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新书《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 ...作者:甘孜日报高级记者 ...

已有 551 次阅读2017-11-15 11:27 |个人分类:关注|系统分类:见闻| 莫言, 诺贝尔文学奖, 中国文学

我的老师,甘孜日报高级记者、编辑,四川省文学奖荣誉奖获得者杨丹叔、甘孜日报记者、编辑王朝书新书《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将由香港文艺出版社出版,特此恭贺。
    新书《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

      

 

第一章   

诺贝尔文学奖的前世今生

第二章

中国文学为什么“必需”得到诺贝尔奖

第三章  

莫言获诺贝尔奖引动国内、国际文学圈

第四章

莫言获诺贝尔奖后乱象种种

第五章

点评莫言十一部长篇小说

1、莫言的美学理论、美学思想

2、《生死疲劳》

3、《蛙》

4、《红高粱》

5、《酒国》

6、《檀香刑》

7、《十三步》

8、《天堂蒜薹之歌》

9、《食草家族》

10、《红树林》

11、《四十一炮》

12、《丰乳肥臀》

第六章

莫言及莫言的诺贝尔文学奖授奖词

后记

附录


                                                                                       一本书  一个人自我救赎的过程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后记              

                                                                                                       王小瓜

                                                                                                         

    201210月至今,近五年时间过去了。四十万字的《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终于在2017年夏天得以完成。对莫言、对中国文学的关注,也告一个段落了。

   我是甘孜日报社的一名记者、编辑。老师杨丹叔(笔名杨单树)也是甘孜日报社的一名记者、编辑。我与老师,是同事,也是夫妻。因为文学,因为共同的事业,我们走到了一起。

    2012年,全国人民共同关注的一件事,是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作为文学人,莫言获奖,我和老师都感到高兴。作为新闻人,老师敏锐地看到了莫言获奖所具有的新闻价值。他立即策划,准备推出一期专题,就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文学带来的意义,进行讨论。老师已经拟定好了策划方案。我也做好了采访准备。然而,很快,老师却决定不做这期策划。因为,他发现,顺着策划思路,可以形成一本书。我们应该将时间和精力,放在书上。这样,老师和我开始了,《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的创作。

   依照策划方案,我在网上收集有关诺贝尔文学奖的资料、人们在莫言获奖后的种种反应以及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的言行。对莫言的关注,从获奖起直到20171月他出席“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暨莫言作品独家授权新闻发布会为止。之所以,长时间关注莫言,是因为,我们希望,能看到,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中国文学家对莫言、对中国文学的真性思考;我们对莫言、对中国文学的论述能尽量全面、客观;我们能尽量说出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的意义。我们只能以有限言说有限。如果,我们对莫言、对中国文学的言说,不够客观、不够全面,那么,敬请莫言及读者谅解。

                                                                                                   

     我们的言说,从收集资料开始。老师根据我从网络搜集的资料,做出他个人的思考。然后,将他的心得,化成口述,由我记录。

     在搜集资料的同时,我们通过借阅以及购买,阅读了莫言的十一部长篇小说。边阅读,老师边对莫言的小说进行点评。仅阅读莫言的小说,我们就用了半年时间。半年内,我记了厚厚的四本半笔记本。

      记录的过程,是我学习的过程。随着老师的讲解,我发现,文学原来是个问题。对于文学,我们已经理所当然地将它定义为似是而非的人学。对它好像清楚。老师的讲解,让我对文学有了开天辟地地全新认识。老师滔滔不绝地口述,让我惊讶。真不知道他的口若悬河,从何而来。

   后来,老师告诉我,关于中国文学的现象,他从1996年起就开始思考。1996年,在时任《贡嘎山》杂志主编陈光文的邀请下,老师准备对中国当代文学进行批判。所选的中国作家有,鲁迅、郁达夫、萧红、韩少功、余华、贾平凹、苏童、莫言、王安忆、高行健等。然而,老师一直没有精力与时间写作。他专注于精神世界的修行。只仅仅对张承志写了一篇随笔。这里,附上老师写的张承志的评论,作一个参考。

    从事文学近三十年来,老师在严格意义上几乎没有动笔。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阅读与沉思。厚积总会薄发。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老师认为,这是一次言说的契机。他多年的积聚,有了爆发的机会。

      言说完毕,老师放下了莫言。剩下的任务,交给了我。本书的原创者,实则是老师杨单树。

                                                                                                             

       我拿出笔记本,整理老师所讲内容。这时,我才发现,言说莫言原来是如此困难的事。按理说,我只要将老师所讲整理成册,就可出书。趁莫言正当火爆,我们可以好好地赚一笔。然而,对莫言的言说,并不是简单地整理就行。

       我发现,要说清楚莫言,必须将其放在历史、当下、欧洲、中国、个人,五个维度才可能。而要进入历史,则必须进入中国传统文明、佛教文明、基督教文明。理解这三大文明,最大难度,是基督教文明。基督教文明完全不同于中国传统文明。上帝的观念,是中国传统文明所或缺的。为了能进入基督教文明,老师让我放下了整理工作,阅读刘晓枫先生的系列著作。半年时间内,我阅读了刘晓枫的《拯救与逍遥》《沉重的肉身》《这一代人的怕和爱》《罪与欠》《圣灵降临的叙事》《走向十字架上的真《诗化哲学》等作品借助刘晓枫先生的作品对自己进行启蒙阅读完毕后结合老师所讲我形成了一篇《何为我及何为生活的启示》一文。通过这篇文章的梳理,我理解了上帝的绝对意义,理解了信仰的内涵。

     信仰与迷信的区别,一直困惑着我。作为一个现代人,不愿再臣服于神。然而,没有了神仙,没有了救世主,以什么支撑自己在大地上走下去?在没有理解上帝的绝对意义前,我的生命陷入到没有光的黑暗中。现代人,知道人会死,地球有一天会爆炸。在这样的真相面前,佛教的未来成佛,基督教的末日审判,儒家的成尧舜,都变得苍白。既然注定了所有的努力都没有意义,那么,有必要去关注今天怎样活吗?那么,堕落与高尚,有必要去区分吗?那么,人类自我毁灭与被毁灭有什么区别呢?生命就这样陷入到虚无中。所幸的是,老师对信仰的讲解,让我的生命重新有了光明。

      老师说,信仰,不是拜倒在神的脚下,而是人的生命觉知,而是人对宇宙精神的坚定信念。理解了信仰真性的意义,理解了绝对意义上的上帝,回过头来看三大文明,它们的局限变得清晰。此时,对它们的言说,变得从容。

理解了上帝,才可能理解文学的真义。

                                                                                                  

                                                                                                                

    文学的梦想,从11岁起,我就有了。阅读、练习写作,是我生活的主要内容。然而,我却没有思考过文学为何物,小说为何物。教科书,已经对它们给出了答案。直觉里,我知道文学与人的灵魂有关。只有关乎人的灵魂的文学,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文学。然而,文学怎样与人的灵魂发生关系?我却不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有了功利之心。我想借助文学,赚得钱财。我开始关注别人,怎样编故事。我也想到了一些,可以编成故事的题材。我将自己想要编的故事,讲给老师听,征求老师的意见。

        老师听了我的讲述后,将我狠狠地批评了一通。他告诉我,文学不是拿来卖的。作为一个人,可以出卖自己的肉体,但却不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老师还告诉我,文学的种子,是从生命中爆发出来的。听了老师的话,我感到惭愧。同时又困惑。文学的种子,怎样从生命中爆发出来呢?第一次,我对文学有了问题。第一次,我对文学有了困惑。

     带着对文学的困惑,我阅读与思考。然而,却不得其解。老师言说莫言时,终于解开了我的困惑。老师说,原创的思想,本质是两个生命的相遇,是可以生根的,而不是所谓的美、丑、梦等不生根的观念。”“可以生根”,老师的话,刹那间,点亮了我思维的空间。过去,我们的写作,是观念先行,如“歌颂善良”“歌颂美好”“写出人性的美”。这样的写作,实际上就是宣传。老师说,“小说,是一棵悲剧精神的种子,经作家思想的孕育,从生活和历史的大地上,长出的一棵树。一棵树就是一个引凤筑巢的开启的世界。小说,绝不是千万劳动大军的植树造林。”老师的话,让我豁然开朗。我终于有些明白了,文学的种子怎样从生命中爆发出来。

     老师的讲解,关键点是“悲剧精神”。能否拥有一棵悲剧精神的种子,取决于作家的悲剧觉知。悲剧觉知,因人的必死而产生。然而,今天,对不少人来说,死亡的本能,被文明重重遮蔽了。缺失了死亡的直觉,自然无法产生悲剧觉知,无法诞生悲剧精神。没有悲剧精神,也就无法长出那棵能引凤筑巢的梧桐树。这棵梧桐树,就是悲剧美学的呈现,就是文学的具体化。

     对于文学,老师给出了自己的认知,文学是人类的悲剧情怀凝聚成的悲剧精神、悲剧思想,并最终上升为泛及宇宙及存在的悲剧美学。文学是个体生命诗性存在的价值,是人类在大地上诗意地栖居和行走下去的精神支撑。”老师对文学的定义,与上帝,与信仰相关。如果没有绝对意义上的上帝,就没有泛及宇宙及存在的悲剧美学。文学的本质意义,是对存在,对上帝的领悟与言说。所以,理解上帝,是理解文学的前提。

         理解了文学的本质意义,我对自己的文学梦想,有了清晰的认识。看到了梦想中的功利部分,也看到了梦想中的纯粹部分。这时,我对老师的所讲,有了基本的知识。我开始了第一步的整理工作。

                                                                                                            

      在整理的过程中,习近平总书记于2014年10月15日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讲话。习近平的讲话,阐明了文艺及文艺工作者在现代社会的使命:“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从习近平的讲话,可以看出,中国文学启蒙的迫切性。为回应习近平讲话,在老师的指点下,我写了大写的人民是社会主义文艺的基石和出发点》一文。该文在《求是理论网》刊出。通过该文的写作,我对中国文学有了整体的把握。这时,言说莫言不再是瞎子摸象。我的整理工作变得顺畅。

      我不是专业作家。必须在完成报社的工作前提下,才能在空余时间写作。这样,写写停停,停停写写。2016年,老师年满55岁,退休离开报社。我在多方争取下,得以待岗在家。终于,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写作中。马拉松式的创作,让我对写作的宗教意义,有了切身的体会。如果,没有终极的追问,没有普世的情怀,五年时间,的确很难坚持。尤其,越到后面,越考验人的毅力。所以,本书的完成,是我学习的过程,是我解惑的过程,更是我自我救赎的过程。

                                                                                                         

      有了对东西方文明理解的铺垫有了对中国文学整体的把握有了对终极的认识言说莫言变得可能

      随着初稿的完成我明白了莫言的小说为什么没有悲剧思想悲剧美学这是因为:中国五千年文明的结果,在传统文明中,文学的是“载道”的工具;近代中国救亡图存,无暇顾及文学;新中国成立后,建设一穷二白的国家是当务之急,文学的重要性远远不及经济、科技、法制、军事、教育;当今世界经济一体化,资本成为衡量人的标准,作家难以独善其身;莫言个人出身的不幸。

        言说莫言的目的,不是为了批判莫言,而是为了中国文学的启蒙。莫言是一扇窗口,是一扇打开中国文学的窗口。透过这扇窗口,从人类文学的视角,看中国传统文学是怎么形成的,看中国传统文学的根本缺失是什么,看中国传统文明给今天的中国文学造成的断裂在哪里,看近现代中国文学的处境、尴尬、困惑,开启中国未来的文学,这才是老师用心的方向。之所以,选择莫言为视角来言说,这是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打开文学的窗口。必须是历史的命定者,才可能。莫言就是一个命定者。这得益于诺贝尔文学奖对于人类不可替代的象征意义。

        老师对中国文学的论述,建立在文学是什么的根本问题上。今天,文学变得理所当然。人们对文学已经不觉。只有追问文学是什么,只有对文学作根本的审判,才可能对中国文学、中国近现代文学有无遮的认知,才可能为中国文学的未来开启广阔的天空。

                                                                                                              

         近现代,中国文学还没有建立独立的美学思想。中国文学还是探索、困惑的文学。面对今天中国形形色色的文学,老师讲解了传统文学与现代文学的区别,指出了种种伪文学现象。老师的讲解,让文学变得澄明。老师说,“现代文学一定是自由的写作、思想的写作、宗教的写作。”老师的话,让中国今天的写作,有了审判的标准。

      怎样实现“自由的写作、思想的写作、宗教的写作”,老师说,必须在儒家文明、基督教文明、佛教文明中自由地行进和超越。文明是由人创造的,然而,当人不觉时,文明又会变成人的牢笼。为启迪人们对三大文明的思考,老师说出了,三大文明的缺失以及未来人类文明的方向。老师的讲解,去掉了宗教和道德的遮蔽,还原了人的本来面目。人有四大本能,“食色的本能、死亡的本能、永生的本能”。人有三性,“上帝性、社会性、生物性”。人是形而下的,也是形而上的,但归根结底,是形而上的。

      老师说,人因敢死敢生而超越神。老师诠释了大写的人的含义。如果说,文学就是人学,那么,在大写的人的意义上,这个说法是有内涵的。大写的人,是现代人的本色,是现代文学的基石。现代文学,必须理解何为现代人,何为现代文明。对于现代文明,老师给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老师说,现代文明,是从一切思想迷信和历史迷雾中澄清出来的人的文明。现代文明必须终结一切形式的文化中心主义,开启以人道主义为价值观的世界主义;历史轮回的宿命论历史观,将被科学理性的历史发展观所终结;以人民为本,必须具体和升华为以个体存在的人以及人类为本。理解了现代文明,文学对于中国的意义,清晰地凸显出来。今天,中国走向现代,面临的是文化、思想的困境,甚至绝境。如果缺失了文学的启蒙,那么,中国难以走向现代。中国,到了文学启蒙的时候了。

            启蒙,是启示,是启迪。启蒙,不是专制性的,不是强制性的。为体现启蒙的特色,本书,没有采用严谨宏大的论述方式,而是以自由随性的方式写作。书中的论述,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论点,而是作家个人独立的思想。如果这些思想,能对读者有所启迪,那么,善莫大焉。

  






新书《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对中国文学意味着什么》即将出版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6 01:56 , Processed in 0.27474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