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嘉玛窝﹝西蕃﹞的足迹

热度 5已有 8969 次阅读2013-3-28 09:11 |系统分类:民俗

 嘉玛窝西的足迹

    河湟是汉语对湟水流域简称,宗喀属安多多麦宗曲(湟水)之南部地区和玛曲之北的广大区域的总称,这里有史以来居住着蕃人十三部族,与华热近青唐(西宁)的巴哇、巴沙、昝扎、巴扎、加定直至下北山的谢尔定族按汉意包括在河湟范围之内,这里经历了人娄历史发展的各个阶段,他们的后裔们现在仍不忘千年以前的传说,自称是蒙正(木征)的后代。这就为今天的人们探讨此地古蕃人的族源、人文史资、习俗、重要事件的演变等提供了翔实的史料之外的证据,现已引起方家的重视。笔者根据史料和这里蕃人中祖上的口传,并参照一些方家的研究成果,浅谈一点个人见解、看法,供爱好者参阅:

    一、雍布拉康:

    在远古的神话传中说:卫藏泽塘((山南泽当)意为喜玩之地),是蕃人由猴进化为古人类早期活动的地方,是先祖们嬉玩、起居、品食的乐园。同时,也是蕃域嘎、智、董、扎种姓最初形成雏形,并走向雪域的起点。现代考古证明:卫藏拉木土的细石器文化、康巴恰多(昌都)卡若村古村落文化遗址、安多旧石器时代达木(海西)的小柴旦文化遗址、玛域(贵南县)中石器时代拉乙亥文化遗址、安多宗喀卡约(湟中)青铜器文化遗址、华热柳湾(乐都湟水北)彩陶齐家文化遗址,笔者以为是嘎、智、董、扎种姓的各分支族群繁衍落脚的地方。因为阿尼玛钦神山是董姓的祖种神,与其九子守护着安多地区,其中,三子宗喀阿尼吉日守护的区域内的西纳氏出之“尼董赛宝” 黄董,米娘氏出之青董,华热阿尼格年守护的祖浪曲流域的茂仓氏据说也出之青董等,证实蕃人就在远古社会在这里生存发展的史实依据。雍布拉康,公元前三世纪中叶,相当于原始社会阶段,雅砻蕃部苯教僧团加冤拥立‘七天座王’,为吐蕃第一位君主聂赤赞布登位的颇章。由此证明远古时代的蕃域就己盛行着各种各样原始信仰,蕃人信奉的原始苯教说明就已经存在。原始苯教是多神教,有“魔苯”、“赞苯”、“沐浴苯”、“招财苯”、“占卦苯”、“龙苯”、“神鬼苯”、“历算苯”等三十多种,他们为蕃人禳解灾祸,祛除病邪,拥有众多的信徒。一直到公元七世纪前,辛饶弥沃所创立的雍仲苯教曾经是整个吐蕃地区的唯一宗教和信仰基础。七世纪后印度佛教高僧班玛觉尼大师,因吐蕃国王赤祖德赞邀请前来雪域传教,据说收服了苯教并传授了佛教大圆满法。雪域原始苯教涵盖在万事万物之中,经过千年的磨合,与七世纪后传入雪城的佛教之间在一些重要教义上的融合缩短了相互之间的距离,消除了之间的许多分歧,促成了这两个宗教传统在许多重要教义上的共识,使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断在变化,不同的是苯教还保留着过去的生活修行方式,雪域佛教也吸收和保留了原苯教祭祀方式。据说原苯教崇拜的山神图腾,后经孟加拉高僧阿底峡应古格国王迎请前来吐蕃教化蕃众时期,均已改宗为雪域佛教的护法神,但祭祀方式仍按原苯教仪式进行。考古资料再次证明,早在六千至七千年以前,甘、青地区的土著先民制造的陶器上已有“”或“”这个字符,如青海乐都柳湾的彩陶上亦有“”字符是一例证。按蕃域传统地理概念柳湾地处宗曲以北属古华热地区,柳湾彩陶上的字符与古华热蕃人肯定有一定的联系。特别近年来西藏、青海等地陆续发现一些古代岩画,这些岩画除动物、太阳、吉祥图外,还有““字符,如西藏阿里日土县发现的日土岩画“”演变图等。时至今日,雪域蕃人信奉的不同宗教派别仍共同沿用字符,由此明雍仲笨教已作为雪域佛教的一派别仍然受到广大蕃人的敬仰和信奉。并逐步形成了以雪域神山为代表的蕃域文化,他包含了远古、新旧石器、青铜器时代、及近代文明的内涵。

    二、颇章布达拉:

    据传,雪域青藏高原远古蕃人就有十二小邦、十八邦国之说。吐蕃第一位君主聂赤赞布在雍布拉康建国后,经过他的子孙三十多代的努力,到松赞干布时才完成了雪域蕃人的一统大业。颇章布达拉、始建于公元七世纪拉萨的红山上,俗称‘第二雪域普陀山’ 。红中的‘鲁格夏惹’是颇章布达拉松赞干布殿中的镇殿之宝,据传‘嘉俄’松赞是他的化身,和布达拉山领上的古白塔、拉则、崖洞观音佛堂等是七世纪颇章布达拉唯一幸存的遗址。吐蕃部众走向一统的第三十三位君主松赞干布,在此划定行政区域,分官定制、立法定律、号令全蕃、派迁、迎送来往于周边各国的使者,加强与各国之间的交流等活动的重要所,是吐蕃王朝时期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的中心。吐蕃分裂时期吐蕃王族后裔们先后在卫藏雅砻、阿里古格、安多宗喀相继建立了蕃人的国家政权‘立文法’,宗喀蕃人传说中的蒙正(木征)的爷爷就是宗喀嘉俄欺南陵温,是史料中的吐蕃赞普的后裔。此后,蕃域佛法后弘期布达拉再度成为噶当派高僧琼布扎色、噶举派噶玛巴高僧德辛协巴、格鲁派始祖宗喀巴罗桑智化进行讲经、传法等的重要活动场所并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公元一六四五年五世达赖喇嘛依崖洞观音佛堂为中心东西扩建,并将甘丹颇章政权中心从哲蚌寺的甘丹颇章移往布达拉,德阳夏正西扶梯而上“噶本当” 廊道南壁上还留着嘉哇五世罗桑嘉措的手摸印的命令,甘丹颇章政权始建於二世达赖嘛根登嘉措时期。颇章布达拉再度成为青藏高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是历辈达赖喇嘛修习、起居、处理政教事务的重要场所。颇章布达拉与山体、殿、宇合一的建筑风格,被誉为世界屋脊上的一颗明珠,他代表着雪域蕃人的建筑智慧,是雪域蕃文化灿烂的结晶,是人们向往的神圣地方。

    三、祖列康:

    祖列康大昭寺佛殿中央主供的释迦佛像,据说是‘释迦头巴’ 在世时亲自加持过的多尊自身像中的其中一尊,他在蕃人心目中是释迦头巴佛的十二岁身量的化身像在拉萨的再显,传说‘释迦头巴’与吐蕃第一位聂赤赞布是同处在一个时代之人。杰宗喀哇罗桑智化五十二岁时为祖列康释迦头巴十二岁自身像奉献了纯金制作的‘五部如来佛冠’ ,并于公元一四九年 在卫藏乃东王噶举派法王智化坚赞的支持下,在祖列康 举办不分宗派的‘拉色毛兰’ 祈愿大法会。现在的祖列康释迦头巴等身佛像之后,供奉着杰宗喀哇罗桑智化的身像,祖列康二楼正殿中供奉着雪域桑杰丹巴的护法神华旦拉毛身像。

    四、甘丹周康:

    据传,杰宗喀哇出生时,大师的启蒙帅噶当派名僧杰东主仁欠大师经圣地拉毛热时,被骑一黄骡的老者暗示宗喀蕃人尊奉为家神的华旦拉毛、或曰拉毛根哇指点在热赛尔寻到了大师的生母。大师三岁在夏宗恩遇了四世嘎玛巴乳伯多杰,七岁在夏琼寺东主仁欠大师处出家为僧,十六岁按东主仁欠大师的指点去卫地深造。公元一三七八年,宗喀哇大师年近二十二岁,母亲香萨阿切思子心切寄书予子,并附有白发辫一股,盼大师回垛麦家乡。大师想为佛法源流昌盛,回家乡“垛麦”的作用不大,而决定不返回垛麦。但为了摄受母亲和垛麦方面的众生,大师对母亲和阿姐特赐自身画像一轴,“嘉哇桑格”狮子吼象一张,并附信一封特派子弟智化尖参,据传垛麦西纳坡家人送回垛麦家乡。公元一三七九年,大师之母十分关心来信意义,凭借他们是隆奔家的好人这一影响,而与当地具信人士包括五部落头人共商后,将狮子吼像印制亿万份作为内供珍物,赞旦树上张挂缎衣,作为塔的内藏中柱,在四周砌以石墙,兴建起“八邦却典”莲聚宝塔,这是贡本贤巴郎先有塔后有寺之故。 宗喀哇大师四十四岁时献给卫地当时最著名的萨迦派因明学大师仁达哇的赞文:“无垢智慧自在文殊师,无量大悲宝藏观世音,雪域智者顶首仁达哇,雄努洛追足莲下敬礼,将我求解之蜂也保佑” ,经仁达哇略微改动后回赠给宗喀巴:“无缘大悲宝藏观世音,无垢智慧自在文殊师,魔障无余摧破秘密主,雪域智者顶首宗喀哇,洛桑智化足下勤祈祷”,后成为雪域蕃众老幼皆知的赞颂杰宗喀哇的“穆在玛”。甘丹周康的岩洞,是杰仁波切罗桑智化师徒雅、社森苦修、苦练的修行室。杰仁波切的十九著中融入了释迦巴经的精髓,及雪域主要宗派娘玛、萨迦、噶举、噶当等先哲们对佛理的思维精华。各宗派领袖人物著书立说,唯独尊杰仁波切宗喀哇罗桑智化为雪域佛教的引领者,尊称‘第二佛陀’ 。甘丹寺央巴尖殿中供奉着杰宗喀大师肉体身像及高徒贾才、克珠塑像,他的显、密教理成为雪域黑头人步入光明的大乘之轩。周康岩洞修行室所依的旺郭日圣山,再次冉冉升起的桑杰旦巴却达法旗在和风中旭旭飘

    五、罗布林卡:

    罗布林卡,是宝贝的林园。笔者亲聆讲解员诠释:“嘉哇祖森(十三世)仁波切圆寂后,神殿(却康)内‘头杰欠宝’ 神像前的标本虎不思吃喝,几天后随主人先逝” 。嘉哇祖玉(十四世)出生的村落正好叫‘当才(达泽)’,为虎啸之意,是贡本贤巴郎四‘相’ 中的一相,东至安多四宗之一‘夏宗智德’白虎‘相’,严然为一尊白虎蹲在那里,虎背上的一村落名叫‘当才(达泽)’,也是宗喀贡本第十七任赤哇当才罗桑多杰仁波切三百多年前出生的切(乔)家(措哇)当才(塔德哇)地方。近南是宗拉让毛的最高峰宗喀杰日,是阿尼玛卿神山的三子宗喀杰日年宝居住的宝殿(拉则),宗喀地区是他护佑的领地。史记中的赵充国屯田湟中并非指现在的湟中县,而是永登(令居、允街、平番)地区,令居(永登)是古先零羌人居住地,据方家考证赵充国本人原系降汉的秦州(天水)羌人。令居为一战略要地,汉代设令居‘塞’护羌校尉一职。令居西可控河西走廊古华热地区,南可达湟水宗喀地区、河州桑曲流域。王葬篡位为显自功,用重金赂贿蕃人首领哄骗到环海古地设西海郡,后被蕃人发现上当从‘达木’返回收回环海古地西海郡废。这里也曾是自明以来,汉人流官的笔下曾留下古宗喀(河湟)地区为‘番寺林立’ 悬外蛮夷之地的记载,青唐古地川道原属蕃人的牧地上安置江淮等地移民‘就宽乡’ 的堡寨,和民间汉族谱籍中从‘南京竹子巷’迁来从民屯、军屯等的记载。清罗卜藏丹津事件之后彻底动摇了‘蒙藏联盟’根基,雍正朝为实现‘化番为汉’ 的方略,将原西宁卫提升为府,新设西宁、碾伯两县、大通一卫从直隶等地迁来数以万计的遗犯安插在蕃人牧地上,这时的西宁县属蕃人部落有切(乔)家、果米、东科尔(多罗巴)、西纳、隆本、米娘(喇卜尔)、申中、巴哇、昝扎、哇沙(巴扎)、嘉尔定等,切(乔)家措哇当才(达泽)德畦归西宁县。当才村五十年代后期改名为红崖村,一九四三年前属西宁县,一九四三年七月设西宁市筹备处后,同年十二月二日西宁县迁往鲁沙尔,一九四六年元月青海省政府呈准西宁县改为湟中县,当才村仍隶属于湟中县。青海省一九七八年设置海东行政公署,析湟中县属的东川地区(原切(乔)家族属地和卓仓的郭尔郭尔村于一九五八年下半年从乐都县划归湟中县))另设平安县,行署同时设在平安县平安镇(古地名为宗哥、是蕃文宗喀的音转),红崖村仍隶属于新分设的平安县。近七百年来,有了杰仁波切罗桑智化的恩德、嘉哇索南尖错仁波切(三世达赖喇嘛)的关注、‘香将、西纳、隆奔、米娘、切(乔)家’五部落昂索的顶力资助、塔尔寺高僧大德的运筹,宗喀贡本贤巴郎逐步形成为佛、法、僧三宝具全的寺院和蕃人信仰所寄托的中心之一,加上后来才形成的贡本贤巴郎直隶的雪巴族塔尔寺族统称为宗喀贡本六部落。这些古老部落,千多年以前就活动在古宗喀地区。据《西藏王臣记》载,吐蕃国分裂后郎达玛的五世孙“赤德掌握垛墨宗喀(河湟)地区” 。《红史》载,“赤德的后裔为东方宗喀地区的国王京俄顿钦等人,为垛墨地区赞普的后代”。京俄顿钦即汉籍中的董戬,是宗喀王的三子,后来继承了其父的王位,木征(蒙正)是董戬之。古宗喀地区的果米(共和)、多罗巴(湟源)、隆奔、西纳、香将(申中)、切(乔)家、米娘乜那,米纳,木雅、雅仁杰(邈川族,明代之后称为卓仓)、(齐暖明代之后称普化寺族)、弘化(小西纳族西纳万户的一小族)、灵藏(丙郎族)、占砸(把羊族(巴燕))、革砸(山南族(哇燕赛知)),即宗喀十三族是王权的核心部落。据传他们为木征(蒙正)的后代或部众,尊木征(蒙正)为祖先,就是一例,自称是‘嘉玛窝’的后裔,意为王族属下的蕃(窝)众。同样,古宗喀卡约文化遗址经考古证明,三千多年前的古宗喀地区的蕃人社会已发展到父系社会阶段,古宗喀卡约人以养牛、羊、马、狗等家畜,工具多为石器,有斧、刀、锤等,陶器是手工制做的,有凹成假圈足的双耳罐、双大耳罐、四耳罐、瓮等。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西海都市报》载:《海晏发现大规模卡约文化遣迹》一文 报导的〈相关链接〉中指出:古宗喀卡约文化分布的范围西达青海湖周边地区、东起黄河以西、北达祁连山麓、南至阿尼玛卿山脉之北麓广大地区,湟水中游的西宁盆子(青唐)遗址最为密集,是其分布的中心地带范围最广的一种土著文化。古蕃文中青海湖不叫措温宝而称‘赤雪嘉毛’ 参见塔尔寺志,可解读为‘万帐之王母’ 。 这里所称的‘万帐之王母’又从神话传说和青海湖的古蕃文记载联系在一起,可以断定五六千年以前古宗喀地区的蕃人社会已发展到母系社会阶段,拥戴女人为王。华热柳湾彩陶文化遗址中的彩陶上的字符号证明,蕃人的先祖中已有对原始苯教文化的信仰。另外,现今居住在青海湖东南和东北部地区的蕃人还保留着祭祀‘阿妈索日格’ 大家的母亲习俗活动,这难道不是这里的今日蕃人还在纪念他们的共同祖先‘万帐之王母’吗?这里的蕃人难道不是六七千年前已有原始信仰的古宗喀、华热蕃人的后裔吗?古宗喀卡约文化遗址出土的地点正好就在《安多政教史》中称为‘尼董赛宝’ 简称‘黄董’ 的古西纳(洗纳、厮纳)部落的辖区之内的‘卡约’ 村(德哇)意为山嘴前的平地,这又从另一角度再次见证神话传说 与现代文字记载 互为印证。进一步说明古玛曲(黄河)北岸、宗曲(湟水)南岸即宗曲汇入玛曲处(永靖)东西走向的宗拉让毛(西至日月山)山麓两侧是古宗喀地区的古代蕃人部落、和古宗曲(湟水)之北的柳湾彩陶文化遗址所处的多拉让毛两侧古华热地区,就是古蕃人‘四姓氏嘎、智、董、扎’ 中的董的支系‘黄董种姓’、 ‘青董种姓’ 、‘赤董种姓’ 等 的后裔生存繁衍的地方,远古河湟蕃人共同的祖先‘阿妈索日格’统领的国度。阿尼玛卿号称世间九大造物主之一,是安多蕃人从远古以来共同信奉祟拜的图腾,蕃域四姓氏中董姓的族种神。古宗喀、古华热蕃人是以古‘安(阿)多’ 中的‘阿字 为族号的蕃众,世代居在在"赤雪嘉毛"的东南宗拉让毛的南北山麓,和“赤雪嘉毛”  东北 的多拉让毛南北山麓。

     六、雪域宗林:

    追随杰宗喀哇罗桑智化的门生们,遵照大师意愿先后创建了甘丹贡巴、哲蚌贡巴、色拉贡巴、扎西伦布、贡本贤巴郎、拉让扎西奇等,号称雪域格鲁巴六大宗林。传说大师临终前将拉萨三大寺的贾才杰、强青曲杰、强央曲杰叫到病榻前说:“我快离开人世了,没有什么东西留给你们,只有一个陈旧的背架,他跟了我几十年,你们把他拆下来,各拿一份做记念吧!”门生们按他的遗愿,将背架分成了三份,贾才拿了框架,强青拿了木板,强央最后动手,只剩下一条牛毛绳了,大师笑着说:“这下子,你们把权力都让哲蚌寺拿走了。框架也好,木板也好,离开了绳子,能凝聚在一起吗?”后来的发展实践证明拉萨三大寺是甘丹颇章的柱石,哲蚌贡巴为柱石中的柱石。拉萨三大寺中培养出杰出的数以百计甘丹赤哇,和数以千计堪布、却杰(高僧)、格西、然尖巴等高僧大德。他们分别来之卫藏、康巴、和安多地区。其中:第一任甘丹赤哇杰宗喀哇罗桑智化(扎巴)出生于安多宗喀贡本措周(六部落)之一的隆本鲁本措哇乌思巴尔‘昂参’的热赛尔(鲁沙尔);第九任甘丹赤哇罗桑勒协尼玛是杰仁波切罗桑智化的族侄,他的转世为贡本的嘉雅仁波切;第四十四任甘丹赤哇鲁本阿旺洛卓嘉措出生于贡本措周之一的米娘(米纳)措哇的然斗兰重,他的转世为贡本的甘丹赛赤仁波切;第五十四任甘丹赤哇阿旺曲丹出生于安多宗喀(下)隆本(鲁本)夏琼寺的当宁头居‘昂参’的拉代,他的转世为卫藏热振寺的热振仁波切;第五十八任甘丹赤哇阿旺曲扎、第六十六任甘丹赤哇阿旺年扎均出生于夏琼寺的当宁头居‘昂参’,其中一位的转世为夏琼寺仁康仁波切,他们二位曾担任过八世、九世、十世嘉哇仁波切的经师。甘丹、哲蚌、色拉三大寺中均设有若干个‘康村’、 ‘米村’,以上诸位出生于安多宗喀的甘丹赤哇均出之于三大寺中的鲁本(隆本)或三洛康村。鲁本康村的‘鲁本隆本’是依杰宗喀哇罗桑智化所出生的部落名鲁本(隆本)命名的,后来成为安多僧人去卫藏修习的重要依托之所。香萨阿切、贡钦巴仁庆宗哲坚赞仁波切、贡本五族昂索、扎卫喇嘛俄赛嘉措仁波切等为贡本贤巴郎的初建中做出了各自不同的贡献。阿嘉叶血克珠嘉措仁波切清同治年间为护佑古青唐五川七族众生,在民间留下了各种神话传说深受这里民众的怀念。嘉哇祖森(十三世)仁波切在贡本居住时,然向三世却西罗桑香曲旦贝卓美,曾任贡本七十一任赤哇,出生于香将措哇群加土康,提出朝拜夏琼寺的意愿,却西仁波切即刻组织前往,路过切(乔)家措哇当才村时该村信众在村前设‘嘉台’迎接,嘉哇仁波切亲临当才村时天空中出现了瑞祥,夜宿夏哇日宗(夏宗智德)的当才嘎哇,次日前往夏琼寺,在下隆本族的查甫村受到当地信众接迎,参见夏日东罗桑夏智嘉措撰写的《夏琼寺志》。四世却西洛桑华丹隆柔嘉措出生于原果米措哇尕让附近,公元一九五五年考取卫藏‘拉塞毛兰’ 拉然巴格西学位,长期担任贡本贤巴郎的管委主任一职。以上二位与丁科扎仓创建者二世却西阿旺协主旦贝尼玛,曾任贡本四十五任赤哇,出生于贡本附近的曲日卡,均为贡本三十三任赤哇出生於隆本措哇却西德哇的昂旺丹巴的转世。曾为嘉哇祖森(十三世)候选灵童之一的瑜伽大成就者格嘉仁波切,贡本一百零三任赤哇,出生于原隆奔措哇鸾巴德哇一户自称为嘉玛窝的家族,现虽已七十六岁高龄仍在苦修之中,他祈愿人世间充满包容、和平、安宁、幸福。

    七、宗喀蕃人习俗:

宗喀蕃人习俗与宗教信仰有着密切联系,现简略作一介绍:正月十五日下午六时左右开始在嘛呢康内供‘郎美’ 、同家舍中也点‘却美’煨桑, 信众前往拜灯 祈祷全年平安;二月春风前后祀祖,烧麻叶、煨桑、供茶食、献猪羊、坟头上添土;三月清明前后试犁,在自家的场面上煨上桑,供上食品,牛和犁头上栓上红布条一人牵引,犁一圆圈中间犁一十字,以示春耕开始;四月为是释迦头巴的佛月,十五日去寺院敬佛转过拉,信仰虔诚的坐‘娘乃’;五月初五日‘桑结满拉(药王)节’,吃合、老人年轻人插艾叶、小孩拴石香做的香包防病防虫,田头上煨桑防虫害;五月十三日祭祀‘拉则’献全羊、拉毛吉、拴达却,二十日左右插牌防雹护青;六月十五背经转‘郭拉’,环绕庄子山、水、田园一圈,转经者一路口颂嘛呢;七月选吉日去自家地里摘选数株青稞穗挂在自家房屋的柱子上过年祭祀用,老人们开始在‘奔康’上集会念嘛呢,群众送茶食,俗称嘛呢茶;八月十五祀月;九月二十二日报恩节,后生们孝敬的为老人念寿经等;十月十三日村子(德哇)里提前举办‘安却’五供节法会,怀念宗喀巴大师恩德,祭祀家神‘拉毛根哇 〔十五日〕’、 本地拉则、给神牦牛拴‘才它尔’, 十六日送‘周赤哇垛么’,二十五日安却法会在寺院如期举行;十一月家户邀独家哇阿卡念‘岗索经’消罪祈福,念‘塞若丹巴’和赞颂‘拉毛根哇’之经,财神经;十二月初八吃用扁豆做的腊八饭,背冰放庭院四周,预示来年风顺雨调,十九日打扫房舍,二十四日泥锅头祀灶,二十五日后按祖传制作年食‘祖里么’ 俗称 翻根头等类油炸馍;除夕门头、用具上贴‘钦麻’ 后吃‘勾土’俗称拦嘴面片,去户外放火煨桑,家中摆放敬神供品包括糌粑供斗上插青稞穗煨桑等,然后请老人们坐在主房的上坑上,全家一同吃茶点、肉,毕小辈们给长辈敬献‘卡豆(哈达)’ 、拜年给压岁钱守夜等,子时过后年轻人背上桑桶在新的一年里首次祭祀‘拉则’ 争放头‘桑’ ,回来后族内男性者引领小字辈在族内拜年互问‘罗赛桑(新年好)’,初三过后村内自发开展打秋千、玩毛蛋、下方,抱石头、拉八牛、登棍等多项活动,集体活动均由群众推举的郭业尔组织有一套自治的规章,以上习俗笔者仅见於贡本措周塔尔寺六族文化圈内。此外,贡本贤巴郎每年举办四次毛兰大法会,还有十月二十五日的‘安却’五供节,十二月二十九日‘扎支日’ , 三年一送阿姨班玛的宗教活动等。届时阿叶、阿丫、阿库(阿嘎)、夏乃(阿乃)、阿若、夏姐(什毛)、吾立(男孩)、吾莫(女孩)与同族的人们共同前往朝拜。(巴明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黄焕然 2013-3-30 22:31
学习了
回复 Thokme 2013-4-13 07:02
拜读。
回复 sudougaijie 2013-4-14 22:02
呵呵呵,我一直误认为“嘉玛窝”是半汉半藏的意思。
回复 sncr3301 2013-4-15 08:51
sudougaijie: 呵呵呵,我一直误认为“嘉玛窝”是半汉半藏的意思。
六十年代初,我从西北民院语文系藏文班口语教本中就已看到将“嘉玛窝”解释为半汉半藏,半汉半藏怎么会成为本人本族的自称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回复 sudougaijie 2013-4-16 10:12
sncr3301: 六十年代初,我从西北民院语文系藏文班口语教本中就已看到将“嘉玛窝”解释为半汉半藏,半汉半藏怎么会成为本人本族的自称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
有道理!!!
回复 柯热.恒考 2013-5-12 00:20
拜读了。
回复 康萨尔 2013-5-13 10:44
拜读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24 22:34 , Processed in 0.032101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