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浅谈汉史中有关象雄的记载

已有 423 次阅读2014-4-5 15:35 |个人分类:其他|系统分类:见解| 象雄, 敦煌, 藏族, 文明, 东女国

96 800x600 Normal 0 10 pt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 !%),.:;>?]}¢¨°·ˇˉ―‖’”…‰′″›℃∶、。〃〉》」』】〕〗〞︶︺︾﹀﹄﹚﹜﹞!"%'),.:;?]`|}~¢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浅谈汉史中有关象雄的记载

卡纳尔·格桑嘉措

象雄做为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在吐蕃国崛起之前曾一度活跃在世界政坛上,不同程度的影响了周边各国的政教系统。即便是相隔千里的中原王朝也曾与他有过联系,所以在汉文史料中也有不少有关象雄的记载。过去在汉史中对象雄有羊同或杨童的称谓,这两种只是古象雄音译的不同写法而已,还有人认为女国与象雄国相似,所以就牵扯到女国与东女国的区别。但是女国或东女国记叙颇有混淆,对研究象雄的地理位置与古老文明带来了不少困难。本文试图对汉史中有关象雄的记载做一个剥析,以请教于方家。

汉史中最早记载有关女国的史书是唐·魏征等编纂的《隋书》,此书卷八十三  列传第四十八之西域条下有女国的简介:“女国,在葱岭之南,其国代以女为王。王姓苏毗,字末羯,在位二十年。女王之夫,号曰金聚,不知政事。国内丈夫唯以征伐为务。山上为城,方五六里,人有万家。王居九层之楼,侍女数百人,五日一听朝。复有小女王,共知国政。

其俗贵妇人,轻丈夫,而性不妒忌。男女皆以彩色涂面,一日之中,或数度变改之。人皆被发,以皮为鞋,课税无常。气候多寒,以射猎为业。出鍮石、硃砂、麝香、牦牛、骏马、蜀马。尤多盐,恒将盐向天竺兴贩,其利数倍。亦数与天竺及党项战争。其女王死,国中则厚敛金钱,求死者族中之贤女二人,一为女王,次为小王。贵人死,剥取皮,以金屑和骨肉置于瓶内而埋之。经一年,又以其皮内于铁器埋之。俗事阿修罗神。又有树神,岁初以人祭,或用猕猴。祭毕,入山祝之,有一鸟如雌雉,来集掌上,破其腹而视之,有粟则年丰,沙石则有灾,谓之鸟卜。开皇六年,遣使朝贡,其后遂绝。”

这篇最早记叙女国的文字中只是提到当时的女国在葱岭之南,而没有其他三面的毗邻,但是在附国一条中就有“附国南有薄缘夷,风俗亦同。西有女国。”的详细记载。这个附国的疆域是在成都西北,隋书与北史同载附国的情况:“附国者,蜀郡西北二千余里,即汉之西南夷也。有嘉良夷,即其东部,所居种姓自相率领,土俗与附国同,言语少殊,不相统一。”以上可以看出附国的最西端和女国的最东端应该在如今的四川阿坝、甘孜一带。这个女国的记载与藏文史料中所说的外象雄国的疆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有关象雄疆域的藏文记载莫过于著名本教学者朵桑坦贝见参(skal bzang bstan pavi rgyal mtshan)所著的《世界地理概说》(vdzam gling yul bshad),此书记载象雄分里、中、外三区,其中外象雄就是孙巴精雪地区。 此书记载:“外象雄是以穹保六峰山(khyung po ri stse drug)(在今西藏昌都丁青县境内。)为中心的一块土地,也叫孙巴精雪(sum pa gyim shod)。包括39个部族,嘉二十五族(rgya sde nyer lnga),这是现在的安多上部(mdo stod)地区,绝大部分信仰本教。有穹保桑钦(khyung po seng chen)、巴尔仓寺(spar tshang dgon)等寺宇和修炼的岩洞”。只是汉文史料中把这一广阔的地域都归于女国苏毗,藏文史料把这一地域通称为象雄,而苏毗即孙巴则只是指里外中三象雄中的外象雄而已。汉文史料中称女国国王姓苏毗(སུམ་པ།),字末羯,其实这个末羯就是藏文(མོ་རྒྱལ།)的音译,就是女国的意思。是指藏史记载的孙巴精雪地区的孙巴国,即今昌都丁青为中心的一片区域。苏毗、孙巴、孙波三词只是不同时代中藏语音译的不同写法。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初步推断,《隋书》与《北史》中的所记载的女国就是今昌都丁青为中心的孙巴国,但他只限于外象雄的疆域。至于中象雄与里象雄均不属其中。因为象雄即羊同国与唐王朝发生联系是贞观八年,《旧唐书》吐蕃传上记载:“贞观八年,(634)其赞普弃宗弄赞始遣使朝贡。弄赞弱冠嗣位,性骁武,多英略,其邻国羊同及诸羌并宾服之。太宗遣行人冯德遐往抚慰之。见徳遐,大悦。闻突阙及吐谷浑皆尚公主,乃遣使随徳遐入朝,多贲金宝,奉表求婚,太宗未之许。使者既返,言与弄赞曰:‘初至大国,待我甚厚,许嫁公主,会吐谷浑王入朝,有相离间,由是礼薄,遂不许嫁。’弄赞遂与羊同连,发兵以击吐谷浑,吐谷浑不能支,遁与青海之上,以避其锋,其国人畜并为吐蕃所掠。”就在吐蕃和羊同发兵攻打吐谷浑的贞观八年,也曾有个女国遣使朝贡,《旧唐书》太宗下记载:“贞观八年是岁,龟玆、吐蕃、高昌、女国、石国遣使朝贡。” 这个女国就是所谓的东女国,《旧唐书》中又时只称为女国,如本纪第九,玄宗下记载:“女国王赵曳夫及佛逝国王、日南国王遣其子来朝献。”又有:“秋七月庚子,剑南西山羌女国王汤立志、哥邻王董卧庭、白狗王罗陀忽、弱水王董避和、逋租王弟邓告知、南水王姪尚悉曩等六国君王,自来朝贡,六国初附吐蕃,韦皋出西山讨吐蕃,故六蛮内附,各授官秩遣之。”从上述而看,我们就知道当时的羊同国和女国即东女国是并存的,也就是说羊同不是《旧唐书》中记载的女国或东女国。还有《旧唐书》中详细记载有东女国的户口及兵力等,卷一百九十七, 东女国条下记载:“东女国,西羌之别种,以西海中复又女国,故称东女焉。俗以女为王,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大小八十余城。其王所居康延川,中有弱水南流,有牛皮为船以渡。户四万余众。胜兵万余人,散在山谷间。  从这段记载我们就知道当时的东女国的东部疆域是如今的四川甘孜、阿坝一带,只有四万多户人家,兵力也只有万余人,这就与《册府元龟》中所载大羊同国记载不符。该书记载“大羊同国,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胜兵八九万。” 大羊同国有胜兵八九万之众,那么他的臣民至少也有数十万户。从这两个国家的疆域与户口、兵力等记载来看,我们可以确定此女国与册府元龟中所载的大羊同国不是同一个国家。况且《隋书》中所载的“在葱岭之南,”只是个广义词,并不是说葱岭以南都是这个女国的疆域。

《隋书》中记载女国与中原王朝之间最早发生联系是开皇六年,但《北史》卷十一,隋本纪上第十一记载为开皇四年。 据载:“开皇四年是岁靺鞨及女国并遣使朝贡。相同的是这两部史书中只有女国而没有东女国之别,东女国一词最早出现在贞观四年,据《册府元龟》记载:“贞观四年   庚寅(630)是年,·····东女国王汤傍氏遣使入朝。” 这时的东女国就是《隋书》与《北史》中所载的女国,因为《册府元龟》中又时也只称为女国:“天授三年,壬辰 (六九二) 改元寿元年,天授三年,女国王俄琰儿尔来朝。” “十二月,女子国王赵曳夫,喃国王各遣其子来朝,具献方物。” “天宝元年,壬午 (七四二)唐玄宗天宝元年正月,封女国王赵曳夫为归昌王,授左金吾卫大将军。” 又时也称为东女国,如在东女国条下就记载了上述的女国国王等情况:“东女国本西羌之别种,俗以女为王,号为“宾就”。唐武德中,其王汤傍氏。垂拱二年,其王敛臂。天授三年,其王俄琰而尔,并遣使朝贡。天宝元年,封其王赵曳夫为归昌王。是后以男子为王。贞元九年,其王汤立志内附,授归化州刺史。” 随着汉史中对这个女国以东字区分,东女国的疆域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就是他的西部的苏毗被吐蕃收服,东部又扩张到了茂州一带。据《敦煌本赞布传记》载,松赞干布亲政初期,孙巴即苏毗就曾企图脱离吐蕃的势力,此时“娘·芒布杰尚囊对苏毗一切部落不用发兵征讨,有如种羊领群之方法,以舌枪唇战服之。” 依《敦煌本藏文大事纪年》所载推算至少在公元六四一年前娘·芒布杰尚囊就已经被松赞干布诛杀,藏史中关于松赞干布的生死年有诸多争论,但以寿命最短的说法而言也是在34岁时驾崩,依《敦煌本藏文大事纪年》所载松赞干布驾崩应是649年。 “此后六年,墀松赞赞普升遐,与赞摩文成公主同居三年耳。 及至狗年(高宗永徽元年,庚戌,公元650年)厝赞普祖墀松赞之遗骸于琼瓦灵堂。”又以藏史公认松赞干布继位是十三岁之时,那么以此推断,松赞干布继位至少也应是629年之时,娘·芒布杰尚囊降服苏毗也是之后不久的事,也就是说当娘·芒布杰尚囊降服女国的苏毗小邦国之后,使女国的疆域缩至康延川一带了。这也许就是此后自贞观四年(630年)起,汉史的记载中只称其为女国或东女国而不再称为苏毗的原因。

在唐初女国的东部好像已经扩张到了茂州一带。《隋书》与《北史》中记载女国的东边与附国接壤,当时的附国距成都为两千余里,在成都西北,可在唐书中已经鲜有附国的记载,只是在《新唐书》卷二百二十二下,列传第一百四十七下,附国条下稍稍记载了一下“成都西北二千余里有附国,蓋汉西南夷也。其东部有嘉良夷,无姓氏。地纵八百里,横四千五百里。无城栅,居川谷,叠石为巢,高十余丈,以高下为差,作狭户,自内以通上。王酋帅以金饰首,胸垂金花,径三寸。地高凉,多风少雨,宜小麦,多白雉。嘉良夷有水广三十步,附国有水广五十步,皆南流,以韦为舡。附国南有薄缘夷,西接女国。” 这个记载也是根据《隋书》与《北史》撰写的。只是嘉良夷和附国的水比《隋书》所载已经小了很多。这时东女国的东部疆域已经到达茂州一带,据《册府元龟》记载:“东女国,西羌之别种,以西海中复有女国,故称东女国焉。俗以女为王,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大小八十余城,王所居名康延川,中有弱水南流,用牛皮为船以渡。户四万余众,胜兵万余人,散在山谷间。” 据此可以肯定这时附国已经并入女国了,如果不是已经归于女国的话,那么当时茂州至成都之间已经不可能再有附国的东西千五百里的疆域与至成都二千余里的距离了。

至于苏毗小邦国,在七世纪臣服于吐蕃强权的统治之后,吐蕃王朝为了便于统治其臣民,没有将原来的王族赶尽杀绝,而是扶持他们的一位当了苏毗王子,这样就有了天宝年间降唐,而后被封为左骁卫员外大将军,封怀义王的苏毗王子悉偌逻。据《册府元龟》记载:“天宝十四载  乙未 (七五五)十四载正月,苏毗王子悉偌逻率其首领数十人来降。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奏曰:‘苏毗一蕃,最近河北吐浑部落,数倍居人,盖是吐蕃举国强援,军粮兵马,半出其中,自没凌赞送款事彰,家族遇害二千余人,悉其种落,皆为猜阻,今此王子又复归降,临行事泄,还遭掩袭,一千余人,悉被诛夷,犹独与左右苦战获免。且吐蕃、苏毗互相屠戮心腹自溃,灭亡可期,但其王逆逆归仁,则是国家盛事。伏望宣付史馆,旌其慕化。’从之。” 又载:“四月癸巳,以投降苏毗王子悉诺逻为左骁卫员外大将军,封怀义王,赐姓李,名忠信,其属官赐其各有差。” 之后苏毗一字就鲜有记载。吐蕃王朝对归顺或征服的其他邦国,都会采取扶持一位王子帮助统治其臣民的政治手段,这在敦煌出土的藏文献中也有相同的记载,如对吐谷浑就采取了这种手段,吐谷浑被吐蕃完全征服的时间《册府元龟》记载为龙朔三年,据载:“至龙朔三年,为吐蕃所灭,凡三百五十年。” 当吐谷浑王慕容诺曷钵及弘化公主失国而内属唐王朝之后,吐蕃就在吐谷浑国扶持了一位王子并嫁了一位吐蕃公主为妻。据记载:“乃至牛年(中宗嗣圣六年,太后永昌元年,已丑,公元689年)赞普驻于辗噶尔之‘塘卜园’。赞蒙墀邦嫁吐谷浑王为妻。大论钦陵自突厥引兵还。冬,于皮保之尼牙夏园集会议盟。是为一年。”

东女国即女国的疆域在《隋书》与《北史》中只记载在葱岭之南,但在《册府元龟》中详细记载有东与东南之毗邻,据载:“东女国,西羌之别种,以西海中复有女国,故称东女国焉。俗以女为王,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大小八十余城,王所居名康延川,中有弱水南流,用牛皮为船以渡。户四万余众,胜兵万余人,散在山谷间。”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七东女国条下也有相同的记载。这几部文献中只有东女国或女国之称谓,也没有详细记载西与北部的毗邻。可是在《新唐书》中却增加了与前几部史书不同的记载,那就是把女国又称为苏伐剌挐瞿咀罗,还有把他的毗邻记载为,东与吐蕃、党项、茂州接,西属三波诃,北距于阗。新唐书卷二百三十七,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西域上“东女,亦曰苏伐剌挐瞿咀罗,羌别种也,西海亦有女自王,故称「东」别之。东与吐蕃、党项、茂州接,西属三波诃,北距于阗,东南属雅州罗女蛮、白狼夷。东西行尽九日,南北行尽二十日。有八十城。以女为君,居康延川,岩险四缭,有弱水南流,缝革为船。户四万,胜兵万人。”还在婆罗吸摩补罗条下载,“北大雪山,即东女也。” 《旧唐书》中对这个女国没有西属三波诃,北距于阗的记载。这样的记载在最早见于玄奘大师的《大唐西域记》与吴兴釋道宣所著的《释迦方志中。《大唐西域记卷四记载:“从此北行三百里余至婆罗吸摩补罗国(北印度境)婆罗吸摩补罗国。周四千余里。山周四境。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居人殷盛家室富饶。土地沃壤稼穑时播。出鋀石水精。气序微寒风俗刚猛。少学艺多逐利。人性狂烈邪正杂信。伽蓝五所。僧徒寡少。天祠十余所。异道杂居。此国境北大雪山中有苏伐拏瞿呾罗(唐言金氏)出上黄金故以名焉。东西长南北狭。即东女国也。世以女称国,夫亦为王。不知政事。丈夫唯征伐田种而已。土宜宿麦多畜羊马。气候寒烈人性躁暴。东接吐蕃国。北接于阗国。西接三波诃国。” 《释迦方志》遗迹篇卷四亦载:婆罗吸摩补罗国 (北印度)周四千里山周四境。都城周二十里寺五僧少。天祠有十异道杂居北大雪山有伐剌拏瞿呾罗国(言金氏也)出上金。东西长即东女国印度。又即名大羊同接土蕃西接三波。北接于。其世以女王。夫亦王不知政。男夫征伐田而已。这两个文献中虽然也把东女国称为“苏伐剌挐瞿咀罗国”,又说他“北接于阗国。西接三波诃国。”但是他的东部毗邻与东南却只称“东接吐蕃国。”而没有什么东接茂州与东南连雅州的记载。就算这样但谈到他的疆域时就说“东西长南北狭。即东女国也。”在释迦方志中又进一步确定的说:“东西长即东女国。非印度。又即名大羊同就是说这两部文献中的东女国其实就是指羊同国,而不是《旧唐书》中记载的那个东女国。所以他的疆域东部也只是与吐蕃接壤而没有东到茂州等地的记载。即便这样这两部文献中明确说这个东女国即大羊同国的疆域,“东西长而南北狭。”依照《新唐书》的记载东女国的东部与吐蕃、党项、茂州相连,东南又与雅州接壤,而西部又到达三波诃的话,那么他的疆域就不应该东西狭而南北长。如果对这几个记载相比较的话,就可以明显的看出新唐书中的自相矛盾之处,那就是如果他所记载的东女国的疆域真的是东起茂州,西至三波诃的话,那么就不应该记载为“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的东西狭而南北长的疆域。至少也应该与《大唐西域记》与《释迦方志》一样,应为“东西长而南北狭”才对。因为这个三波诃国是印度的最北部,据《释迦方志》记载:“屈露多罗国(北印度也)山周四境。都城周十四五里。寺二十僧千人多大乘。天祠十五异道杂居。出火珠雨石。俗。城有塔佛曾游于此说法。自斯北行近二千里。山路危险至洛护罗国(北印度也)又北山行二千里。雪寒更甚。(又名三波北印度)窟露南行七百里。越山河至图卢国 (北印度也)周二千里西大河。依这个三波诃在羊同国西而于阗在北的记载,我们就知道这个三波诃应该是与阿里接壤的印度地区。那么从阿里到茂州即今之四川茂县的距离岂止《新唐书》所记载的“东西九日行。”还有,如果这样的距离才是九日行的话, “南北二十日行”至少也是东西距离的两倍,那么从女国的东南雅州向北丈量这个距离的两倍的话,岂不是要延伸到外蒙地区去。这是其一,还有这样一个具有如此广阔疆域的女国,如果他的居民只有《新唐书》中所载“户四万,胜兵万人”的话。未免也太少了点。况且《册府元龟》中所记载:“大羊同国,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余里,胜兵八九万”之众的国家的地望就不知要定在什么地方了。因为《新唐书》中没有说这个东女国就是大羊同,这又是与《大唐西域记》与《释迦方志》的不同之处。

综上所说,就可以看出,《新唐书》的编纂者在引用了《旧唐书》中 “东女国,西羌之别种,以西海中复又女国,故称东女焉。俗以女为王,东与茂州、党项接,东南与雅州接,界隔罗女蛮及白狼夷。其境东西九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大小八十余城。其王所居康延川,中有弱水南流,有牛皮为船以渡。户四万余众。胜兵万余人,散在山谷间”的词条作为东女国的基础资料外,又从《大唐西域记》或《释迦方志》等文献中,引用了“此国境北大雪山中有苏伐拏瞿呾罗(唐言金氏)”的名称,又把女国的疆域向西延伸到“北接于阗国。西接三波诃国。”这种集百家学说所编纂的精神虽然无可厚非,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对所引的词条不加以缜密的分析就收集起来,不免会导致这种混淆视听的结果。

虽然我们也不敢说《隋书》与《北史》、《旧唐书》中所记载的都是正确无误的,但是就女国与羊同国的情况而言,最起码可以说这几个文献中没有自相矛盾之处,是经得起推敲的。只是《册府元龟中记载的大羊同国西接小羊同国的记载可能有误,据《释迦方志遗迹篇第四记载:“道者河州西北。度大河上曼天四百里鄯州。又西百里鄯城。古州地也。又西南百里。至故承戍是互市地也。又西二百里。清海。海中有小山。海周七百里。海西南至吐谷。又西南至国界名白羌。北界至积鱼城。西北至多弥国。又西南至苏仑国。又西南至敢。又南少东至吐蕃。又西南至小羊同。又西南度呾吐蕃南界也。又東少南度末上。加三鼻关东南入十三梯十九道。又南或西南。葛攀。野行四十日。至北印度尼波罗国(土吐蕃约为九千里)这个记载是从长安到印度的东道的沿途情况,明确记载“又南少东至吐蕃。又西南至小羊同”说明小羊同国在吐蕃国之西南。考古学的新发现给这个记载提供了一个最有力的佐证,那就是在吉隆发现的唐代汉文崖刻“大唐天竺使出铭”声称此地是小羊同国之西,崖刻第13行记载:“年夏五月屈于小杨童之西以此可知小羊同国的中心地带应在吉隆之东,即在大羊同国之南而不是在西。如果小羊同国在大羊同国之西的话,那么大羊同国的西端必须是吉隆以东的某个地区,但是大羊同国的西端在阿里地区是学术界一致公认的事实。所以随着考古界的某些重大发现,将有可能会推翻一些传统观念和认识。这就是考古学无与伦比的魅力。至于《大唐西域记释迦方志中把大羊同国称做东女国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这个东女国就是大羊同国的记载是毋庸置疑的。这可能是当时玄奘大师不曾注意到远在成都的西北部还有一个女国,虽然在贞观四年宫廷记录上已经有东女国一词,但《大唐西域记》成书于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玄奘大师之所以写这个游记,主要是为了记载自己亲身经历的从长安到五天竺的沿途各国的风情,只是根据自己的见闻撰写而不是收集资料编纂的,更何况当时的宫廷文档不是人人都能看到, 所以说玄奘大师将大羊同称为东女国也是情有可原。至于《释迦方志》的记载又是根据译经与别传等资料所撰,成书时为高宗永徽元年(公元650年),晚于《大唐西域记》,因为同是沙门就有可能是参照《大唐西域记》所载的。  

结论:《隋书》与《北史》、《旧唐书》、《册府元龟》中所记载的女国或东女国是指在四川与昌都一带的女国。《大唐西域记》与《释迦方志》中所记载的东女国则是大羊同国即梵语的“苏伐拏瞿呾罗国。”《新唐书》中所记载的东女国基本情况与《旧唐书》等记载的东女国相符,只是把他的名称又叫做“苏伐拏瞿呾罗国”,又将其西部疆域延伸到三波诃国的记载是错误的。因为史书中的一些记载的混淆,所以在确定某些国家的地望时导致了不可避免的错误,我们在确定一个地望时必须要先梳理一下史书的记载,尽可能的去伪存真后,方可做些结论。鉴于此笔者就汉史中有关的象雄国及东女国等记载,力所能及的做了一个剥析。因初出茅庐且所接触的资料有限,不免有诸多不妥之处,望专家学者给予指正,以求还原历史的真实性。

《藏族通史·吉祥宝瓶》得荣·泽仁邓珠著 西藏人民出版社 2001年出版。 第78页。“这个女国与象雄国相似。”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3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5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4页。

转引自才让太 《古老的象雄文明》一文。网络版。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250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15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23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39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287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24页。《册府元龟》卷九五八外臣部邑二,页二一,11277上。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9页。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19页。(卷970外臣部朝贡三·页七·11398上)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64页(卷九九九外臣部入觐·页九,11719上)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146页。(卷九七一外臣部朝贡四·页十四·11411下)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19页。(卷九九六外臣部继袭一·页九·11362上)

(《敦煌本藏文历史文书》民族出版社1992年出版。第165页。)

《敦煌本藏文历史文书》民族出版社1992年出版。第145页。“遣罪尚囊而杀之。

《本教历史年鉴》旺家格列冷智嘉措著。 甘肃民族出版社2009年出版,第253页。

《敦煌本藏文历史文书》民族出版社1992年出版。第145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532页。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20页。(卷九五八外臣部国邑二·页十四·11273下)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164页。(卷九七七外臣部降附·页二一·11482上)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35(卷一〇〇〇外臣部亡灭·页二四11740下)

《敦煌本藏文历史文书》民族出版社1992年出版。第148页。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20页。(卷九五八外臣部国邑二·页十四·11273下)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510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516页。

大唐西域记今译本。陕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出版。第146页。

释迦方志卷四,遗迹篇。网络文档。

册府元龟吐蕃资料校正》四川民族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24页。

《藏族史料集》第一辑四川民族出版社1982年出版,第287页。

芮国强所作《西藏发现“大唐天竺使出铭” 》 一文。网络版。

释迦方志 卷尾。“大唐永徽元年岁维庚戌。终南太一山丰德寺沙门。吴兴释道宣。往参译经旁观别传。文广难寻故略举其要。并润其色同成其类。庶将来好事用裨精爽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9 13:32 , Processed in 0.05953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