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藏地詩歌群第111期同元素:酥油灯

热度 1已有 1828 次阅读2015-3-9 17:53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配图来源于网络)

刚杰•索木东

 

《灯》

 

比圆月更圆的,是谎言

暗夜更深处,深藏着

一双眼睛

 

有人说街灯亮了

有人说岁月老了

酥油花也就合适地开了

那么多的人,匍匐在地

古老的预言

随风飘散

 

我们还敢说,自己就是

佛陀的弟子吗?

三十年前,奶奶就说过:

“别急着念玛尼了,先去

做一些念玛尼的事情!”

 

想起这句话的时候

灯花就跳了跳

——满世界都是

辛辣的滋味

 

2015-3-6 于兰州

 

 

 

扎西才让

 

燃灯节

 

金铸的、银铸的、铜铸的灯盏,盛满了

金黄的油,一旦发着,就腾起神奇的火焰

 

他在灯下祈祷,但愿百病不生、妖魔不侵

然而此生的光阴,比他想象的还要短暂

 

那么多因醉酒而迷路的山神、水神和树神

循着光亮找到了通往神坛的道路

 

黑错街上,佛祖归位,百神返乡。他重新

擦拭油灯,期盼愿望被一一兑现

 

在漫长的等待里,人类又悄悄繁衍生息了百年

经历着战火、疾病、血泪和天谴

 

2015-3-6合作

 

 

班玛南杰

 

酥油花

 

点盏灯
提起。
放下。

念想摇曳——

似一树繁花
心瓣如兰
蕊露润心
一叶神佛
芬芳袭人

曾经匍匐合十
叩醒三生
欢喜一场风雪
终将是掩埋

自在青涩
执着澎湃

暮春,心絮飘零
十万狮吼的天空
是谁心爱的花朵在一滴乳汁中
静静绽放

2015-3-6 于大武

 

 

 

那萨

 

酥油花开

 

花从母体里温润
到指尖上绽放
用了四个季节

万千诸佛
是一滴热血
在莲花上盘腿
观想一棵树的卵子
和一撮尘土 

众人是浪潮
涌向冰冻的花
拥挤在岸边的铁栅栏里
怒视里变黑的钢盔
没有更亲,只有更恨
恰巧,谁都想多了 

百盏酥油灯里
夜变的更静
只有诸佛的目视
和花儿的叹息

 

2015-3-5 于青唐

 

 

才让三智

 

酥油灯

 

蓝天

白云

草地

石子

还有江河

在饱受几多欺辱后

望着眼前的那盏摇晃的酥油灯哭了

一滴泪水含着慈祥

一滴泪水含着慈悲

它们究竟是谁?

 

2015-3-6 尼泊尔加德满都

 

尼玛松保

 

燃灯时刻

 

这一天,如期而至的雪花

湿润了高原的双眸

而无数酥油灯温暖冰冷的雪域

不灭的火焰成了草原红润的脸庞

迎风的火光啊,可是梦中深陷的城池

远离黑暗,那些无边际的诱惑

从最初的光芒

掌心向上,试图接住雪花

我心向佛,渴望越过门前那座困苦

不远处听见有人在喊,我要搂住火焰

搂住火焰的腰身

我清楚自己无法走出

那些族人用柏香、经幡、风马簇拥的世界

也无法抵达

那一株火焰所及的光芒

 

2015-3-6  

 

 

诺布朗杰

 

酥油灯

 

来自天界的火种,降临人间——

独守神的秘密

细小的腰上,系满沉甸甸的祷词

 

我看见的光

分明是铸在体内的泪

 

最好以盲人的身份,出现在灯下

假设一种光芒,照亮众生

 

 

2015-3-

 

 

斯琴卓玛:

 

酥油花

 

你是佛的手心上

盛开的莲

你纯洁的温度

是一个民族的虔诚

在圆月高挂高原的今夜

高贵地绽放

 

轻轻地双手合十

用清澈的双眼瞻望你

就会看到佛慈悲的微笑

这一微笑

温暖整整一个季节

乃至一生里最柔软的地方

 

每一年的今夜

世界屋脊

众目的仰望里

你灿烂绽放

层层花纹里

铭刻着一个民族久远的历史

这足以让我默默赎罪

足以让我默默祈祷

足以让我回到远去的古格王朝

和遥远的藏王圣地

 

2015-3-6 于合作  

 

洛桑南嘉:

 

《酥油灯》

 

一、
日子消失在草原
年老的牧人
眼眶变成了两口深井
一口井填满白色
另一口填满黑色
二、
我站在庙堂 
替他寻找遗失的光明
岁月躲进灯台
再也无法追逐
三、
佛祖眯着熏红的眼睛
低声呢喃
驱散无明
一盏足矣

2015-3-8  凌晨于玉树

 

道吉交巴:

 

《星空下,想象呼伦贝尔》

             

散落的蒙古包

被一盏盏新燃的灯

唤醒

 

夜空与大地紧贴的胸膛间

群星随灯光摇曳

 

呼伦贝尔――

另一方世界的寂静

 

2015-3-8  于合作

 

 

邦吉梅朵:

 

《枯手与鲜花》

八瓣莲花山下初醒根生的花
艺僧的枯手捻出佛陀的座下

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目击了高处的发生
那时的他和母亲还很年轻 

多年以后,在高原与盆地间
土人却还转着当年的经筒
根生的花已被一种取悦与赞美反复重弹

 

之后,老阿卡也终止了日复一日的孤寂

我开始想念记忆中的那双枯手
以及在高处目击的那一切


2015-3-8 于汴梁 

 

徳乾恒美:

 

《梦》

是多年前,还是经年后
已不大记得
那时天色垂暮
我们围拢一起
在记忆深处,一间漆黑的屋子里
喝酒
电灯虚设,烛光暗淡
我们举杯、碰杯
然后相视一笑泯恩仇

2015-3-8 于青唐 

 

宗尕•降初

 

《酥油灯》

 

一滴滴,雪域的乳汁
化作三界无形的天路
千万盏寄托与思念
全在你缥缈虚无的舞动中。

闭上双眸,谁的世界依旧明亮。

多少封寄往远处的长信
燃烧着,舞动着,咏诵着
又多少来自天国的消息
在枕边的梦境中鲜活。

照亮黑夜的土地
谁合十,温暖了一地的寂寥
熟悉的场景
离别之后无数次的相逢。

夜逝了,梦碎
去掉思念,换上一盏祝福的灯。 

 

2015-3-9  于乡城

 

 

沙冒智华

 

《酥油花》

佛光普照着水泡里的世界

骏马奔腾的早期
草原宇宙,只属于族人的帐篷
静静地躺在最高处

融入母亲的乡土之怀
是草原的家

冰冷的每一个夜晚过后
人们祈祷着终生
再此来世,问候世界

入梦时,看到了一朵酥油花
花中流淌着族人

2015-3-7  于甘南

 

                        本期编辑:道吉交巴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5-3-11 10:5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5 05:39 , Processed in 0.301947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