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地诗歌群第120期同元素诗歌:“春雨”

热度 2已有 1327 次阅读2016-5-1 21:43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120, 诗歌, 元素


刚杰·索木东

 

《三十年只是一个恰当的比方》

 

三十年,只是一个

比较恰当的比方

比如,人近中年

我已经想不起

第一片月光

会从哪个山头升起

比如,我还是不能

把岁月一分为二

一半交给城市

一半还给青藏

 

三十年,只是一个

比较恰当的比方

此刻,临窗听雨

等一锅薄粥慢慢煨熟

又一朵花,就开在了春天

又一天的日子,就开始

舒缓而无奈地拉长

——而北方,我始终无法

准确定义的北方

就在这个雨晨

逐渐变得温润

 

2016年4月23日初稿,26日修订于流珠斋



桑楚


《春雨》

 

也许春天下雨

本是合情合理的

但在这里

老天好像忘记了

这本该属于雨的时空

雪硬是霸占了整个季节

将每座大山塑成白塔

 


夏加


《春雨》

 

雷电响起

湿漉漉的绣花针

一边哭着,一边

为即将生育的新人

缝补嫁衣

 

布匹是雪的白,夜的黑,荒草的黄

绣线是叶的绿,花的红,天的蓝,水的青

 

她的针脚很细,也很密

偶尔一声抽泣

胎动的声响就会钻出闺房

跑进针尖刺透的纹路中

啜饮软软的圣乳

 

一段坚若磐石的爱情

就在她的缝补下

轻轻的

完成整个孕育的过程

 

2016年4月27日于成都



扎西旺索


《春雨》


高原的天空下

飘荡着一层白云

暗黑了,整个草原

细雨点滴着我的梦


风儿掠过了山岗

蒙蒙细雨,忘了我

而我眷顾了春天的梦

摇动了所有的经幡


雨开始滴落在

窗外的菩提树上

明月、星星、灯笼

代表不了春天里的梦


春雨,留恋了我的梦

回眸了春天的故事

雨又开始滴落

滴点在我的心上


2016年4月26日 玉树•杂多

 


善良的妖精


《信仰》


干瘪的痕迹满趴脸颊

沧桑也掩饰不了泪痕

寒风呼叫多少个日夜

积雪年复一年成冰山

然而却未能更变信仰

它就像春雨滋养万物


2016/04/26 青海



道吉交巴


《春》

 

躲在云层深处的隐秘之物

和两座山峰,被你揽入怀里

 

春雷,从远处应邀而来

见证一场雨

落入湖面而引发的春潮

 

2016-4-27 于羚城



那萨


《春分时节》

 

清晨,一场雨洗净了低处

闻到路边争先出土的绿草

张开双臂扑向鲜明的思恋

它以爱神的名义,抛下矜持

从突兀的心境,取走劣质的沙子

还原,被雪山草原灌满的身体

雨水溅起的忙乱中,看到一场雪

看到万千朵花,抚摸渐远的路

立刻,我收敛脚步

把双手投向空中

像个失重的孩子

 


宗尕•降初


《雨》

 

我想说的是

其实,我也喜欢试着写点

风雨欻至和树叶摇摆纷飞时的样子。

就像今天,一阵来自远方的细雨

绵绵,蒙蒙,霏霏

像一位含苞待放,

娇羞可爱的小姑娘。


——她不能满足你想象的所有需求

但却唤醒了所有你内心沉睡的力量


20160403于乡城 



尼玛松保

 

《三月,有人等雪》

 

云的走失让三月风沙四起

有人感叹,没有雪的早晨不安宁

其实,等雪的人和写诗的人

心情是一样的,都在打听云的消息

 

广场上有人不断舞蹈

想以此踏热地底下的春

盼望一场雪成了人们的心愿

是的,青藏干燥的三月

不愿藏匿冬日里的情绪

 

夜里,风再次卷起

卷走云,卷走半个季节



魏小五


《春雨》


春天

雨花开了

开落在水面

绽放一汪深幽幽的春色

新柳

忘了去做一个梦

一直不眨眼的醒着

卖花姑娘

安安静静的发着呆

紫丁香

清美了岁月的侧影

一场春天的雨

什么也不说

 


零月零日


《春雨》

 

一滴雨来形容泪的时间

我用来想象 想象着云朵

想象着海洋 那里有

鲨鱼杀死小鱼的波浪


雨一直下到前世的街道

我在情人面前苍老



茫墨者


《春雨》



春雨是罪犯

春雨是鸦片

春雨就是艾滋病


它从天庭扔到了雪域

这代表着上天给我们送来了瘟疫


沙!沙!这就是入侵和毁灭者声音

我的雪花们一个个地被入侵

它侵略了雪域的一草一木


颜色变的好黑

温柔变的粗暴

善良变的毒辣


因为春雨

雪域已经成了雨季的鱼民


2016/4/28



玛哈耀嘎·卓玛


《雨和泥的坑》


清晨起来推开窗

雨天的空气

清新湿润

像极了初恋

岂是一个舒服了得

带着跑跳的愉悦心情

穿过小区

任凭雨点打在身上

感觉也要快乐的发芽


被领导招见

话里带着雨雨里带着泥

泥落在心里砸了坑

回家路上

忍不住咒骂一句

这该死的天气


2016.4.28



木西


《春和雨》

 

是会来的

来得很准时

谁也阻挡不了

 

会不会来

什么时候来

菩萨也不知道

 

沙化的草原

等来了春天

却没有等来雨水

惨白的面容

愈加地憔悴了

 

枯草 荆棘 野棉花

牦牛 绵羊 还有马

都在等待

等待一场春雨

突然地降临

……

 

2016.4.28

 


玉树尕玛


《高原的初春》


江河源头

白雪下

按耐不住探出头的绿草

泥土的芳香

春的味道


高原的初春

是白云爱上羊群的季节

彩虹与天地相连的时刻      

黑帐篷的故乡 深根信仰


高原的初春

布谷鸟唱起春的歌儿

姑娘跳起幸福的舞蹈

春雨化作甜美的泪光

融入我

盼春的肌肤

滋润快乐


高原的初春

微微的清风吹来

羊羔花吐芳

高原上最美的精灵

盛开的季节拉开序幕


高原的初春

阿妈灶台熬着酥油茶

阿爸碗里冒着幸福的热气

虔诚的藏家人欢聚一堂

高原幸福的家园



《夏季的声韵响起》


爱的雨水下了

相爱的花朵

在心中开放

美丽的喜鹊

在草原上飞翔


相爱的温暖声

在耳里荡漾

爱的雨珠

串在心头上

不忘的记忆

藏在心脉里


心里的阳光

在云间漂扬

不变的光明

在云间亮相

我心爱的姑娘

在梦中牵挂


碧绿的草原上

盛开爱的浪花

姑娘像花一样美丽

浮现出美丽的笑容



耶杰•茨仁措姆


《春雨》


载着远方,你来了

收下每一寸阳光

收下春天最初的模样

花开时

一朵花与另一朵花

有了天空和彼此的祝福

你从远方来了

满载人间四月的缤纷

满载山野经幡的低鸣

高原开始泛绿

牛羊成群结队

田野里播下了

和远方一样的重量

我又将站在窗前

眺望远方

春雨

     



斯琴卓玛


《春雨》


那是一个午后

我正在纸上与阳光交流谈

你一滴两滴地,敲打着我的落地窗

也没有雷鸣

我就知道,整个春天

我都会和阳光交谈

此时,森林的清幽处正在雀跃着

它要整个春天,都和你交谈

 

2016年4月28日



才旦多杰


《春雨》

     

抬头看见雪山

抬头看见阳光下的草原

当然也看见

在远处铺天盖地冲来的暴雨。

 

腾出一个高过屋顶的姿态

试图将洗净

那些无法湿透的生命

我的生活却被弄湿了

只有一些简单的表情

体会湿漉漉的生活

直至彻底腐烂。

 

醉美的春雨

使我充满醉意的内心被湿透了

夜晚时高时低

沉默之唇

忽冷忽热

使我无法判断那柔弱的油灯。

 

睁大眼睛

目睹着将夜晚停泊在我的床头

目睹着春雨来袭

目睹着海枯石烂。

 

春雨 在希望尽头

春雨 在失望尽头。


 

明珠


《这场春雨,祭奠了我的青春》

        

寒冷刺骨的冬季

冰冻了那颗原本善良的心

往事只能在炉火旁回温

还好 眷恋的心

还在不住的寻觅

这场跟曾经相似的春雨

打湿了年少轻狂的热血

也融化了倔强的灵魂

盛极一时的青春

于风月轮回中寂寞黯淡

匆匆岁月 抖落在宣纸上的

只有回眸

这场春雨 祭奠了我的青春

从此

不为今生

亦不为来世

倾尽年华里的柔情

只为等待你的归来


2016.4.27



扎西文德


《相思雨》


雪之巅,

眺望玉树。

一场相思雨,

缱绻了的柔情。

悄然的落在了

这片热土

天堂的故人们,

带着无尽的思念。

随蔓延的情绪

同这一季春雨。

满怀浓情的回了家。

每下一滴雨,

便是一朵,

婉约绮丽的格桑花。

格桑花,开怀的笑着。

这是回家的喜悦。

场相思雨,一场春雨。

带回了生命的气息。

          


雪阳


《待春雨来浇灭》

 

我没有选择把你

及时地降下

却在花香薰溢的时季里

你轻轻落地


正是时候

去压压肆纵的尘埃

洗洗柳枝的枯面

拂拂露头的花朵儿


好久没有触及过露水的柔情

苍白的瓣儿和干燥的树被

也是时候,来清醒清醒


惊艳的高原人依然张罗着

嘴上的生死与黑白,善恶与丑美

连不识字的小孩儿也在批评着

学者、尊师、研究者等

各界尊贵人士


连杀过生的也在挖着

朋友、同事、老乡、媳妇

等信赖人的墙角


春雨啊!

请来浇灭这些舌尖上的伪装者

告诉他们,何不安分守己于天堂最近的圣地

默存心底的善念,做一手实在的

幸福和美丽呢

 


土孩子


《水》

 

很久以前

一滴水

在冬夜里死了

如梦

没有人去悼念

往后

安之若素

 

很久以前

一滴水

在春雨里活了

如梦

所有人去寻找

往后

……

 

似曾记得

一滴水

在睡梦里惊醒

往后

有些人去看望

如梦

一丝不挂

 

似曾记得

一滴水

在小雪中舞蹈

往后

一个人去欣赏

如梦

……

 

 

《雨》

 

很久以后

一场雨

在冬夜里出生

然后

一个人去悼念

仿佛

一丝不挂

很久以后

一场雨

在春风里成长

然后

有些人去寻找

仿佛

……

 

早已忘却

一场雨

在睡梦里微笑

仿佛

所有人去看望

然后

安之若思

 

早已忘却

一场雨

在小雪中安眠

仿佛

没有人去欣赏

然后

……



才旺南杰


《雨滴》


朦胧的天空

洒落着忧伤的细雨

雨滴中藏着哭泣的呻吟

飘落在古城的大街小巷

漫步在雨中

那无人的分岔路口

打湿了干枯的思念

又一次,跌落在远去的回忆里

风吹过的长发

犹如那墙角的垃圾

随风飘落



本期编辑:马可菠萝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董当增扎西 2016-5-3 10:12
拜读!藏族诗歌蒸蒸日上!
回复 pari 2016-5-4 07:00
《战城南》
唐  曹邺
千金画阵图,自为弓剑苦。
杀尽田野人,将军犹爱武。
性命换他恩,功成谁作主?
凤凰楼上人,夜夜长歌舞。
回复 pari 2016-5-8 00:09
དང་པོ།
དྭངས་གཙང་ཁ་བཏགས་དཀར་པོ་དང་དྭངས་གཙང་དར་ཚོན་སྣ་ལྔ་བེད་སྤྱོད་གནངས་རོགས།། དགེ་རྒན་ཆེན་མོ་སྡེ་དགེ་ཐུབ་བསྟན་ཕུན་ཚོགས་ཀྱི་སྤྱི་ལོ་༢༠༡༥ལོའི་ཟླ་བ་༣པའི་ཚེས་༡༠ཉིན་གྱི་རྩོམ་ཡིག་གཟིགས་རོགས་གནང་།<བོད་ཀྱི་དར་དཀར་རིག་གནས།>.

གཉིས་པ།  
སྦག(མ་ཅང་)རྒྱན་འཛུགས་མཚམས་འཇོག་བྱེད་དགོས།མཁས་དབང་སྡེ་རོང་ཚེ་རིང་དོན་གྲུབ་ཀྱིས་གྲོས་གཞི་ཡིག་ཆ་ལ་གཟིགས་རོགས་གནང་།<མ་ཅང་རྒྱན་འཛུགས་མཚམས་འཇོག་བྱེད་དགོ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5 05:36 , Processed in 0.297334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