ཆོས་འབྲོག་ཉི་མ་ ... http://blog.tibetcul.com/?1469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西藏著名建筑大师和藏戏创史师祖塘东杰博的正统后裔、藏族作家和藏学学者

日志

后藏上部一带大贼和小贼的民间故事

已有 127 次阅读2020-5-26 13:56 |个人分类:嘿马拉雅文化发展促进会|系统分类:文学

后藏上部一带大贼和小贼的民间故事

曲卓·尼玛顿拉搜集

1、大贼和小贼失去偷窃技能

很久很久以前有偷窃技能方面相当熟 练的大贼和小贼两个人。

 他们两个一直从事偷窃行为而到了一定的年龄时,小贼的心里想:自己只要想偷的东西以千方百计就没有到不了手的,但成为小贼,而他成为大贼,不知他有什么特殊的偷窃技能。

 因此有一天,小贼专门找大贼问他,我们两个同样是从事偷窃的人,为什么你叫大贼,而我叫小贼哪?我们两个需要比一比偷窃技能,以决定真正偷窃技能的高低。经过大贼的同意他们两个就商定偷窃技能进行对比。 

 小贼说,我能偷窃母鸡正在抱着鸡窝里的鸡蛋;大贼说,我能偷窃正在走路人鞋底下的外皮。就这样他们俩一路大吹各自的偷窃技能,走着走着小偷发现一颗大树上的鸟窝里母鸟正抱着蛋,就给大贼说着这回你瞧瞧我的偷窃技能,就立即爬上树,并接近鸟窝时以左手分散母鸟的注意力,同时用右手从鸟窝的底下取出蛋。 大贼利用小偷爬树机会以扶助的样子,从他的鞋底拿下一片皮,等小贼从树上下来拿出鸟蛋说,这就是我把母鸡正在抱着鸡窝里偷来的蛋。我就要想看看你如何偷窃正在走路人鞋底下的外皮。大贼让他看看自己的鞋底,并从胸袋拿出小贼鞋底的一块皮,这样俩人都说到做到无法区分偷窃技能的高低。

 之后又有一天,他们俩个一起到一个大户人家去偷窃,这时大户人家里有父子俩个人 。小贼与大贼暗中偷偷观察偷窃什么财产时,那个大户人大家父亲告诉儿子,现在我们家里没有肉吃,只好把大猪宰了以后用来吃肉。小贼与大贼商定偷窃猪肉,并夜晚父子俩还没有入睡大贼就闯入该家偷盗猪肉。由于不知猪肉放哪里,正在寻找时被父子俩发现有贼,手里握着石头和木棒,堵住门,使大贼落到父子俩手里挨打,并把他装进一个大袋子。跟随大贼过来偷窃的小贼发现父子俩把大贼装进袋子里殴打,立即跑到大户人家的秋收大禾场放火。儿子发现大禾场着火就去灭火时,小贼进到家里把大贼从袋子里放出来的同时,小贼与大贼共同大户人家的父亲装进袋子里就逃出去了。

 过一会,儿子回到家想到大贼装着袋子里,继续殴打时才发现袋子里的人换成了自己的父亲,而大贼已逃之夭夭。

 第二天夜晚,小贼与大贼又到那个人家去偷盗猪肉。小贼不知道猪肉放的位置,他把手指伸进大水缸的水面摇动,并嘴里轻轻发出猫的叫声。父亲听见猫的叫声,问儿子家里好像进来了猫,你把猪肉放在哪里了?儿子回答父亲猪肉放在柜子上面。小贼发现猪肉放的位置后,等父子俩熟睡就行动,把猪肉就偷走了。

就这样小贼与大贼依靠各自高超的偷窃技能,并相互配合,共同积累了以吃穿为主的大量财产,享受着相当富裕的经济生活。但是,他们俩个的心里没有如何安宁与快乐。认识到如此生活下去没有什么意思。经过共同反复思考认为,偷窃为作孽行为,下辈子无法逃脱其因果报应。听说从此往东有一位金刚大法师。商定不如找他洗礼罪孽的同时,发誓痛改前非,并已偷窃的这些财产如果要退回各财主,请求大师给我们俩解决一块生存依靠的土地。为此,他们俩立即动身拜见大师。他们俩拜在大师膝下,如实详细汇报来意和请求大师。大师对他俩的悔过自新表示满意,但觉得还得需要进一步考验。大师告诉他俩,你俩的情况我知道的很清楚,现在的想法值得肯定。如果要答应你俩的的请求,首先我还得要看你俩能否偷窃我的痰盂,如能偷到,我可以想办法洗礼你俩以前所偷窃的罪孽,同时为你俩今后的生存解决一块土地。小贼和大贼听从大师,商量偷窃大师的痰盂。那天夜晚他俩多次尝试偷窃大师的痰盂,但是痰盂放在大师床边,而且房门和窗户关的紧紧的,大师的痰盂无法轻易拿到手。到了三更半夜时,月光从屋顶烟洞照射到大师的痰盂。他俩根据大师的痰盂口小肚大的特点,拿出先前已准备好的湿绵羊膀胱套在一根竹子上用线绑紧后,从屋顶烟洞插到痰盂内并从竹子吹气,等痰盂套住气满的绵羊膀胱就堵住竹子往上拉,痰盂就到手了。

第二天,他们俩高高兴兴到大师前送上偷到的痰盂。大师感觉他们俩的确有一定的偷窃技能,但发誓洗手不干偷窃的作孽行为,而愿意靠自己双手的劳动来生活的想法值得鼓励和支持。大师不仅给他们俩解决一块足够的土地,并提出,让他们俩必须在专心耕耘这个土地劳动中表现出所有偷窃技能的要求。与此同时,大师表示答应只要像偷窃技能那样达到土地耕耘技能,就可以想办法洗礼过去你俩从事偷窃的所有罪孽。但是你俩必须保证从内心深处将偷窃技能转变为土地耕耘技能,你俩是否真正能够做到,我将还会时刻进行考察。

小贼与大贼从此变成一年四季日夜除了有关土地耕耘各种各样的工作,没有偷窃的心思,并逐步形成良好的务农习惯,失去所有偷窃的技能,而在土地耕耘方面掌握了与过去偷窃一样的熟练技能。就这样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2、小贼传授大王偷窃技能

 

   山沟上部有一个叫小贼的在偷窃方面就像打雷一样的人;山沟下部有一个叫大贼的在偷窃方面就像闪电一样的人。

 有一天,小贼到山沟下部去偷窃,而大贼到山沟上部来偷窃,他们俩个正好途中相遇。大贼问小贼你是哪个地方的人?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的?小贼回答,我是山沟上部的人,叫小贼,是从事偷窃的人。大哥你是哪个地方的人?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的?大贼回答,我叫大贼,是山沟下部的人,也是从事偷窃的人。并他们两人相互交流各自的偷窃技能。

  小贼说,我可以一个人正在徒步走路时不被他发现就把鞋底下的外皮偷窃到手;大贼说,我可以母鸡正在鸡窝里抱着的鸡蛋时不被母鸡发现把蛋就偷窃到手。这样他俩炫耀自己偷窃技能,走着走着小贼发现路边陡峭的岩石洞鸟窝里小鸟正在抱着蛋说,那么大哥你把上面那鸟窝里的蛋不被小鸟发现就偷给我看看。大贼灵魂爬上岩石,一手伸到小鸟前面摇动以分散小鸟注意力的同时,另一手从小鸟后面拿蛋下来对小贼说,现在我想看看你是怎么一个人正在徒步走路时不被他发现就把鞋底下的外皮偷到手。小贼手上拿着一块鞋底下的外皮说,就在这里,请看看你的鞋底。原来,大贼爬上岩石时小贼以扶他的样子乘机从他的鞋底下外皮拿掉了一块。这样经过多次展示各自的偷窃技能,双方都感觉各自的偷窃技能的确很不一般。

 大贼说,我俩的偷窃技能同样很高。如果我俩一起干此事,不管防盗铜墙铁壁与人多狗雄,将一定能够各种财产顺利偷到手,不如一起干此事。从此他俩一起到处去偷窃各种财产,但是所偷的财产归属方面经常性产生争议和矛盾。

有一天夜晚他们两个一起到一个大户人家偷窃。大门关的很紧,无法进去,便熟练的把绳子套到屋顶爬上去。经过认真观察发现相互配合仓库里的东西可以从天窗拉上来。因此,小贼从天窗吊绳下到仓库里,把仓库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用绳子让在房顶上的大贼拉上去。大贼心里考虑如果拿到值钱的东西,自己独占,而把小贼丢在里面,逃出去。但是看到从天窗拉上来的东西都是一些普通的衣服和食物,轻声对小贼说,找找有没有金银珠宝一类的值钱的财产。在下面的小贼也怀疑大贼的想法回答说,就在这里,把绳子给我放下来,这里有一个大箱子,里面就是金银珠宝等值钱的东西。并把一个大箱子套上绳子,将自己钻进箱子里让大贼吊上去。大贼吊上来沉重的大箱子后认为,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属于小贼已从整个仓库选出来的值钱的财产,套着绳子的箱子立即从房顶往外放下去的同时,自己也随即跳下去,并背上那个箱子丢下小贼就逃出去了。  

 大贼背上箱子走着走着天快要亮的时候过了一条河心里就踏实了。他在河边放下箱子歇了一会,并嘴里念叨,昨夜我一个人弄到了这么大装满值钱财产的大箱子,现在小贼他有可能被人家抓了以后正在挨揍。小贼从箱子里说出,天亮了吗?我在箱子里。由于大贼为了那个箱子累坏了,心里非常气愤,大骂小贼的同时把他在里面的箱子推下河里。

小贼在里面的那个箱子河上漂流一段就卡住在一个小岛边上。当一个放牧人看到河的小岛有个箱子,过去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人就吓跑了。

因为放牧人打开箱子,小贼从箱子出来后心里想了很多,这次大贼差一点把我给干掉了,要不是刚才那个人打开箱子,我只有在箱子里死路一条;我自己除了偷窃没有任何本事,偷窃也好,工作也好 ,只能是吃饱肚子,穿暖身体而已,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利用自己的偷窃技能,做一些帮助需要帮助人的事情,力所能及改变一些这个人间的不公平现象。

小贼没有任何去向和目标随意上路,到达了一个豪华的王府,并正好遇见了散步中的大王。大王问小贼为哪里人,叫什么,干什么工作等基本情况。小贼把自己的情况实事求是详细告诉大王。但是,大王并不相信他说的话。认为,偷窃行为本身只是一种偷偷摸摸,躲躲藏藏做见不得人的事,哪会有什么技能。并且以偷窃的技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更是不可思议。他对小贼讲,你说你有特殊的偷盗技能,俗话说得好嘴里说出来的为水流之泡,实际行动为金子之滴,我得要考验考验你的偷窃技能。我的宝库里有个珍贵的宝瓶,看看今天夜晚你能否给偷到手,如果偷不了,你说的那些话全是大话假话。小贼自信有把握的答应,并享用大王赐给的吃喝后,到附近一户人家借宿。 

那天晚上大王不仅分布佣人提高警惕,关紧所有门窗,严防盗贼,还把拴在门前的几条守门犬都揭开铁链。到了深夜,小贼带上一个大袋子和长竹竿来到了王府附近,并将自己钻到袋子里滑拖到墙角,从墙角把绳子勾到房顶顺绳子爬上屋顶。经从天窗观察发现宝瓶摆放在仓库的柜子上,小贼就把一个羊的湿膀胱套住在竹竿上放进宝瓶后从竹竿吹气,等湿膀胱气满卡住宝瓶里就拉上来到手。第二天带着宝瓶去见大王时,大王表示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并提出今夜你得要偷窃我王后的神魂璁玉的要求。

 那天夜晚大王照样揭开以铁链拴在大门几条狗的同时,并安排许多男女佣人对着枕头排队睡在大王和王后卧室通道。王后的神魂璁玉留在大王自己的嘴里入睡。小贼同样上一个夜晚的做法过了守门狗的关翻墙走进去,并把对着枕头睡在走道的男女佣人的鞭子相互绑在一起,进入大王和王后的卧室观察了解神魂璁玉留放位置与等待时机到半夜时,大王对王后说,这个神魂璁玉你给我保存一会儿,我要上厕所方便以下。大王走出去不久小贼就假装大王说把神魂璁玉给我,而睡得迷迷糊糊的王后把神魂璁玉交给了小贼。大王上完厕所后发现神魂璁玉已被小贼假装自己拿跑了大喊大叫,贼来了,抓住他。当那些佣人突然睡醒起来时相互拉来拉去辫子说,你这个贼拉我辫子干什么?你这个贼把我的辫子放下来。形成嚷嚷大叫一团混乱,无人追赶,小贼就摇摇摆摆跑掉了。 

第二天早上小贼带着王后的神魂璁玉来见大王。大王说这不是偷窃的而是骗取的,不算什么偷窃技能。所谓的偷窃技能应该是主人根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他的东西拿到手。所以今天夜晚还得要看看你能否偷窃到我王后的内裤。内裤穿在王后身上,既然是夜晚也不一定脱下来。其难度可想而知,但小贼认为到时候一定能够想出办法来拿到手就啦嗦,啦嗦的答应。

夜晚如何到王后卧室对小贼来说已并不困难。他从王后被窝下部尝试了几次无法她不知不觉就把内裤拿下来。所以,小贼悄悄的在一个碗里拿点糌粑并加上水弄成糌粑湖,趁王后入睡把它涂在王后的内裤上。等王后睡眠中感觉到冷冰冰的,她手摸内裤有一种黏糊糊的东西,以为自己入睡中拉屎了,就把内裤脱下往被窝外扔出来。小贼就这样任何人不知不觉偷窃了王后的内裤。当第二天带着王后的内裤见大王时,大王不仅心服口服的同时羡慕小贼的偷窃技能,而且大发自身贪婪,以好吃好喝优待小贼,提出他的这种偷窃技能必须传授的要求。小贼答应大王的要求,并提出,在给大王传授偷窃技能过程中,首先一个大王一定要忍受各种困苦,其次所偷窃的财产全部分配给手下佣人。经过大王同意小贼的要求,小贼在王府等待观察给大王传授偷窃技能的时机。

  有一天夜晚小贼带着大王去当地一富裕大户正在进行庆典宴请的家,并偷偷从窗户进到仓库里。他俩正在翻东西时管家突然到仓库,他发现有人大喊大叫,有贼,快来人。小贼机灵地爬上窗户逃出去了,而大王在黑糊糊的仓库里被管家喊过来的几个喝醉酒的人当场抓住,并给他扣下一个大袋子装进里面殴打。大王难以忍受喊叫起来:别打我啦!我是大王,的的确确的大王!小贼逃出去后立即跑到富裕大户的大场场放火,富裕大户发现大麦场着火大喊大叫所有人去灭火。正在殴打大王的几个人也中途离开现场去灭火。小贼趁所有人出去灭火机会赶到仓库里,不仅把大王从袋子里放出来的同时,还把该富裕大户有个夜晚不能走动的叫达达姥爷代替大王装进袋子里,对大王讲我俩偷窃的财产可以明天过来拿就带着大王离开富裕大户回到了王府。

  富裕大户的人们灭完火回到家后,许多人还到仓库继续殴打装在袋子里的人。那个时候袋子里喊出:你们别打我啦!我是达达老爷,的的确确的达达老爷。那些殴打的人边打边说,他从里面说的都是胡说八道,起先说是大王现在又说是达达老爷。就这样不少喝酒糊里糊涂的人乱打,达达老爷打死在里面没有动静的时候,有人说这个贼好象已经被我们打死了继续喝酒去。

他们都回到酒桌后才发现达达老爷不见了,打开袋子一看他已打死在里面。这时大家都后悔莫及而只能相互责怪,推卸责任。

第二天一大早小贼给大王讲,今天我们可好去拿回昨夜偷窃的财产,按照传授给大王偷窃技能过程中所偷窃的全部财产分配给手下穷人的承诺,把他们也一起带过去当场分配给财产。大王听从小贼带许多手下佣人和小贼一起前往富裕大户人家。富裕大户家人看见大王带着一群人过来,胆战心惊迎接大王请到家里。小贼对富裕大户家人们说:昨夜是否是你们聚集乱喝酒的同时汹酒闹事,不仅冤枉大王偷窃,而且无缘无故殴打致死达达老爷,今天大王专门驾到抓捕杀人凶手以命换命的同时,没收你们家的财产。富裕大户家人都扣头大王和小贼求饶,并表示家里的金银珠宝、丝绸衣物以及山上的黑白花色牛羊、山下的土地房屋拿多少都心甘情愿,只请求免于抓人以命换命的惩罚。小贼当着众人分别针对富裕大户、大王和大王手下佣人说道,你们心甘情愿把财产上交以抵罪的表现大王在此肯定可以宽大处理。上交的金银珠宝、丝绸衣物等财产大王承诺在先分配给你们这些大王手下的佣人,大王手下佣人为主的大家都要从心底感激大王的同时一定要将牢记大王的大恩大德,忠于大王,服从命令。 

从富裕大户分配到财产的大王手下佣人都心里非常高兴,并从各自获得的财产中自觉拿出来送上小贼,以表达感激之心的同时,对小贼表示的恭恭敬敬超出大王的时候,大王的心里感觉到,这个小贼虽然没有给自己传授什么偷窃财产技能,但给我传授了一种偷窃人心的道理而心满意足。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12 17:44 , Processed in 0.05227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