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地诗歌群第119期同元素诗歌:“隐忍”

已有 1094 次阅读2015-11-18 15:58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诗歌, 元素

■扎西才让:

 

 

《九十年代的大街上》

           

我开始爱上她的那天,电影院里播着《林海雪原》

我在家里背会了《雨巷》,也暗暗地写下了誓言

我想给她说:我想爱你,永远,永远

 

我开始恨他的那天,天空格外的蓝

我跟着他穿过了三条十字路,心里一片茫然

眼看他进了她的家,眼看他拉上了窗帘

 

眼看着天色黑下来,邻居家的鸽子也返回小院

眼看着她们拥抱在一起,又相互脱下了衣衫

我忍着一种痛,默默地离开,比条狗还要可怜

 

九十年代的大街上,那盏昏黄的路灯下面

我终于可以哭喊出来:老天爷,你瞎了眼?

老天爷,我操你妈,你真他妈的瞎了眼!

 

 

■零月零日:

 

 《野荆棘》

…献给康定扎西尼玛兄

 

荆棘的枝截断天空 等落叶

我俩是顽童 赤脚带着生活走私

擩脚处都是诡谲的石子

兄弟我俩躲也躲不过的  暾阳脸通红

踩在坨上血和肉间的伤口

兄弟 盐和刺是分不清的兄弟

心头生出癣躯身流动着痒

在荆棘花的世界里我俩逃不过的兄弟

棘刺凿开的伤口直刺心的穴位

眼中都是麦耚 刺会找到的间接

想问一问兄弟 是否见过荆棘花之美

就到我家来 四月在路边尘埃中蓝紫色

我是和荆棘一起生长 蓝紫苦的颜色

叶掌状分裂 花蓝紫色 蜜蜂成群

猬在人的梦中偷蜜 眼是猖獗之光

它把蜂和蜜一起吃下 但丢不了什么

十八箱蜂窝在呜呜运转 创造甜蜜

你来把 我盛着荆棘之蜜等你

透过蜜液看见写满龙的碗底

无数个蜜蜂的毒刺在从中飘然起舞

兄弟 刺和毒网状的世界结构

我俩逃不过的 无需犹犹豫豫

世界之上是蜘蛛网背后的蜘蛛  刺无限漫长

 

 

■尼玛松保:

 

《至少》

——致友人

  

至少,可以远离一些吹捧

从自诩为诗人的时候

至少,可以与月光举杯

说热爱文字的那刻起

疯狂的世界里

希望我们是静默的

因为那些诗句

 

 

■桑楚:

 

《隐忍》

 

说实话

这个词的含义

我不知道

该怎样用我的行动去做到

但转念一想

我还是做到了

不然

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永中久美:

 

《城堡之寂》

       

爬上一座城堡

举手扣问蓝天

何以只有毁灭

 

云彩探头回答:

“城堡,嵌入大地

大地理应毁灭”。

 

每个方块石头

都是一个魔咒

石匠细心雕琢

 

在一个夜晚

城堡沦陷,主人被囚

无数个石头崩塌

 

站在一座城堡上

质问大地与山川

何以只有沉寂。

 

寒风吹来,回答:

“城堡,屹立于蓝天

蓝天理应旷寂”。

 

每个峭立石壁

都是一座监狱

狱卒森严把守

 

城堡在一个午后

消失,归入沉寂

诸神关上大门

 

 

■夏加:

 

《隐忍》

    

我一个人,坐在地球上哭泣

还有更黑的地方,我没去过

 

我喜欢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

裹得紧紧的,紧贴着身体

向外离去的东西太多了

我必须裹紧全部衣裳

 

向外离去的吻、豹子和水

向外离去的荒草、昆虫和拥抱

向外的灯光、曲线和剪影

全部向外,无影无踪

 

我一个人,坐在地球上哭泣

月光是一片美丽的坟场

沉默像通明的火把

兀自燃烧

 

 

■玛哈耀嘎.卓玛:

 

《隐忍》

      

孤独的时候

不分享不倾诉

隐藏自我克制自己

爱恋的时候

不张扬不表达

忍耐激情控制情感

这是今天和半年不见老友探讨的结果

这一生

只被一个大叔要求过

 

 

■才让三智:

 

 

《隐忍》

     

只身打马,走到青草的边缘

河水流淌,老树沉睡

举起手中的青稞,喝完流之不尽的泪水

酩酊大醉。

 

我知道,当我醒来

那些过去隐忍的伤痛

都已被昨夜的那阵风带走

我不再忆起,你也不用想起。

 

 

■那萨:

 

《无需缝补》

        

秋风吹黄了草原,雨水叼着针尖

从梦想的肩头,穿过矜持,穿过圈起的虚妄

 

有人自居为圣女,五味杂陈熏染了声色

向一位过路的浪人,吐露心声

企图贴近美誉而禁锢黎明

 

一个酗酒的少妇,夺过一杯烈酒

双目中摇曳的火焰

照明失足的黑夜

 

十二个月里造作的端庄

比不过一次透彻的观心

漏风的氆氇,与肉身的贴切

仿若命定的美丽,无需缝补肉眼

 

众人的声音,像耀眼的金片

一群拾金的君子,向着浪尖

纷涌而至,肢解的语言里叼着空洞

所有人只剩下一张面孔

 

不曾坦露的真诚,贴在夜的背面

从性情到第十二根肋骨

隔着十二分隐痛

 

远处响起的螺号,带来饶舌的喜讯

关于无常,悲喜交集

 

跳神的人戴着各种面具

脚掌起落间,我被一粒沙砾蛊惑忧心

躺进一座古墓,虚设自己

把遥望框进寺庙的壁画,把远方涂给石经

其余的,与大地一同深沉

 

 

■斯琴卓玛:

 

《和内心里的自己和解》

         

任凭狂野的风,吹痛脸颊

心里一直说着,慢些吹,慢些吹

任凭北方淋漓的雨,打湿身体

心里一直说着,慢些下,慢些下

直到在大地上留下奔跑过的痕迹

有人对着它激动的落泪,有人对着它不屑的笑

 

看着栅栏内盛开的花朵,周遭的阴霾除去一半

路遇熟悉的微笑,双眼顿时明亮了许多

听到小鸟正在叫醒清晨,掩埋于内心深处的酸楚,偷偷逃走

 

纷纷扬扬的雪花,完美的回报着冬天的隐忍

我站在季节长长的路口,初次和内心里的自己和解

 

本期编辑:斯琴卓玛  道吉交巴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7-20 02:57 , Processed in 0.27706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