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那年》诗组

已有 723 次阅读2018-1-23 22:46 |系统分类:文学

《思念老叔》

微驼的背影,

远离尘世。

慈祥的笑容,

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脑海里满满的笑容

和儿时歌王“阿哥桑老”

是您留给我们的

最美的回忆。

我怕时间侵占了那块空地,

努力收集

每一件与您走过的点点滴滴,

回忆里笑容多于伤痛,

而余下的人生里

一切都变成了

汇聚泪水的根源,

每装一点思念,

就多一滴泪。

我知道

您不喜欢我们这样,

但离别

那么真实的

深深地扎痛了

我的心,

我的爱,

我的思念。

 

 

《冬至挂经幡》

冬至到,

印经幡,

缝经幡,

挂经幡。

经幡一挂,

如四方佛加持,

能消灾,积福。

阳光下,

经幡飘拂,

风会念着吉祥经

传送给众生。

 

 

《那年》 纪念十世班禅大师圆寂29周年
那年
我不知道
那长长的队伍中
为什么
悲痛写满每个人的脸上。
那年
我不知道
朝拜的人们
在神圣的经堂前
为什么不穿盛装。
那年
我不知道
无事不能
坚强的爷爷
为什么脸颊上带着流水。
那年
我不知道
六字真言为什么咏诵在
雪域高原的山山水水间。
那年
我不知道
是什么让千万人
一起悲痛流泪。
那年
我不知道
圆寂意味着什么?
就是那年
我将您
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刻在骨子里,
印在心里。

 

 

 《解梦》
撕扯、狂叫,
愤怒的眼神总想体现,
或是展示自己的强大,
对一个弱势
或弱势群体,
那强者施威的模样
是恐惧的,也是胆战的。
伸出的魔掌,
伤害了脆弱的心。
自认为高傲的灵魂,
总在寻找抚慰的神药,
纯洁的灵魂还需要神药?
都说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正义可以战胜邪恶,
而正义和时间,
总爱先看看热闹。
但是
正义不是与生俱来的,
是无数实践
和时间的归话。
等待晴空的眼睛,
无法忍受雨雪的洗礼,
在时间的脚步里
还是滴出了泪水。
坚固无疑的柱子,
粗壮的链条,
是用来约束
那些自认为高傲的人
走失的灵魂。
拴在柱子上狂叫的狗,
蹬脱不了铁链的束缚,
让受伤的弱者
心碎了,
也开始强大了。
天亮了,
梦也醒了,
一切随梦逐流,
而过去
已是成长的良药。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0-19 14:42 , Processed in 0.289245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