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引玉篇之一:文化 传统 宗教

已有 551 次阅读2009-4-17 06:14 |个人分类:文化杂谈|系统分类:读书

博主按语

藏族社会正处于剧烈动荡的社会转型期。当下社会的存在也给我们制造了许多迷乱和困顿。对这些问题,既为现实的存在我们不能置若罔闻。腐水越积越臭,道理越辩越清楚。博主特此辑录、转述一些话题与大家共享。


 

格尔木的新藏人

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地区成立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原本在那个地区放牧的藏族牧民被分批迁移出来,安置到格尔木市。被迁移的牧民开始很高兴。他们早就向往城市生活,现在政府给盖房子,发给生活费,简直是太好的事情,于是便离开草原,搬到城里住。住进了城里房子,要添置全套家具才像城里人。他们买不起新的,只能买旧的。格尔木的旧家具市场被迁移进城的藏人带动,从开始四百元钱能买全套家具,涨到了现在一张桌子都要四百元。有人形容,当牧民面对市场,就像小孩子进了超市,什么都想拿。他们买汽车、买电视,学着城里人那样用手机、用化妆品,下饭馆,进娱乐厅,很快就会把手里的钱花光。他们学会了在城市里花钱,却不会在城市里挣钱。他们接受了城市奉行市场的规则,却没有能力在那规则中竞争和取胜。无事可干的他们在街上闲逛,看商店里有什么,看城里人如何消费,于是更会感到手上缺钱。可是怎么得到钱呢?在格尔木去拉萨的青藏公路上,近年出现了一种案件,作案者埋伏在公路两边,用绳索像套马一样甩向公路上疾驰的摩托车,把骑车人套住拽下,然后把摩托车抢走。这种作案方式,让人猜测只有会放牧的人才有如此本事。迁移者的变化不是停留在城里,他们和原来生活的土地、人群仍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变化和冲击也就随着来来往往延伸到他们的家乡和族人。事实上,这些年的经历已经显示出,市场化就像冲进羊群的狼,横扫一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牧民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能被狼赶着跑。从进城的兴奋逐渐冷静下来,迁移者发现离开了草原,放弃了原本熟悉的生产方式,结果使自己沦落到最底层。在市场上,他们只能找到类似挖沟填土的工作。当他们用笨拙动作使用以前从未摸过的铁锨时,那种形象让藏人中的老一辈痛楚地回忆起一九五九年被抓到格尔木劳改的藏人,虽然事隔将近半世纪,可他们的形象简直是一模一样,干的同样的活,也同样都是离开了草原,住到了只有石头和沙子的戈壁滩上。虽然今天来格尔木的人似乎是出于自愿选择,但是放到时代的大背景下,所谓的自愿也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最可怕的就是僧团领袖的堕落

我作为旁观者,感觉佛教比其他宗教对僧侣的依赖程度更高,因为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有圣经、古兰经那样的最高经典,信仰者可以通过研读经典直接面对神与教义。佛教没有是由众多经典组成庞大的教义体系,浩瀚如海,博大精深,思辨玄奥,又分成众多门派,即便是穷尽毕生,也未必能通彻全貌,普通信众基本无法凭自己的能力掌握,只能依赖僧侣的引导。因此僧侣相当于桥梁,佛法通过僧侣抵达人世,信众通过僧侣认识佛法。佛教“三宝”——佛、法、僧之所以缺一不可,道理就在这里。这就对藏传佛教的僧侣阶层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如果僧侣阶层能够保持纯正和自律,信众把僧侣当作上师无条件地服从就不构成问题。“如法”的僧侣保证佛法与信众不发生脱节,使佛教体系保持有序与完整,也能让佛教良好地发挥社会功能。而在这其中,起决定作用的又是僧团领袖,如活佛、堪布、主持及上师喇嘛等。因为佛教的组织特点是各寺庙自成一体,由僧团领袖进行领导,因此只要僧团领袖能够自身如法,同时以佛教戒律对僧团严加教育和管束,配之以必要的清理门户,僧团的如法就可以得到保证。这种僧团领袖一般被尊称为“高僧大德”。他们对佛教的重要性是无以复加的。而怕的也是僧团领袖堕落。僧侣堕落只是个人问题,而且可以清理,僧团领袖堕落则会使整个僧团失去管束,集体败坏。同时僧团领袖充当着民众精神导师,假如以教谋私,把信仰当作牟利工具,普通信众很难做出判断,佛法因此会与信众绝缘,信众对僧侣的虔诚迷信也就由此堕落为受人耍弄的愚昧。
佛教深知这个危险,所以把戒律和传承视为生命线。藏传佛教的传承被形容为如黄金一样纯洁清净的链条,不能有任何一环受到污染。一位上师给弟子的加持,等于黄金链上世世代代所有上师的传承与集合,使受传承者获益巨大。而若是给弟子实施灌顶传法的活佛或上师违反了戒律,他的弟子就将没有一个能得到传承,沿袭了世代的传承到他为止而中断。从社会学角度,如此严厉的规则用意在于阻吓僧侣领袖的破戒和堕落。从宗教角度,当僧侣领袖普遍堕落之时,也就是佛教中所说的末法时代降临。

牧民体质为何下降

前几天和一位从牧区来的藏族朋友聊天,他说现在牧民普遍比过去有钱了,但是健康状况却有下降了。他的结论来自这样一种观察,过去夏天生病的人很少,但现在夏天生病的人几乎跟冬天一样多。我问原因,他说首先是吃的差了。这让我感到惊讶,为什么有钱了,吃的反而会差呢?他说这正是叫钱弄的。过去不那么市场化的时候,一家人每隔几天就会宰一只羊,肉吃得很多。现在一只羊在市场上能卖好几百元,舍不得吃了。一想宰羊就会算损失了多少钱,便会因为心疼而不吃。酥油也大部分拿到市场上卖。连自己家喝的牛奶,都是打完酥油剩下的。还能有多少营养呢?这也导致了人际关系的变化。过去到牧民家,会端出大盘的肉让客人吃得饱饱,现在则舍不得了。所以现在到牧区去,要自己准备吃的才不会挨饿。即使是我这位藏族朋友回自己的老家,都是这样。吃肉少的另一个原因是羊养的少了。放羊麻烦,必须有人看管,容易被狼吃,晚上要进圈等,不如放牛那么简单。现在的年轻人普遍比较懒,因此不愿意养羊。藏族朋友说他家乡一带百分之六、七十的家庭已经不养羊,只有牛。而对一家人吃肉来说,夏天杀牛不是合适季节,肉太多,容易变质。我问肉和酥油吃得少了,什么吃得多了呢?他说市场卖的那些塑料包装的东西。年轻人喜欢类似方便面、快餐的食品。很多家庭也开始像汉人那样炒白菜炒粉条吃米饭。但那种饮食并不适合高原牧区,因此今天的牧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适应环境的能力不断下降。生病多的另一个原因是把骑马变成了骑摩托车。高原风冷,摩托车速度快,骑车人容易受凉。马在草原上哪儿都能走,摩托车只能走比较平坦的水道,车轮溅起的水使骑车人下半身总是湿的。加上服装变化,过去穿藏服,保暖好,尤其是保护腰肾,现在穿现代的短衣服,透风透水,人自然容易生病。那位藏族朋友感慨,人变成为了钱而活,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呢?这使我想起一位藏族作家说过的话:“我们丢掉了我们本来拥有的,去追求我们本来不需要的。”

传统文化是藏民族安身立命的资本

有人说,保护民族文化的主张是一种貌似为他人考虑的假仁假义,实质却是为了给自己保留一个放松身心的后花园和获取艺术灵感的蛮荒之地。为了这个目的,在自己享受一切现代化便利的同时,却要让少数民族停留在原始状态,充当供自己观赏和猎奇的博物馆。然而藏族人民也要进步,谁也不能剥夺他们享受现代化的权利!提高生活质量,掌握现代化工具,对此谁都不会反对。但那不意味陷入对物质消费无止境的追求,不意味把贪婪当作权利。人类在物质方面能够满足“人体的需要”就已经很好。如果让物欲无限膨胀,那不会成为幸福的源泉,反而只能制造更多的烦恼和问题。正如一位藏族朋友感慨:如果丢掉了我们本来拥有的,去追求我们本来不需要的,那就是我们民族的悲剧。保护民族文化,作用决不在于只是供外人观赏。传统文化一个民族千年智慧的结晶,是民族祖先留给后人的遗产,应该被每个民族成员当作最值得珍视的财富,价值远超过物质。那价值除了历史和精神的意义,还会成为一种现世的珍贵经济资源。比如,西藏成为世界旅游者的向往之地,难道是因为有铁路、有高楼大厦、有星级宾馆和夜总会吗?当然不是,论那些东西,世界大多数地方都比西藏更多,何必要到西藏去找。吸引旅游者的,恰恰在于西藏的传统文化。如果西藏的传统文化消失了,即使换上了再多的现代化,又会引起人们多大的兴趣呢?从西藏人口、环境和资源考虑,旅游业应该成为未来西藏最主要的经济支柱。如果认识到这一点,对西藏传统文化的保护,就应该被视为藏民族未来安身立命的资本,更加需要精心维护。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菲儿 2009-4-17 10:09
这是一个严肃的课题。希望引起注意。
flicker 彩虹炫 | 菲儿 2009-4-17 10:09
这是一个严肃的课题。希望引起注意。
回复 feiyu 2009-4-17 10:22
这样的话题值得深思、讨论,最重要的是需要对策。好文章,建议推荐首页。
flicker 彩虹炫 | 客人 2009-4-17 10:29
我的朋友写了很多类似的文章,说了十多年了
flicker 彩虹炫 | 刘大粗人 2009-4-17 13:51
心灵脆弱 ============== 反对
flicker 彩虹炫 | 2009-4-17 14:07
写的真好!!
flicker 彩虹炫 | 流浪汗 2009-4-17 19:38
寄生虫太 多
flicker 彩虹炫 | mqlm 2009-4-17 22:56
往事不堪回首,再过若干年情况又会是什么样呢?
flicker 彩虹炫 | mqlm 2009-4-17 22:57
往事不堪回首,再过若干年情况又会是什么样呢? 后事不敢前瞻.
flicker 彩虹炫 | QQ 2009-4-18 09:49
“感情丰富、心灵脆弱”——— 精辟 要走自己的路-----“我们老爷永远不姓毕”
flicker 彩虹炫 | 9999999 2009-4-18 14:09
[emot]13[/emot]欠揍
回复 浪人 2009-4-18 19:37
此篇甚好!有助于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问题。
flicker 彩虹炫 | 赞普的臣子 2009-4-19 00:26
藏族到现在还是没有勇气去改变!
flicker 彩虹炫 | 雪域光芒 2009-4-20 19:47
好!!思考的人永远不会孤独!!因为有信念和追求!不理睬那些无聊的攻击更是您的成功
回复 雪狱脏人 2009-4-20 20:25
楼主的说的很好,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关注我们的母语。我们要探讨我们的母语在现实藏区生活中如何使用的问题。如果藏区每一个单位使用的公文如“报告”、“通知”等都可用藏文的话,我们就很了不起了。(现在的藏区现实是:藏族小孩从小学到大学都可以学到藏语,可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后,藏语几乎就用不上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恶循循环,不解决这个问题,50年后,一个优秀科学的语言文字就会消失。)希望所有吐蕃的子孙们都来讨论这个话题,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健康发展尽微薄之力。
flicker 彩虹炫 | changshouhu 2009-4-21 13:41
是的,这是事实。
回复 尼玛卓嘎 2009-4-21 19:12
这似乎是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经历的。 我想,这应该是制度造成的。一种文化在受到另一种外来文化的冲击时,总会面临这样那样的痛楚和尴尬。也许,经过相当长时期的交融和斗争,会出现转型或者一种新的交界性文化。这种现象在很多“文化走廊”都已是既成事实的表现出来了。
flicker 彩虹炫 | 西藏女孩 2009-4-21 20:23
藏人脆弱的声音 无力的叹息 谁能真正 在乎藏人在 现代文明中的哭泣与挣扎
flicker 彩虹炫 | 大家 2009-5-3 10:44
僧人泛滥成灾,百姓愚昧无知,社会永远不发展。 应该强制还俗或集中教育,藏区的不 稳定要铲除根源的。 畸形的社会让人难受,破除迷信才是希望。 但你们这些所谓的国家干部还在利用宗教人士敛财呢。
回复 扎西 2009-5-15 20:47
[quote]以下引用大家(游客)在2009-5-3 10:44:00发表的评论: 僧人泛滥成灾,百姓愚昧无知,社会永远不发展。[br]应该强制还俗或集中教育,藏区的不 稳定要铲除根源的。[br]畸形的社会让人难受,破除迷信才是希望。[br]但你们这些所谓的国家干部还在利用宗教人士敛财呢。[/quote] 什么“铲除”、什么“强制”、“集中教育”“泛滥成灾”、“愚昧无知”、“畸形”、“敛财”、“利用”,看他用词就知道是一个外人,对我们没有感情的外人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5 03:24 , Processed in 0.07256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