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地诗歌群第116期同元素诗歌:“父亲”

热度 3已有 2071 次阅读2015-6-19 17:58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父亲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刚杰•索木东:

 

《给父亲》

 

“今天是西方的父亲节

随喜祝您福寿康宁!”

前天,我把一条短信

提前一周发给了父亲

——可我从来,不会

记错儿子的任何事情

 

更多的时候,打电话

或者面对面的说点事

我们用的话越来越少

就像两个,路遇的人

实实在在的言语里面

时光,很快就老去了

 

又听到了,老木屋里

咳嗽的声音,伴随着

洒扫的声音,伴随着

礼佛的声音,伴随着

熬茶的声音,就醒了

——黎明前的城市里

一辆车,从窗外驶过

整个早晨,就充满了

闷热和急躁的汽笛声

 

2015-6-15  于兰州安宁流珠斋

 

 

□扎西才让:

 

《我的父亲》

 

去年此时他就老了,蹲在墙角吸烟,脸色发黄

抽第五根烟时,他的手颤抖着,划不着火柴

我就站在他的身后,只隔着一堵墙,我帮不上他的忙

太阳照在他的身上,像照着一个形貌衰老的婴儿

风吹在他的身上,像吹拂着一杆失去红缨的老枪

 

想起三十年前,十一岁的我跟在他身后,气喘吁吁的

翻越太子山时,我倒在风口,天阴得令人发慌

他就在我身后,蹲在巨石上,一边吸烟,一边看着我发笑

太阳也照着我,像照着一个孱弱的老人

风也吹在我身上,像吹拂着一粒尘埃般的希望

 

2015-6-15  于合作

 

□尼玛颂宋:

 

《我的阿爸》

 

大手牵着小手在马背上数星星

皮袄里总有让我好奇的传说

他用粗糙的胡须在我脸上舞蹈

告诉我激动人心的马背生活

父亲的岁月总会给我惊喜礼物

教会我成长路上坚强的迈着脚步

当我回头时总有一双温暖的眼眸

告诉我智者就在前行的方向

答案就在阿爸目送的岁月里

 

2015-6-15  于北京

 

□明珠:

 

《父亲和他的信仰》

              

父亲

从黑帐篷里走来

把他和草原的故事

深深地印在古铜色的皮肤上

穿越了岁月的时光

在悠长的乡间小路来去徘徊

唯独不变的就是和那匹老马的回忆

依在时间的门口

总是在清晨到暮色

把爱留给了子女

却把思念寄托给了众佛

手中的一百零八颗念珠上

渗透了青稞的浓香和父亲的味道

桑烟缭绕的庙宇间

把信仰埋在心底

嘴边的六字真言只为祈求众生的安详

牧归路上

我也许只是轮回中过客

却要用一生来守望父亲和他虔诚的信仰

                          

2015-6-15  于合作

 

□玉树尕玛:

 

《草原男人》

             

在一片苍茫无垠的草原上

我看见 看见你雄伟的身影

你挥舞着衣襟缓缓地走来

 

带着吐蕃古老的传说

风儿吹起了你的头发

雨儿洗走了你的皱纹

 

这里的山 这里的水

给了你不羁的性格

给了你野性的美

 

哦……草原男人

魏峨的山 清澈的水

成群的牛羊 乌黑的帐篷

是你情感的栖息地

是你生命的归宿

 

2015-6-16

 

□玛哈耀嘎.卓玛:

 

《父亲》

 

一定是他在噩梦里驱赶怪兽

一定是他说不用减肥你最漂亮    

一定是他含着泪水笑着说好好过日子

一定是他说不用怕家人是你坚强后盾

所有的任性无厘头照单全收

从来不记较得失

他——传说中的前世情人——父亲

 

2015-6-16 于西宁

 

□岗•查杰:

 

《一棵老树下的父亲》

                 

在躺椅上闭着眼睛

聆听大自然的声音

 

父亲

一棵老树下的影子

在我眼前来回不停

 

父亲

一棵老树下的老人

在不停地念着经

 

一棵老树下的老人

在太阳下

打盹

那便是我

父亲

 

2015-6-17

 

□索昂江才:

 

《父亲》

 

1

小时候

父亲

是一座峥嵘的雪峰

矗立在我的心坎

那样伟岸

如此圣洁

坐在他的肩上

总能看见天边的天边

 

2

长大后

父亲 

是一座巍然的心碑

成为我前行的路标

那样坚挺

如此遒劲

在我迷茫时

总能指引我抵达梦的彼岸

 

3

而如今

父亲

是一阙深沉的诗行

写在我纵横的血脉

那样凝重

如此浓酽

在岁月的甬道

深深地刻画出智慧与人生

 

2015-6-17 于玉树

 

□卡赛格勒:

 

《雕刻时光的老人》

 

几把雕刻刀

一片磨砂纸

刷子 油漆 图纸

其他物件

 

原本是普通话的材料

在他的手里变成

雕刻艺术的工具

 

菩萨慈祥的脸庞

仙女美妙的舞姿

百姓生活的样貌

劳动时节的状态

 

原本沉默的木头

在他的心境中

赋予生命的力量

 

雕刻时光的老人

他轻声地唤他阿爸 

 

他最大的满足是

雕琢了一个我

 

2015-6-18  于珠海

 

□洛迦•白玛:

 

《我爱那些老和旧》

 

我爱生锈的铁

锈迹里隐藏的光亮

斧子、刀、锤

高举落下,溅出一地灿烂

 

我爱腐朽的木

枯槁里曾生长的春天

你的背靠过的倾斜木椅

你的手推开过的门窗

 

我爱掉色的布

暗淡里曾光艳的花朵

泪与汗浸过的帕

包裹过你强壮身躯的衣衫

 

我爱那些老和旧

沾满烟尘的过往时光

慢慢变老的你

你的白发

皱纹

 

2015-6-18  于康定

 

□夏加:

 

《父亲》

 

母亲打来电话,笑着说父亲很是生气

因为耳聋眼迷小感冒,直骂几个儿女不孝顺

这个七十出头坏脾气的老头正在离家十五公里的地方

守着两个调皮的孙女,做饭,监督她们做作业

 

连日的雨水让他的脾气日渐增长

拔通电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却像个孩子

(五天没给你打电话了,身体还好吧?)

(都快死的人了,过一天算一天呗。小病大痛的很正常!)

眼前浮现出老头削瘦黝黑的脸,老檀木的手相互揉搓着

 

没有我的声音,老头心里就会滋生出齿状锋利的恐惧

他的话比一年前更多,也更罗嗦

十分钟的通话,他只重复表达一个内容:

——快死的人,快死的人,快死的人

我静静的听着,把身前身后的的骂名数了个遍

 

父亲是个农民,也是个文盲

他不认识我写的字,只听得懂我说的话

现在,头发花白肌肉萎缩的他也快听不清我的声音了

 

他想趴在我的肩膀上,安心的睡一个好觉

我在远方的远方,看着他含着奶瓶微笑的样子

 

老头,别做体力活,好好的!

嗯!

老头,病了就去看医生,别拖着!

嗯!

老头…………

 

恐惧再次袭来,老头在孙女的梦中翻来覆去

 

2015-6-18  晚,草于色达

 

本期编辑:道吉交巴  斯琴卓玛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caiwangnaoru 2015-6-24 17:20
不错!
回复 甲波布初 2015-7-1 14:35
欣赏了
回复 啦嗦 2015-7-25 23:22
拜读、欣赏!谢谢佳作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6 07:15 , Processed in 0.323121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