56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时尚

在我的屋顶下                      井蛙

 

身穿蓝色病袍的洗衣女工带着昨日的疲劳安睡

南方燕子穿过窗户最细小的缝隙与阳光拉成一条斜线

 

我渴望捕捉成群的蜻蜓点水时的波纹不惊

像傍晚渔人把一天所获重扔水里等待下一个黎明的早起

 

晚灯在梦中编织绿色忧郁像蜘蛛的网络无法解开死亡的谜底

冬天在紧凑的节奏中停止了心跳

 

停止了脚步的行人今天街道湿冷

我安静站在月台却被拥挤推到角落

 

有人谈论政治时晕倒在座位上

听音乐的一群人衣着花花绿绿轻轻踮起脚跟

 

她死了

下班车的抵达时间是下午三点五十分

 

这是当时的风暴席卷太平洋海域

蜻蜓过多舞动身姿沉落水底

 

火焰在透明的晚霞里与波纹同时下沉

只有脸上的白光来自夏天

 

一堆破烂衣物开始堆积如山

我的屋顶一霎那变得虚无缥缈

 

只有灰色在梦中带有记忆的色彩

穿插的片段

 

两只鸟在格子花纹中完成了最神圣的丧礼

它们尾巴对尾巴离开了人世

 

它们嘴巴对嘴巴与自己相爱了一生

 

 

20101010

CHINA HILL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JINGWA 2010-10-14 23:05
当我在《异端的命运》结尾时写下:“当我意识到我这个东方诗人的流放地,却只是雪莱与拜伦所放弃的国家,我强烈感到“理想城邦”的理想在眼前迫近。”我感到非常痛苦。为我自己的流放地,一个不理想的地方,而痛苦。诗人,不管是雪莱、拜伦还是我,在这时候,我们都会同时为一种精神的无处避难而伤感。我不仅仅是一个正直而诚恳的诗人,我还是一个不能随意伤害的诗人,我的精神根基有时很强大,视野很辽阔,但有时却是脆弱的,我的视野有时只在我屋里。 (2010/10/12 JINGWA)
回复 JINGWA 2010-10-14 23:15
我开始感到我的博尔赫斯的天堂在远去,就像纳西塞斯,波纹在渐渐消灭他在水里的优美影像。我为一种美丽影像的消逝而垂泪,为纳西塞斯的死亡。我不是一个可以随遇而安的人,我只是古典意境中那位“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走在街上的无所事事者。我有精神洁癖,我有胃病,我有很多普通人所不能理解的怪癖,尽管我渴望而努力在普通人群中获得友好的握手与早晨彼此说声“早上好”,可是,这通向普通人的路却比通向艺术巅峰的路要艰难得多。 (2010/10/13 JINGWA)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24 23:51 , Processed in 0.02839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