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西藏三区·诗歌群第一百零七期同元素诗『父亲』

热度 1已有 1545 次阅读2014-6-23 20:19 |个人分类:同题作品|系统分类:文学

图片来自网络

 

 

琼卡尔.扎西邓珠

 

《父亲   秋天》

 

    

这个秋天

故乡再一次坠入金黄的诱惑

乡邻们舞动手臂

赋予镰刀收获的喜悦

黄灿灿的玉米

把整个村庄打扮的媚态百生

耕牛

在鞭子与吆喝中

把一道道不深不浅的沟壑

挂上

父亲被岁月风干的脸颊

        

 

红墙土掌房的屋顶

我坐拥一片金黄

眺望积雪的远山

思绪飞翔了很远很久

把雪的白印上父亲的发

秋在金黄与丰硕间

吞噬父亲的年轻和豪情

 

我常常梦见

一座伟岸的雪山

移步丰盈的地头

无忌地抖落身上的积雪

养润逐年干涸的土地

 

一条转经的小道

紧贴玛尼堆的脉络

经年轮绕   雕琢灵魂

丰收后

在指间滚动的佛珠

是秋的庆典

抑或是对衰老降临的等待

父亲凹陷的指痕

记录秋的赐予    镌刻累世的记忆

身边的玛尼石

堆砌祖辈不竭的信仰

在父亲与乡民的秋天

再次丰满

         

藏戏的琅哒唱腔

嘹亮巴楚河畔

宛若候鸟的乡邻和父亲

满眼秋的金黄

在牛皮鼓与铜钹的激情中

放飞疲惫的身与心

手拨佛珠的父亲

与田野一同归于平静

在那片不大不小的土坝剧场

深情地分享人世的悲欢

守望自己不老的秋天

 

2014.6.16迪庆·香格里拉

 

 

 

刚杰•索木东

 

《多年以后,我们一起变老》

 

多年以后,我们已经习惯

互相让一支烟

泡一杯茶,偶尔扯扯

不咸不淡的家常

或者,什么都不说

互相倒一杯酒

默契得像两个兄弟

在熟悉的气味里

一起变老

 

多年以后,如果不翻

那些老了的照片

就不会说起,那些

幽暗的往事,如果绕过

母亲的絮叨,就不会记得

被太阳晒倦了的日子里

还有一些荒唐

叫做年少

 

多年以后,如果你还不说

那些我没有感知的苦乐

或者,你刻意隐去的岁月

恐怕我也不会再问了

在平淡的午后,背过身去

我就能听到,一些抱怨

正从儿子的嘴角

偷偷溜出

 

2014615日(父亲节)写于黄河边

 

 

 

那萨.索样

 

《阿爸拉》

 

阿爸的背影在骏马上

山川草原一起踏歌

阿爸的双手在土木水中

搭建的窝叫情的责任

阿爸的脊梁在风雨中

撑起的天叫爱的诺言

回首的岁月

总是美的心酸

那时的阿爸

很健壮

那时的阿爸

是叶茂的大树

 

山川依然

爱依然

年老的阿爸

依然是峻岭的山脉

 

2014.616于西宁

 

 

 

班玛南杰

 

《父亲》

 

在垭口久久矗立的影子

被岁月风化成一道褐色的山崖

吟诵苍翠日月,苦读灰暗星辰

那是父亲的字眼

用孤独成就伟大

用艰辛历练崇敬

 

今天,我读懂了你的青春

凝练其中的欢乐与悲伤

便结晶一份感动的使命和伟大的名号

连同风摆的日子一起

拼出你消瘦的影像

 

让夕阳挟持到天边的影子

被思念感化为一条笔直的路

踏地擎天,迎春送冬

那是父亲的字眼

用高尚锻造生命

 

啊!父亲,我至亲至爱的人呵!

 

我情愿变卖生活的一切理由

用毕生忏悔

只要能将您的丝丝银发逐渐乌黑

 

08-04-19于大武

 

 

 

拉伊

 

《父亲的草鞋》

 

那麦田里曾丢失了我父亲的一只草鞋

鞋是爷爷一条一条捆的

父亲穿着那鞋放牛、砍柴、收割

后来就不知怎地掉在了麦田里

父亲说他在麦田里找了一年

还是没找到

这一年

父亲只有一只草鞋

双脚轮流穿了这只草鞋一年

一年以后

父亲励志去读书

他读书的时候没有鞋子

但他还是读书

从村里到小镇在翻过几座山到州里

父亲光脚完成了学业

后来父亲穿上了皮鞋

他穿着皮鞋对我说

我当年就只有一只草鞋

那鞋在麦田里丢失后

光脚了9

现在穿上了皮鞋

 

于甘孜白玉

2014.6.16

 

 

 

道吉交巴

 

《山》

 

天色渐暗

父亲打开灯

继续讲每一座神山的故事

我认真倾听

中途倒了两次茶

茶水中父亲的倒影

像极一座山

20146.15于甘南

 

 

 

洛迦.白玛

 

《那些花儿》


你在春天栽下它们
用你几十年终于培养起的耐心
你慢悠悠地给它们松土,浇水
你说,到了某一天
它们就会顽皮地打开骨朵儿
吐出红色粉色黄色蓝色
自我离家后
你时常久久地注视它们
一动不动而眼神温柔
就像看着幼时的我
当母亲这样告诉我
我仿佛看见
那些花一下子绽开
各种灿烂而灼伤眼睛的颜色

 6.20康定

 

 

 

才旦多杰

 

《父亲》

 

无色的世界

无味的时空

有种血脉的流传

此刻 在雪域大地

开一支 绽放爱的亲吻

父亲 用双手举起的太阳

 

当世界的微笑 如种子

在田野里开始硕果累累

一滴汗水 湿润了一颗心的明天

父亲 在地里与纸币说话

 

青藏高原 如喜马拉雅山

讲述冷暖人生 谱写的故事

在谈笑风生 父亲

温暖了整个世界

 

 2014/6/15于洛隆

 

 

 

卓仓.果羌

 

《父亲》

 

这一辈子

你从农村到城里

从一个大学生

混成了一个局长

到最后

你就倒在了酒场上

你不是一直说:

酒瓶不倒我不倒吗?

 

问题是那酒瓶即使是最后倒了

也会发出叮当的脆响声

也会碎裂一地啊!

那些玻璃

也会割伤人的手啊!

可你楞是倒下去了

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2014.6.21于石龙

 
 
 
 
本期编辑:卓仓.果羌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potala 2014-6-24 20:46
ཀ་ཁ་ག་ང་བོད་ཀྱི་སྐད་ཡིག་ཡིན། །ཁ་བཏགས་དཀར་བོ་བོད་ཀྱི་སེམས་པ་ཡིན།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5-22 14:22 , Processed in 0.293754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