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一路奔向冶力关

已有 95 次阅读2019-12-20 09:27 |系统分类:心情

 一路奔向冶力关

         文/羚城妩姆

       当眼前映入一片广阔的草原时,心开始豁然而开,离羚城越来越远了,那颗烦躁的心隐隐开始哼起了歌,这不是喜悦的心动,而是一次心灵的渴望,渴望这次远游后,能带回愉悦和轻松。

          最近的工作状态、生活状态都超出我的底线,是我最不喜欢的样子,为了不让自己讨厌自己,整装出发了,只带着一个红色的小行李包和一颗心,去寻找那份最初的渴望。

        一车的人,一路的畅谈,两两三三看着风景谈着文学,谈着文学又说着事,他们太博学了,我无从插口,就这样静静地听着,慢慢的心已开始沉睡。好像没眯一会儿,大巴车停下了,迷糊着是不是到了,睁眼只看到大家都在下车,看看身旁的座位,只见我那款红色的背包静静地坐在那里,瞪着我说:“死样,快下车”。才反应过来的我,站起身离开了座位。

        车外,蓝天白云,阳光草原,还有那吹乱我头发的风,让我的心放飞在这原野中,与牛羊为伴,牧歌相随。可我那多年没用的羊鞭,能否再次唤醒那死寂的雪山,而我不知道我的牧马已去了何方?我的羊群又在何处?牧歌哽咽在孤独牧人的喉咙里,唱不出曾经的缭绕。

         疾驰的大巴在峡谷间游离, 一路落下的青翠,在时空的召唤中让我游梦在碧绿的山间,我愿是一只飞鹰,翱翔在蓝天下守护着一碧千里的苍生。回神后,举起手机留几张美景,而大巴车把它们统统抛在了身后,我错过了一个又一个美景,一次又一次心动。

          奔流的洮河与我们一起驶向那好似江南的小花园时,远处的伟人山用他庞大的身体拥我们入怀,静静地依偎在他的怀里,我悄悄地问:“您已睡了千年,是不是该醒了?”“只要能守住这一方水土,让我的子民安居乐业,我睡千年又有何妨?”浑厚的声音穿透我的心,唤醒了我多年的疑问。

        大巴车像一个庞然大物从狭窄的道路上驶进,停靠在一家叫花果香的农家小院前,现代化的设施中我看不到那种渴望的农乡气息,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人民已经脱离曾经的贫困,过上了富裕的生活。随着人流经过一座小桥后进入院中,安排与我同住的是两位90后玛曲来的小妹妹,也许我可以把她俩说的更年轻一些,可只有这样才能显得我更年轻呀!

          一扇双开的老式窗花木门,虽然很不搭配的镶在一座现代化的楼宇间,却能让你感受到一个时代发展后面貌。打开木门心开始暖暖的,房间里有两张床(一双一单),窗前那张小床上照满了阳光,恰好我遇上了它,让怕冷的我,心总算安静了下来。

         洗把脸后翻开这次活动赠予的书籍,因为书的面积原因,首先看到的就是《格桑花》,于是躺在静静的暖阳下开始翻看,卡召加的摄影封面,完玛央金老师的卷首漫语,王朝霞散文选中《外婆雪》里的火盆、小砂罐、就着一盆炭火围坐炕头讲故事的情景,才是我想要的农家氛围,也只有我们这些不惑之年的人,才会渴望那种安逸中的幸福吧!

         明天就要融入这座美丽的小镇,去看她、去听她的点点滴滴,用心去领略她的故事,她的传说和她的现在。​虽然以前来过几次,对于一位吃货来说,这个小镇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但明天我要去体验小镇蒸蒸日上的小康生活。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1-19 05:12 , Processed in 0.025719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