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陈少明—“快乐奥运才是真”!

已有 402 次阅读2008-6-7 07:35 |个人分类:读书新知|系统分类:休闲

博主按语:

    读报(《南方周末》2008/04/24)看到中山大学陈少明教授的一篇文章,从圣火讲到奥运。觉得文章从快乐视角还原奥林匹克精神很有见地。早起恰巧也读到英国大数学家、世界大哲学家伯兰特.罗素(1872-1970)论快乐的一段话:“以牺牲人性中其它一切成分为代价来培植一个人成分,或者将整个世界视为炫耀一个人的自我的原料,决不会得到最终的快乐”。觉得作为快乐原则放在国家或者人群的行为上考虑也挺合适。

 

陈少明教授

 

                  

                   《快乐奥运才是真》

 

 对奥运本来没大兴趣,是火炬传递在西方被严重干扰才引起我的注意。当然它关于西藏的各种消息联系在一起。身在国外,置身这种情势,真的意绪难平。我不是那种有深刻国际视野或者成天追求普世价值的人。依个人的经验,在国外比在国内更容易成为爱国者。因此我对政府与人民采取行动维护自己的天象很赞同。这种措施应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努力澄清事实,它不但面向西方人,同时也是面对自己人民的。另一方面坚恶意挑衅予以回击。前者需要真诚,后者必须有效。想清楚再做,否则不如沉默。

     但我不喜欢抬高奥运的意义。所谓圣火,英文中叫torch,可译为火炬或者火把。与圣字毫不沾边。奥林匹克的口号是“更快更高更强”,与圣字毫不沾边。中文中的圣是表示道德人格异常崇高的意思。历史上被尊为圣人者没几个。西方观念传入后,圣人的形象被践踏了。现在却把这种评价廉价用到西方的事物上,总觉得味道不正。

     奥运当然有它标榜的社会意义,不过不在提高人的道德素质,而是倡导和平。但综观奥运史,利用它明争暗斗的现象比比皆是,以至于英国人编的《新概念英语》竟选了一篇挖苦体育比赛会传播和平观念的文章。依我看,平实一点说,奥运的意义就是给大众带来快乐。快乐的重要性是自明的:无论讲爱国还是讲人权,人们都可以问其背后的原因,唯有快乐是不需要理由的。孟子说,“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少乐乐”,不如“众乐乐”。这是很有道理的。依一般的心理经验,一个人因某事而快乐,同许多人因共同的原因而快乐,且他们互相之间能感受各自正因同样的事情而快乐,快乐的程度是不同的。后者比前者更快乐。很多节日就因为这种需要而设置。奥运把各式各样的游戏(games)集中起来,自然有这样的效果。这样,奥运就是国际“快乐大本营”,而出面办奥运就是为全世界周期性的快乐做贡献。这也是很露脸的事,如果有人有物有钱的话,何乐不为呢?

     问题在于,我们不是真的很有钱。虽说办奥运据说能赚钱,但我敢肯定这运气不属于我们。特别是奥运被附加其它意义之后,成本必然上升。花那么多的钱换取那半个月的快乐,代价可太大了。其实,奥运在中国办与在外国办,差别在于京城民众,还有一些有钱阶级的人更多机会亲临其景而已。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快乐同样得通过电视传播才能享受到。而且,我认为五星红旗在雅典或在悉尼升起,比在北京升起更让我激动。要出于我这种不知应叫狭隘民族主义还是民族利己主义的考虑,主办权完全可以大方给别人。

 

相关链接

陈少明 哲学博士,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现兼中国哲学研究所所长。从事中国思想史与人文科学方法论研究,出版的著作主要有:《儒学的现代转折》(辽宁大学出版社92年版);《被解释的传统》(第一署名,中山大学出版社95年版);《汉宋学术与现代思想》(广东人民出版社98年版)。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flicker 彩虹炫 | 西藏女孩 2008-6-7 13:10
你很爱五星红旗 很爱这个国家吗 我信仰佛法 我很清楚 一切的分别没有意义 但是 我的心里 总是有这么一个疑问 到底什么是真理?
flicker 彩虹炫 | 西藏女孩 2008-6-7 13:23
我想也许 因我的浅薄 使我没有理解您的文章的更深的意义
flicker 彩虹炫 | 反舟子 2008-6-10 16:06
刚刚看完中央二套《对话》节目,讨论地震能不能预报。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这是CCTV给地震局一个解释正名的机会。  找了日本的专家,美籍的方舟子,还有几个地震局的研究员。从阵容不难看基调就是地震不能报。不但不能报,而且是通过这个平台告诉国人,地震预报太难太难了,大家别骂别骂了。 中国作为世界上少数研究地震预报的国家之一,显然,这些地震局的研究人员是多么的忍辱负重。    我一直以为科学家的严谨是通过理性的数据分析研究得来的。我也期待这个节目,让这些研究员用科学语言说出实实在在的科学论点,来证明地震预报的难度和难操作性。 但是没有,这些研究人员和我等文科思维一样,就是为了证明地震不可测而大量举例 。丝毫拿不出半点科学理据做支撑。直到节目最后,我甚至没听到有比如地幔运动的难测,非线性因素不确定等学术语言。    美籍的方舟子,科普作家,今天才见着真人。他以科普为目的,操着中国某地极不标准的村普,沙哑而阴森,用砂子落在沙堆上类比地震的未知性。听得我一阵又一阵的肠梗阻。    一女研究员,举例某年收到各个地方的群众对地震けǖ睦葱?70封,却没有一次准确,连震级都相差得天远地远。(我就一问题,到底谁是专家?要是群众的准确,国家养你们,你们好意思被养么?)    另一老研究员,一看头发就知道经验十足。那经验加学识,我想怎么也该有个像样的科学回答了吧。没有,为了证明地震预报的难度,见他拿出两封预报地震的市民来信,当然,预报结果肯定是荒唐的。简直好笑,一个搞科学的专家,用这样的方式来回击谩骂他们的民众。 末了地震局那女研究员还几度哽咽,说地震别人都是往外跑,他们却是往地震研究工作室跑,四川地震后她才回了4次家,半推半就说出自己的孩子今年高考,原本应该请假陪考的都做不到了。    请假陪考?我当年咋从来没想过呢?我在瓢泼大雨一人蹬自行车去的考场,跟平常上学一样。    我也知道地震预报有困难,经过这个节目,看着这些所谓研究人员,我觉得地震预报更困难了。一个理性的全国平台,却让这些专家尽情挥洒热泪。感情就他们惨绝人寰了。    这就是些所谓的专家阿。我当初对他们的质疑,是保有对科学的基本的信心。现在可好,不再任何指望,可以宣告对中国地震局彻底幻灭,有时间不如给自己的房子多加两根梁。    地震不地震,甭指望地震局!
flicker 彩虹炫 | 已然快 2008-6-10 19:04
[emot]5[/emot]我也是通过这事厌恶方舟子
flicker 彩虹炫 | 访客H 2008-6-13 10:54
罗伯斯打破刘翔保持的男子110米栏世界纪录
flicker 彩虹炫 | 同路人 2008-6-15 13:54
快乐指数应该是我们一切事业的方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9 05:10 , Processed in 0.060187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