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地诗歌群第117期同元素诗歌:“湖边逝者”

热度 3已有 4472 次阅读2015-6-29 23:10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信仰

  

   

    藏地诗歌报援引“新华网青海频道”微信公众平台报道:昨日(编著注2015627日),青海湖环保志愿者,藏族青年作家卡瓦娘吉(娘吉本)在青海湖制止非法偷猎湟鱼的行动中不幸落水离世,年仅26岁。

    以下为藏地诗歌(Tibet-poem)两天内收到的诗文,集结于此,纪念逝者。

                                                                                                                            ——藏地诗歌

 

ཀླད་ཀོར།

 

འབུ་མེ་ལྕེབས།

——འདས་པོའི་པོད་འཕྲིན་གསོན་པོ་བཀླགས་རྗེས།

 

ཁ་སང་ཁྱེད་ཀྱིས་ཅེ་ཁེན་ཞུན་ལ་མར་མེ་ཞིག་སྒྲོན་སོང་།

མར་མེ་དེའི་འོད་དུ་ཁྱེད་ཀྱིས་སྙན་ངག་ཞིག་བྲིས་སོང་།

སྙན་ངག་ནང་དུ་ཅེ་ཁེན་ཞུན་བྲིས་མ་སོང་།

སྙན་ངག་ནང་དུ་མར་མེ་ཡང་བྲིས་མ་སོང་།

ཁྱེད་ཀྱིས་སྙན་ངག་ནང་དུ་འབུ་མེ་ལྕེབས་ཤིག་བྲིས་སོང་།

འབུ་མེ་ལྕེབས་དེ་མེ་ལ་ལྕེབས་མ་སོང་།

འབུ་མེ་ལྕེབས་མར་མེ་བརྒལ་ནས་མཚོ་ཁར་འཕུར་སོང་།

མཚོའི་ནང་དུ་མིག་མང་པོ་མང་པོ་ཤར་སོང་།

མིག་འོད་སྣང་ཡིན་སོང་།  འོད་སྣང་ནི་སྐར་མ་ཡིན་སོང་།

སྐར་མ་ནི་བགྲང་དུ་མེད་པའི་མར་མེ་ཡིན་སོང་།

དེ་རིང་ངས་ཀྱང་ཁྱེད་ལ་མར་མེ་ཞིག་སྒྲོན་དགོས་བྱུང་སོང་།

མར་མེའི་འོད་ལ་སྣང་ཤེས་ཀྱིས་སྙན་ངག་བྲིས་སོང་།

ཁྱེད་ཀྱིས་སྙན་ངག་ནང་དུ་འབུ་མེ་ལྕེབས་ཞེས་བྲིས་སོང་།

བྲིས་ཟིན་པ་དང་ཁྱེད་རང་ཡང་འབུ་མེ་ལྕེབས་སུ་གྱུར་སོང་།

 

ཀྲུང་དབྱངས་མི་རིགས་སློབ་ཆེན།

 

 

གྲུག་སྨྱོ་བསྟན་གཡུལ་རྒྱལ།

 

ཉ་ཆུང་གསེར་མིག་ང་ཡི་སྐྱོ་གླུ།

    

ང་སྐྱེ་ས་མཚོ་སྔོན་མོ་ཡིན།།

མཚོ་སྔོན་མོ་ང་ཡི་མ་མ་ཡིན།།

ཆུ་རྐྱ་རྩལ་གར་རྩེན་ང་ཡི་ལས།།

ང་ཡི་མིང་ལ་ཉ་ཆུང་གསེར་མིག་ཟེར།།

 

ཉ་གསེར་མིག་གར་ལ་རྩེན་པའི་དུས།།

དྲྭ་ནག་པོའི་བར་ཆད་མགོ་རུ་གཡོགས།།

གེག་བར་ཆད་བསེལ་བའི་དཔའ་བོ་ཞིག

ཕོ་ན་གཞོན་ཁ་བ་སྙིང་ལྕགས་བྱུང་།

 

ང་དགའ་ས་མཚོ་སྔོན་མོ་ཡིན།།

མཚོ་སྔོན་པོ་ང་ཡི་ཟུང་ཁྲག་ཡིན།།

ཉ་གསེར་མིག་ང་ཡི་རེ་འདོད་ནི།།

ཆུང་ཚེ་སྲོག་ཕྲ་མོར་སྐྱབས་མགོན་རེ།།

 

ང་གསེར་མིག་བསྐྱབས་པའི་མགོན་པོ་རུ།།

མི་རྒོད་པོ་ཁ་བ་སྙིང་ལྕགས་ཕེབས།།

ཁྱེད་དཔའ་བོ་བྱོན་པའི་ཤུལ་ལམ་ན།།

ཉ་གསེར་མིག་ཚོ་ཡི་སྐྱོ་གླུ་རེ།།

 


格日措

 

跳跃的灵魂

 

呼吸的停止,

躯体的冷却,

是否就能阐释生命的终止?

                       ——题记

 

青海湖还和往常一样,

波澜不惊、熠熠生辉,

即使湖底早已泛滥不堪!

 

清晨冉冉升起的朝阳,

依旧光彩夺目、闪闪发光,

即使雾霾早已潜入腹地!

 

而你,

可爱的诗人,

多情的少年,

善良的守护者,

不愿当睁眼的瞎子,

便无奈的失声在荒茫的大地上,

从此,

细数抬头可望见的星星,

安详在皎洁的月光下!

 

生命,

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生命,

便永远存在于诗歌里、记忆中,

传唱、铭记…………

 

致卡瓦娘吉,

一个勇敢的少年,

愿您一路安详!

                 

2015627

 

 

格布

 

如何面对一场死

 

黑暗来临之前,

如果能

看一眼,山中盛放的野花

 

告别来临之前,

如果能

轻声安慰,牵肠挂肚的恋人

 

毁灭来临之前,

你听,一切都安静了,

过往的生灵,

在叹息,

然而,如果能

正在为那虚无的信念,

奋不顾身。

 

 2015627 北京 (我的头疼告诉我,他还只是一位陌生人,我们没来得及,学习那种天真。)

 

 

才让三智

 

卡瓦·飞蛾

——沉念已逝母语诗人卡瓦·娘吉合。

           

 

年轻的卡瓦·飞蛾啊!

你出生的故土,是你灵魂的存在!

你有多少次站在湖边

唱着令人心碎的悲歌啊

 

 

一阵寒风吹进我的骨缝

触痛了我的意识和伤痕

心早已承受不了星星坠落的画面!

噢,你和我,我和你

通过文字相识,却从未见过彼此。

 

 

每一次回到故乡

你总是对着湖泊诉说自己的忧愁

低头抬头,两行热泪

灼伤了你的面颊

你的伤口啊!也就只有你守护的高地才会明白。

 

 

述写岁月的伤痛时

你把伤迹斑斑的心都融进了字行间

母语是灵魂,母语是你背后的大山

像父亲一样坚强,像母亲一样慈爱。

你是多么地坚强啊!,总握着一只笔

从未停止用笔尖在白纸上留下与血液难以分开的事迹!

 

 

你喜欢那种坚决要飞翔的姿势

就像时常提及的那首民歌

于是最后化成了那只神鹰,在

故土的上空盘旋

就这样,一辈子

你把故土的上空,当成了自己的诗歌;将故土的湖水,变成了自己的归宿。

 

 

用手捧起青海湖

你走进了熟悉的故乡梦

从那一刻起,

年轻的卡瓦飞蛾啊!

就再也没有醒来…………

 

卡瓦·飞蛾 ,即此次护渔事件中的遇难者卡瓦·娘吉合。在藏族丧葬文化中对已故者的名字避而不提,故在此文字中,不直呼齐名。

 

2015/6/27于加德满都

 

 

扎西旺索


青海湖畔,湟鱼的守护者
       ——
致藏族青年作家卡哇娘吉

青海湖,你是我青藏的无尽之海
你能否聆听到,那卡瓦娘吉的呼唤

他用尽了自己的一生时光
在青海湖的湖畔,守护
人与自然和谐的那一幕场景

今日在青海湖湖畔
我分明听到了一段悲伤的诗句
急哭了青海湖里的,那些游荡的湟鱼
刺穿了青藏天空里的,那朵飘荡的白云
却看不见了守护青藏湟鱼的那个熟悉的青年影

我读懂了一座石头上刻满你悲伤的诗句
因为你说过诗不能当饭吃,石头也是
而从青藏的湖面上吹来的风,让我
悲痛欲绝,因为我再也看不到你的诗韵
再也听不到你生命里的最后声音

在你的诗韵里,我知道你喜欢
黄昏时,穿过草原的那些马群
如今我想告诉你,兄弟卡哇娘吉
草原儿女永远也不会遗忘你的伤痕
愿你早日能抵达到天堂的国度
......嘛呢呗咪吽啥,嗡......嘛呢呗咪吽啥

2015
627.西宁

 

 

童罗吉

 

天空又少了一颗星星

 ——纪挚友卡瓦娘吉

         

一颗星星从天空坠落

响亮地击落在大地的肺腑

本不该感叹生命的脆弱

死亡只是通往明天的独木桥

 

你赋予美丽的青海湖一个年轻旺盛的灵魂

圣湖延续了你的生命

从此你与圣湖一同存亡

 

如果飞蛾扑火是你为自己准备的死亡

那么明天的圣湖会是你重生的火苗

 

2015.6.27 

 

 

博羌·拉日

 

飞蛾
            
喧腾的潮流中
一只飞蛾,飞过沧海
在古老的高原上空
化作一道彩虹
给后者留下无限的遐想

今夜,我遥望夜空
寻觅那颗遗失的流星
跨过星空,读遍你所有的诗歌
去追念守候的思绪
  


刚杰·索木东

 

勒紧生命的网

 

今天,在安多大地
一个无辜的年轻生命
跌落在了青海湖中
他原本想保护的那些湟鱼
惊得魂飞魄散

 

今天,在安多大地
一场盛大的法会
在日渐葱茏的甘加草原
让吉祥重迭着吉祥
一万个人,五体投地
大地深处,滚雷走过
过去,现在和未来

 

今天,在遥远的潮汕
烈日炎炎的海滩边
我只能双手合十
面朝青藏——
那张越收越紧的网里面

有些话,就像
一根鱼刺
扎在喉头

 

2015627日晚于汕头大学

 

 

索昂江才

 

一朵不败的格桑

——记青海湖环保志愿者,藏族青年作家卡瓦娘吉
     
本该是山花烂漫的季节
格桑花芬芳四溢
本该是诗情画意的六月
青海湖波光潋滟

你却在这个时候
选择放弃了如花的生命
只为一方水土
和另一种生命的延续
圣湖开始静默
浪花打湿了天空
而,那些湟鱼
不再惊惶失措

风,掠过青藏大地
亲吻着你来时的足迹
和留在诗行的青春
此刻
我只能在遥远的玉树
为你点燃佛灯
合掌祈福
愿:逝者安息

 

2015627日于玉树

 

 

尼玛颂宋
 

飞蛾

卡瓦娘吉
这是一封迟来的情书
如果我遇见
我选择与你做最永久的知己
你我意识的觉醒似曾相同
但现在
那个还在空间里的声音

就这样嘎然停止
看那大篇幅的白纸黑字
可是 就从现在开始
你的哀愁 你的期望和你的等待
也许只有从托尔斯泰的文字里释然
你的矛盾也许只能从黑塞哪里听说
我懊恼现在才遇见你
懊恼你就这样离去
但也许
天堂才有你不再矛盾的哀愁
 
2015/6/27

 

 

玛哈耀嘎·卓玛

 

故事

 

若干年后

一个夏日黄昏

在巴宗老宅庄廓

两鬓白发的我

身着藏袍手持佛珠

仰卧藤制摇椅

给孩子的孩子们讲述美丽传说

很久以前

有一位英俊善良的诗人

卡瓦·娘吉

出生在美丽湖边小村

在六十年一次的木羊转湖季

为拯救落难鱼群献出年轻生命

善行感动佛祖

从此神圣青海湖又多了一位护法

造福百姓和众生

 

2015627子夜

 

 

明珠

 

永恒的记忆

——致藏族青年作家娘吉本

 

从雪上的怀抱走来

带着黑头藏人的虔诚

把信仰留在菩提树下

红铜色的肌肤上

是青稞的味道

善良的胸脊

装满的是慈悲地情怀

青海湖畔

你的诗句串成了记忆

把生命染成了红色

把永远刻给了日月星辰

格桑花遍地的六月

我为你装饰美丽的花环

就算今世躯体在风雨中侵蚀

不朽的灵魂只属于青海湖

你就是三江源的主人

轮回的路上

藏家人的信念中

依然会记得你那可爱的名字

还有笔尖上的故事

 

 2015.6.27

 

 

木西


飞蛾回家
   
——纪念为保护青海湖湟鱼而牺牲的藏族诗人卡瓦娘吉创作歌曲(舒缓、忧伤、思念)


一只一只的鸟儿
飞翔在青海湖
一声一声的呼唤
陪你走上回家的路

一条一条的鱼儿
游荡在青海湖
一滴一滴的泪珠
融化了回家的孤独

飞蛾回家
飞蛾回家
蓝天思念你
白云陪伴你

飞蛾回家
飞蛾回家
高原想念你
雪山守护你

高原想念你
雪山守护你
雪山  守护你
守护你
……

2015.6.28.

 

 

静静的青海湖

——致青海诗人卡瓦娘吉

一片神性的高原
让多少人虔诚地仰望和叩首
一片圣洁的湖泊
让多少生灵飞翔和游弋
一个年轻的生命
让高原为之悲伤
让湖泊为之静默

卡娃娘吉
守护高原的勇士
你走了
为何走得如此悲壮
让整个青海湖都静了下来
静得只听见千万条湟鱼的心跳

一只飞蛾
在你童话的世界
为了内心深处永恒的信仰
飞得不顾一切
飞得义无反顾
飞出了一只神鹰般的
勇敢和骄傲

静静的青海湖
装下了蓝天白云
装下了悲伤泪水
装下了一个童话的梦

慈悲的佛祖啊
请点亮一盏长明的酥油灯
照亮静静的青海湖
照亮一只飞蛾
回家的路
……

2015.6.28.

 

 

卓玛次仁

 

谨以此文纪念为了保护青海湖湟鱼而牺牲的藏族诗人娘吉本。

                                             

     午夜,圣城逐渐在雨后睡去,我却愈发清醒。 脑海里反复着几个陌生又熟悉的词:青海湖,湟鱼,娘吉本,飞蛾,藏族诗人,死亡。这一天,微博微信里把这些词组成了一个噩耗:青海湖边的藏族诗人娘吉本,笔名卡瓦娘吉,在青海湖为了护湟鱼而牺牲。娘吉本1989年出生,今年26岁,著有《飞蛾》。毕业于西北名族大学。当时,天色已经晚了,有一个非法捕捞湟鱼的网,离岸有点远,娘吉不顾一切地过去了……

 

     二十六岁,正是如花般绚烂的年龄,更何况,你已经绽放出了自己的色彩。你的诗,你的童话。人们说:你将会是雪域的安徒生。也许,恰恰是这颗写出童话的纯净心灵吧,才会义无反顾地用自己的生命挽救另一群生命。即使,你不会游泳。

 

      六月的青海湖,冷吗?当湖水触摸你的胸口时,是否听到了你沸腾的心跳?当湖水亲吻你的双唇时,可曾听到你最后的诗句?当湖水侵湿了你的双眼时,是否化成了最后一滴泪?当湖水盖过你的额头时,你能感觉到,佛祖正轻抚你吗?你离开了这人世,留下我们在这俗世里落泪,感叹。

 

       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你。我也不曾亲眼目睹青海湖的湛蓝。更不曾见过那湖水里的一群群可爱的生灵——湟鱼。我只知道,每年有很多善良的同族人,不畏惧寒冷,不畏惧盗猎者的威胁,保护着湖中的生灵。而你,年轻的你,也是其中的一员。

 

     也许,你善良的天性,注定了对于那些盗猎者的劣行,无法沉默。我相信那一刻,你年轻的脸庞上,写下的是勇敢和坚毅吧。

 

     这一天,朋友圈里都在转发你的事,你的诗句,你的童话,你的名字。那一个个就像朝圣的步伐,一步步,印在我的心间,难以磨灭。

 

    飞蛾,六月的青海湖,还有些凉吧。你却用它,侵湿了整个生命,侵湿了所有善良人的眼眶。

 

     扑火的飞蛾,你放心去吧,别害怕。愿我点燃的酥油灯,照亮你前行的路。

 

     放心去吧,从未谋面的飞蛾,别担心,那一句句嗡嘛呢叭唛吽,将伴着你到佛祖跟前。请在佛祖跟前,继续绘写你的童话,好吗?

 

     飞蛾,今生的长旅途,你提前下车了。如果有来生,请记得陪我们到终点站,好吗?

 

  最后附上飞蛾生前的一首诗。愿他无论在何处,一切安好。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我敲开你的梦

在黎明时分,或在寂静的深夜

请别把我拒在门外,别说我陌生

我翻山越岭,风尘仆仆地赶来

只为了,与你一见

 

 

扎西顿旦

 

飞蛾

——致娘吉本

飞蛾扑火,并不是飞蛾扑火。

飞蛾,
既是飞蛾,
也是火。
它扑的并不是,
火,
而是扑向了它自己,
扑向了自己的灵魂。
以获得存在的认同,
和并至的死亡。

当然,
按照他们的逻辑——
飞蛾根本不是飞蛾,

英雄亦不是英雄。
只有扑火之后,
才是飞蛾;
只有牺牲之后,
才是英雄。
                     

2015-6-28

 

 

智魅

 

黄河边的心思
    ——
致青年诗人咔哇娘吉

昨日梦见一颗牙齿脱落
早晨醒来,天是阴的
坐立不安。心亦如天气般浑浊

坐在黄河边的一条船上
我好像在等待,那噩耗传入我耳
飞蛾带着童话离我们远去

因为青海湖被世人冷落
当她眼泪流干
睁眼望着瘦骨嶙峋的身子时
你用双手拥抱了她
所以她想带走你
成为青海湖的爱人

又因为青海湖的子女
偷听了飞蛾的童话
他们请求阿妈讲故事
她就想到飞蛾
把你卷入怀中
同听童话有笑有泪

不要因为从我们眼里消失了而哭泣
飞蛾还在
在青海湖的怀里写着童话
我怕泪水沾湿了纸张

 

 

更措

 

回湖

             

母亲用血用乳宠大了的,

他的心左房是水右房有鱼儿。

只要阳光灼透房顶时他会打开隔门

直到自己整个儿汪洋成一面湖。

 

众人的哭声泼出黑夜和海色,

他用温柔的心道出几条涟漪,

只要晨光扫过湖面时他会波动心曲

那抹蓝就是他生命之歌。

 

只有母亲知道,那扑入火光的不是飞蛾,而是出身闪亮的星。

跃入湖底的不是黄鱼,

而是回归生命的本。他是光,他是水,他是生与死,人与鱼之间的洋流。

他在落日黄昏中藏进湖心,

我翻遍无数的皱壁也不见他。

然而湖底的鱼儿轻声吐出他的秘密

他的生命和他的世界合一了。

 

 

道吉交巴

 

青海湖

 

你无法命名一朵开在湖边的花

一尾游在湖底的鱼

和一颗陨落的流星

 

你受惊的马儿踩碎湖面

 

当一切归于平静

梦境中的灯火

照亮你内心的涟漪

和,寂寞

 

2015-6-27 于羚城

 

 

莫璞次仁

 

那个回了家的诗人

                  

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

大家都喊他的笔名

——卡瓦娘吉

和那位已回家的诗人,素未谋面

而我知道青海湖和湖里的生物

我跟他一样,热爱高原上的一切

那刻 ,青海湖 

或许,只是个天梯 

那位诗人同胞 

也只是回家而已

今天我们不去写诗,就静静地看他

从湖边回家的背影。

                              

2015.6.27

2015.6.28

 

 

 

那萨

 

像飞蛾一样涅槃

 

认识他,是因为他的过世,这是个荒唐的世界,所有的光,只有离开了光的原体,才可以被这个世界认知。而我也一样,如果早一点认识他,不一定会觉得这首旧作和他有什么关联,可是等他用这样的姿态出现时,仿佛从不曾陌生,仿佛咸涩的湖水是那一群湟鱼流出的眼泪,为曾经的尊者到现在的他。我终究茫然若失,仿佛错失了很多事,包括这首诗的归宿。现在我把它献给他,显然没有早一步,而晚了许多。只能祈愿他往生极乐。——题记

 

 

卸下落进思维的构图

走进一片地域

目光洒落的交集

是冰火

 

触摸一座山脉

久远的歌谣在山风里苏醒

留下或带走的

都在风的肩头

 

以云的轻度

抚摸滚落在眉梢的忧伤

以河的灵动

落进心湖

梳理世事里激起的风尘

闭目微笑

 

眼帘是帷帐

偶尔躲进一座孤城

静静隐身

或被轻轻忽视

 

涂抹的想象在

记忆的倒车镜里

与时光逆行

在某个切合点

击碎再前行

 

就像

发光的火苗

成就了飞蛾的涅槃

一团烟后

又重生

 

20141014 青塘

 

 

宗尕·降初

 

其实,你是为青海湖而死

——致为青海湖献出年轻生命的藏族作家、诗人,卡瓦娘吉。

  

还是谈谈“死因”吧

是你侵犯了谁的肖像权

或者剥夺了一个无辜的生命?

当你被判处死刑的时候

人们是困惑的,无解的

又是愚昧的

进湖之后的发型散了,凌乱了

一群心存慈悲的鸽子

还没来得及埋葬

便开始纪念你

就这样,让所有来自四面的

八方的歌颂声在空中飞会儿

等人们忘记了你

我再投—湖—自—尽。

 

2015629

 

 

达瓦次里

 

随鹰背远去的藏魂

——致卡瓦娘吉

昨夜,青海湖的水化成一滩泪
滴进那些听着飞蛾童话的少年眼眸
湟鱼在湖底期盼着你送来自由
殊不知你已在酥油灯的明火里魂归海湖
我看到藏北的羚羊驻足凝视远方
我听到青藏母亲的呼吸刹那紊乱

卡瓦娘吉
湟鱼的守护者,雪域童话的制造者
一个冉冉升起的藏魂却在瞬间陨落
就像为了追寻光明而逝落的飞蛾
为了永生的信仰一丝不惧的迎接光明
你,也为了自己的信念随鹰背苍茫远去

今朝,一区十州悼念你的泪珠跌进青海
我却发现其已化成甘甜的乳汁滋养着万灵
玛尼响彻着青藏大地
为了你,也为了所有生灵
嗡嘛呢叭咪吽

 

 

巴菲特

 

飞蛾

——掉念藏族青年诗人卡哇娘吉


深蓝色的湖水
都说你撑蓝了天空
                            
——题记
湖面清风起浪
他就赶在诗歌前走了
走的很匆忙    赶在死神前了
油莱花的泪水打在阳光下
诗就显的格外的矫情

湟鱼的泪水
是这整片湛蓝的湖水

今夜   湖水是诗人忧郁的双眼
燃烧着所有悲伤着的泪水
 
请记住    活着的英雄    他叫飞蛾

 

 

尼玛松保

 

走好,我年轻的兄弟

——悼念娘吉本

       

 

陡然听见

二十年前可可西里的那个枪声

夕阳里,藏羚羊看见

一抹鲜血染红了太阳湖

 

六月里,传来青海湖在落泪

飞翔的翅膀告诉我

为绘制梦一样的童话世界

年轻的生命离我们远去

 

太阳湖,藏羚羊

游动的鱼,青海湖

 

 

斯琴卓玛

 

飞蛾

 

请让我叫你一声飞蛾

你看 一只飞蛾 千万只飞蛾

正在住进孩童的梦里

千万个古铜色的笑颜在夜里瞬间绽放

 

请让我叫你一声飞蛾

我们未曾谋面 其实我们已经相识26

我知道你是热爱红色的

用那火一般炽热的温度

热爱你热爱的一切

今夜 我要把你留给我的那张黑白照片重新涂抹成彩色

 

请让我叫你一声飞蛾

飞蛾于你最合适不过

当你爱恋的冰冷的湖水漫过你宽大的额头时

慈悲的佛滴下一滴硕大的泪

浸湿了青海湖的眼  浸湿了湖底精灵的眼

浸湿了诗歌的眼

 

请让我叫你一声飞蛾

其实我是舍不得叫你的名字

轻轻抚摸你写下的每一个文字

你执意抵达的远方

淹没了整个夏天

 

请让我叫你一声飞蛾

面对你高高筑起的理想高台

巨大的惭愧 茫然

像一场铺天盖地的雪

扑向我 扑向更多的人

 

请让我叫你一声飞蛾

飞蛾 我善良的图博特孩子

在来世

请允许我做你的姐姐

让我牵着你的手

走过你的故乡

你看 那匹白马在等你

牧人在等你

那个阳光一样的女子在等你

再也不会有黑夜向你袭来

 

2015629

 

 

娜木嘎

 

生命唱响的歌谣

——致为青海湖环保事业献身的藏族青年作家、诗人卡瓦娘吉

 

你的诗歌

高过雪域高原

高过每一双仰望的眼睛

你的童话

飘过童年的天空

飘过每一个开满彩虹的心灵

你的故事

流过这个多雨季节

流过每一顶温暖的黑帐篷

 

那天

你用生命再次唱响了那首《青海湖》

将谁延伸的双手挡在风外

将谁沉睡的良知唱醒湖畔

 

湖水如泪漫过金银滩草原

在每一张牧人的脸颊流淌到黑夜

低沉诵唱的六字真言

颤抖在喇嘛厚厚的唇边

 

触摸你的诗歌

依旧是那样的温暖

一如阿妈像银子一样的头发

飘过你唱响的歌谣

 

 

达玉•德吉(尼)

 

七月不远,我在青海湖等你

 

一如你澄澈的双眸

宝蓝色的湖水在远方

永远无法埋葬它的洁净

只是

落日吐出破损的光线

晃动了海水

你眯了一会儿眼睛

 

飞蛾

七月不远

明天太阳出来你再多等一天

 

飞蛾

七月不远

就是明天,后天

 

飞蛾

六月末了

七月不远

就是明天,后天

 

我知道

明天后天就是七月

七月不远

可我怕清晨的太阳再刺痛你的眼睛

带着一身的雨水

六月末来到你的草原

整个草原芬芳着你的故事

一个用生命守护故乡水中精灵——湟鱼

雪域环保人的故事

 

你是一个喜欢徒步的诗人

你是一个喜欢马儿的孩子

睡在一张一米六的床上

梦中依旧思念故土的白鹤

常常望着远方等待着远方

 

2015.6.29玉树结古 

 

格桑玉珍

 

飞蛾,我也想写一本童话

 

飞蛾,我刚经过最寻常的一天,
看树梢白色的云团,轻轻
被光亮撕碎,再散散的撒向人间。

 

圣城的傍晚,天际像一面金色的湖,
梵音如常,远处的山坳里,
有人煨起桑烟,有浪涛的声音,
取一本书坐下来,
我面朝远方,观想你。

 

飞蛾,我也想写一本童话,
把凝固的六月揉开,
再用草汁、天蓝和太阳来书写那天,
湖水拥抱你,轻盈而深情,
湟鱼簇拥你,忘我又热烈,
窒息的疼痛里,生出一对翅膀,
我愿你从此与自由相伴。

 

飞蛾,我正经历最寻常的一天,
我观想你,如同观想一面辽阔的湖,
波光澄澈,憨鱼们跃出水面,
鸬鹚和斑头雁当空翱翔,湖岸上啊,
水草丰美,你我的族人正赶着牛羊
……

 

飞蛾,我也想写一本童话,
把凝固的六月揉开,
再用草汁、天蓝和太阳来书写那天。

 

2015.6  于拉萨

 

阿顿·华多太

 

左边的青海湖
         ——纪念诗人飞蛾

 

你匍匐在路肩,向前微笑
因为你左边的青海湖已哭泣很久
你把胸膛贴着大地
你把心搭在洁白的交通线上
无限延伸,从太阳升起的东方
直抵西边的圣地

 

青海湖不变,26日的夜晚也不变
伟大的女神没有授记给你
或许因为更广更远的爱
似乎只有你的死,才能唤醒千万渔网
化作空气,或变成水
那些贪婪的手掌,有心脏的脉动

 

你早知青海湖是一排防沙林
宝贵的金鱼是游动的根须
你走向渔网的每一步,是在走向自己
你的勇气来自所有的你
你生命的翅膀没有一丝斑点
起飞时,是一只白鹤
翱翔的时候,是一朵白云,飘向九天

 

我从你真实的故事里
想起很早年另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位女孩与丹顶鹤,让很多人泪落如雨
而今夜,因为青海湖,我欲哭无泪
因为一位预言死亡的诗人
一位男孩和金鱼的传说
在蓝色的湖底,深深地闪着金光

 

你我虽未谋面,但从你的言行
我看见了自己以往的孤影
如今我在凝固的混泥土里虚爱众生
你却已身体力行,缔造悲壮
让金鱼在扎西达杰里找回尊严
让金鱼成为湖底的群星
而你,已是一轮满月,在海空守望

 

注:金鱼,是藏族对湟鱼的称呼;扎西达杰,即吉祥八宝,金鱼是其中之一。

2015.6.27  夜半于青唐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才旺瑙乳 2015-6-29 23:33
      
回复 索木东 2015-6-30 05:48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5-7-7 10:05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8-14 14:56 , Processed in 0.317012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