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一幅新近发现的旧照片:更敦群培大师留影南亚最新发现

已有 2153 次阅读2008-10-4 14:40 |个人分类:文化杂谈|系统分类:文化

 

自信、憧憬:更群大师留影南亚布丹的文献照片

    黄南州同仁县一网友提供了一幅更敦群培大师的照片——图片文字说明:“2006在布丹国新近发现”。笔者以为这对于“更学”无疑是一份十分宝贵文献。
根据杜永彬在其《二十世纪西藏奇僧——人文主义先驱更敦群培大师评传》中罗列的年谱:更群大师1903年3月23日诞生;1912年出家;1918年在安多今化隆县境内底察寺学习;1921年入拉卜愣寺学习;1928年启程往圣地拉萨;1929年入哲蚌寺学习;1934年赴印度;1946年回拉萨。在南亚各国游学凡十二年。
杜著说明更群大师在南亚十二年的时间,大都是在多吉岭周边度过的——一直到1934年。大吉岭(rDo-rje gling)位于东经88度15分47秒、北纬27度2分30秒, “大吉岭”这个名称是由2个藏语词Dorje“霹雳”和ling“地方”合并而成,翻译为“金刚之洲”。大吉岭的历史与尼泊尔、布丹、锡金和孟加拉纠缠在一起,直到19世纪初,大吉岭附近地区一直轮流由尼泊尔和锡金王国统治。1947年印度独立后,大吉岭被并入西孟加拉邦。大吉岭山城和Kurseong、噶伦堡(Kalimpong)成立了单独的行政区 。锡金古称哲孟雄(Dremojong),也属于藏文化圈的一部分,现入印度政治版图。布丹王国地处喜马拉雅山脉东段南麓。西部、北部和东部与中国接壤,西南部与锡金相连,南部与印度毗邻。“布丹”一词源于梵文Bhotaanta,意为西藏边陲。面积46620平方公里,1983年统计人口136万。不丹人占80%,其余为尼泊尔人。居民多信奉藏传佛教噶举派。西部布丹人的“宗卡”语和英语为官方语言。南部操尼泊尔语。 在这样一个涉及吐蕃历史文化的辽阔疆域,更群大师学习、考察、徜徉深思并辛勤写作了十二个春秋。据杜著和诸多藏文专著/论的说法,在此期间这位西藏僧人的生活极其佶倨,财源枯竭。人称“安多丐僧”。但更群大师不畏困苦,在锡兰(斯里兰卡)刻苦学习了3年梵文和巴力文并最终掌握了梵文、巴力文、英文,在掌握这些语言工具的同时,更群大师在研究印藏文化比较研究和译介藏印古典名著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也因为通过与法国敦煌学家巴考首次与敦煌文献结缘,成为可以与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相提并论的、藏学研究中的“敦煌学”鼻祖。更群大师划时代历史名著《白史》在考据佐证方面获益于敦煌文献委实不浅。而我们也是不是可以从这幅图片上推定:当初由姐姐资助,更群辞别家乡启程赴拉萨,在拉萨期间以卖画维持生活,多少有些积蓄。1934年接受印度学者Rahyl Sankrityaytn之邀赴印度。刚刚进入南亚的更群大师长衫革履,(与后来Bla-chun-pho转述的情景看更群大师生活的窘境“掏出3卢布买1米粗质棉布做衣服------”相比的确形成很大反差)从一个侧面说明进入异域的大师的精神风貌:自信和对未来的憧憬。时年大师应该是32岁。前贤更登群培大师以自己平生的努力,为藏民族“求变”的文化前瞻和寻求自强路树立了勇于探索、大胆实践的光辉风范,其智慧和勇气以及对民族的情谊都堪与伟大的鲁迅先生相提并论。

研究更群大师的部分著述

赛.仁青才让编辑的更登群培PS图片

鲁迅先生




巴利文(paritta)與歐洲、伊朗、北印度大部份的語言一樣,是印歐語系的一支。在印歐語系之中,巴利文歸屬於中印度-亞利安語系,此語系在印度語言學著作中也被稱為Prakrit語。因此巴利文可以說是現存最古老的Prakrit之一。
巴利文的起源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它被認為是與摩揭陀地方的古語摩揭陀語同源的,摩揭陀是佛陀度過大部份的生命與教學生涯的地方,這古代的地區位於現代印度東北方的比哈爾省。但近年來更多仔細的調查顯示出,巴利文跟摩揭陀地方的Prakrit語比起來,更相似於西印度的Prakrit語。佛陀死後幾個世紀,著名的印度國王、佛教的領導者阿育王,在他遠比現代印度領土更為廣大的帝國各地遺留下許多碑文,這些碑文都是使用各地的方言所寫,用的是當地當時所使用的各地不同的字體。巴利文和現代印度Uttarpradesh邦所發現的碑文文字在文法及拼字方面是相當類似的。因此,若假設巴利文是人為地被創造的將是不會引起爭議。與其說它是刻意地被創造出來,不如說是印度各地的僧尼彼此接觸後,被迫改變他們的方言去適應新環境,以便能夠彼此溝通了解。巴利文在過去和現在使用許多不同字體,在印度,它用梵寐文字和佉盧虱吒文字等古印度字體寫成。當佛教傳播到世界其他地區時,當地人民會使用原始印度字體──因此佉盧虱吒文字在中亞被使用了一段很長時間──,或者會將原始印度字體轉寫成當地文字──例如在斯里蘭卡,巴利文是以錫蘭語改寫;在緬甸是以緬甸語改寫;在泰國是以泰語改寫;而在柬埔寨是以高棉語改寫──。而當西方學者及修行者開始學習佛教學時,使用羅馬字體改寫巴利文。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回复 糜烂的花 2008-10-4 19:43
弥足珍贵!
flicker 彩虹炫 | cy 2008-10-4 19:48
阿卡。“一幅新近发现的旧照片:更敦群培大师留影南亚最新发现”。这个标题,如果作为一个新闻标题的话,能体现其时效性。但是,是不是有一些逻辑重复的问题?
回复 kunchocksample 2008-10-4 19:56
很赞... 对于我来说根敦群培是永远的谜[quote]以下为老藏民的回复: 是的。旷世天才出现的确是个谜。在历史的长河中它一闪即没。我们现在通过阅读和追思的努力,让这一束光逐渐明朗起来,我们聚集在这光的周围感觉到了恒久的温暖——这是上天的本意吧!倘如此,上天就是奉行至善的道德化身吧!置身这样的时代我们还能希望什么呢?上海鲁迅纪念馆是有武装守卫的文化场景。其中珍藏的鲁迅先生的手稿是有室内调温装置的。为什么呢?首先先生是爱国的,爱国才会有他的批判的“匕首”、“投枪”来根治国民性沉疴。他的决心出自他的“血荐轩辕”的誓言!这是基于深刻理解的尊重和敬仰。“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这无疑是最具经典的评语!在我们纪念更敦群培大师诞生105周年之际,我们也应该能够体会大师给予后人的耐人寻味的“方向”吧! [/quote][quote]以下为老藏民的回复: 补充说明:爱国即是爱民族_但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一个人的情感不是建筑在抽象的真空之中的概念词语,是活生生的、“剧烈跳动的心”!在声浪滔天的社会暴力面前,先生的文化改良工程只被政治家作为唁电挽联式的追加给历史欷嘘的天空!更群大师昭示的方向即意志与历史潮流之间碰撞的浪花。这个浪头至今在拍打我们的心岸。这难道不就是灵魂存在的明证吗![/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2008-10-5 09:51
在此也想了解一下博主对已逝去的作家东智加的高见。[quote]以下为老藏民的回复: 对前辈端智嘉的研究要数青海民族出版社《章恰尔》编辑部的切蒋的专著《仁卓研究》(仁卓是端智嘉的笔名)最到位——无论心得和方法。06年甘肃民族出版社出版。07年被荣膺青海省首届文艺奖一等奖名至实归。博主为“飘”友在此摘译一段“时代局限”一章的文字:“更敦群培的精神火炬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擎举者唯端智先生莫属。也许是历史的偶然吧,更大师身后二年,赐给我们一个心向往之的'神位,(端智嘉先生在更敦群培大师辞世后两年即1953年诞生)”。[/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北京藏人 2008-10-7 13:01
本人对于博主评议的理解是:“爱民族”即列宁的“民族自豪感”,是在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中寻找“源头活水”!找到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结合的“点”。“完全同意博主的意见。
flicker 彩虹炫 | 2008-10-8 15:35
谢谢博主的摘译和推荐。
回复 奥松 2008-10-8 17:17
珍贵.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qVMx50 2008-10-8 22:03
学习大师的思想,对于藏族人来说很重要.
回复 亚洲黑豹 2008-10-9 11:57
写写博主的详解! 继续这样有价值的帖子!期待!
回复 亚洲黑豹 2008-10-9 11:58
谢谢!
回复 geyang 2008-10-15 14:19
很精彩的帖子!
flicker 彩虹炫 | 大雨 2008-10-17 15:08
更敦群培其实是一个乞丐,他在印度卖花为生,不要夸张了。
回复 康巴战士 2008-10-21 04:48
好像还不值这些吧!!!真的是一代奇憎
flicker 彩虹炫 | 2008-10-21 07:33
不是居心叵测的诋毁就是无知到极点的可悲的鬼扯。二者相同在于无知。
flicker 彩虹炫 | just me 2008-10-30 02:41
well, Tibetans need more scientists in order to catch up with the modernized world...otherwise,we will always lag behind...i appreciate people who dedicated to Tibetan literature,but we need to bring some changes....reality needs practical skills to resolve immediate issues...
回复 kang 2008-11-5 21:09
啊卡
回复 格桑央金xdm 2011-7-24 17:45
汉民族有个家喻户晓的罗汉叫济公,他有一句话,"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认为更登群培的行为虽然不符合佛教对僧人的规范,甚至是破了佛教之种种大戒。可是,他用更加理性的方法来认识佛教。他虽然行为放荡不羁,但他心就像济公罗汉一样满怀着对芸芸众生的无限之爱。他用人性的光芒照耀着雪域大地。他用毕生的精力在为他的同胞脱离苦海而奋斗着!向你致敬!更登群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5 03:39 , Processed in 0.065485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