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藏学院”是你们的“钱包”?

热度 11已有 16564 次阅读2013-4-22 16:05 |个人分类:无奈的深井|系统分类:教育

 

我原本不想写关于自己的把柄,更确切地说是坏处。但是,人人都有坏处的。而坏处是从何而来,从何而去。就只能定格在自己的身上。说说自己的坏处,写自己的不足之处罢。又有人说三道四的。不说,而且干脆不提罢。又对不起自己的良知,就心里特别的伤痛在作。还是说说自己的坏处罢!我在这种问题上我思索过。为什么我们要视而不见呢?我们为什么不说呢?我们为什么不写呢?难道沉默真的是“金”吗?这是年长的人们说的话。那些教授们才视而不见、死死的沉默着。说来也难怪,如果不用“金”这种方式来走的话,他们的职业早日烟消云散。不知道在哪里吊儿郎当。那可是他们的“金”饭碗呢。

我不能再沉默了。

这是我的博客名称。“我不能再沉默”这句话里的“我”正指的是“西藏”。我是纯血藏的人。鹰说得好啊!“你所站立的方向,正是你的西藏,你怎么样西藏便会怎么样。”自己身为一名藏族人,为何要不说话呢?但如今会“说话”也要有学问。没有一点学问的人只能用盲目的“叫喊”。那要话从哪里说起呢?我便这样写下去罢!

这篇杂文的的标题,也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我跟我朋友在今天午饭的时候,闲聊之中无意间涌上而出的一句话。这两天是西北民族大学的田径运动会上,每个学院,几乎都在榆中校区的体育场里,热闹着。每个学院的运动员各个都那么厉害。跑得夺前第二的。我今天上午去了一趟哪里观赏了一下。女子八百米短跑,男子一千米长跑的有。当然了,体育学院的占优势,结果冠军依然是蒙学院。再下来是体育学院、藏学院。全校学院里而音乐学院和舞蹈学院的影子却没有。几乎每届运动会都不见这两个学院的声音。不仅是运动会上,在一个小小的篮球季赛里也没有这两个学院的名字。她们的名字,只有在男生宿舍和各种晚会表演才会出现的。她们通常不去听讲座,不去图书馆,不去别的,只去街上,在夜市里才有她们的身影。

音乐学院,只有在男生们的嘴里活着,常常我们不觉得有这两个学院的名字。尤其是藏学院的宿舍里。他们每天晚上的卧谈会就是所谓的女生。他们不会谈“民主”不会谈“自由”。他们讨论的往往就是音乐学院和舞蹈学院的女生的穿着怎么样的漂亮。这就是宿舍的热议了。

这么多年以后。音乐学院和舞蹈学院的女生们总结与经验里悟出来的一句话:“藏学院是我们的钱包!”这到底是谁的嘴里出来的呢?如果我知道是谁,我一定会去追问:“你们的胃口就这么大吗?”这不是表面上的事情,这些都是男生里最常见的事情。我时常认为分内的事情是最不可泄漏的事情。我很反感宿舍里讨论,谁玩了谁,那么怎么漂亮的女生了。而且我很恶心这类事情。我不说欲望是多么的坏。但是我觉得“玩女生”跟“欲望”是两码事情。我不想再听到那个男生玩弄了那个女生。可是我的周围,我的环境里,最平常的事情,也再熟悉不过的事情。而且,他们还得意洋洋地讲述着那些恶心的事。好像他们做到了什么大的事情一样。

他们纯粹是“玩女生”。不光是男生们这么觉得,而且女生们也这么认为,问起她们,回答是玩玩而已。但是他们也玩不起的。

藏学院,什么样的都聚集在这里。好在自家父母都很慈祥,他们一个电话就是能收到几千元的血汗钱。为什么她们那样呢?最可知的是,大多数的藏学院的学子们在酒吧里那个女生身上花钱,这些女生也就恰恰是这两个学院的了。她们说这样的话也怪不得。真是应得的一句话。当时,我对这句话有些惊讶!觉得不是如此。但是,我也一下子明白了,我们学院扣上这么个帽子也该啊!

这些年里,藏学院的教学质量一落千丈。没有讲座,有的是反反复复地讲。上课的时候老师没力气说话,学生没力气听课。我朋友说的好:“我们这代人没有指路人”。只所以没有指路的老师,我们能不迷路吗?我们能不遭到这样的袭击吗?这也算的上给了一大面子了。说不定还会遭到更严重的。还刚刚在微博里说,“诺桑”(西北的意思,主要指西北民大的藏学院)的一些同学提出要求有没有卖论文?我就一开始就不觉得惊讶,连小小作文都不会写的,怎么会写论文呢?写篇论文比登天还要艰难的多了。我们的教授们有谁关心过这些呢?他们只在国家“项目”里团团转。管他的我们在干什么?想什么?师生们总是在个处各地彷徨着。迷茫着。

我们不应该成为她们的钱包。我们也没有资格成为她们的钱包啊!现在的社会,最可怕的不是恐怖主义,他们最终逃不出爱和平的手掌里。可怕的是那些相貌优美,却而内心狠毒的女生们。她们有强大的吸引力,所以不声作息地卷走很多藏学院的男生。更确切地说是卷走了钱。又更接近地讲,那则是父母的血汗钱啊!我们藏族本身就没几分钱的。那些钱是从哪里来呢?能思考,有头脑的人就知道,很多人在卖力气而挣来的钱——血汗钱。我们怎么能这样浪费呢?现在的藏学院属于哪个点上?或是在哪个位置上左右迷失方向?学术界?还是?一只眼睛永远在注视着,可他们却那样地迷着转。

现在很多的博友看见这标题,会目瞪口呆,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呢?或许毕业的他们也会思考,因为他们是过来人,也是明白者。

这些,我不会再考虑。我用我的方式来讲故事。这故事不讲给别人听,而是给自己看的。我讲这不是为需求别人的同情与可伶、帮助。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来说,去迎接,去面对。

我已经反感了一个男生玩弄了那个女孩。我也不想再听到这类的事情。每次,宿舍话题转移到这种的时候,也很生气。也反驳过:“你以为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吗?”其实,愚蠢的反而在他的身心里涣散。这种反感什么时候才能消失呢?毕业了?

相当年我一心想要踏进这所学校。曾经高三时候,我的理想大学——西北民族大学。就贴在教室的墙壁上,可如今呢?我也曾经为此加油过,努力过。我现在才理解“在大学里什么都要靠自己”的意思。一是“靠自己”。就是说教授的声音除了课堂里,几乎听不到一声的吭。班主任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才看到一次。只有图书馆的门一向是敞开的。你是否愿意进去,你是否愿意读书。是否喜欢跟大师们一起对话。二是的“阴险”的。有些人“靠自己”理解成,凡事都要“靠自己”。比如最朴素的考试。一场期末考试,你“作弊”就是靠自己的了。以后的工作也需要“靠自己,靠关系。”这类人非常的阴险,将来还有什么可指望的。

                                       2013420日于榆中

注:原标题是“藏学院是你们的钱包?”。觉得也不必要原话改成“我们”了。因为那原原本本就是那样的,这里也不需留面子了。所以改回来了,望谅解!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回复 amdoboy 2013-4-23 17:41
难得一见的好文。我曾经也反思过这种现象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4-23 18:42
amdoboy: 难得一见的好文。我曾经也反思过这种现象
您也是我难得一见的读友,这“藏学院”改成“我们”的话,更广泛一些,也有非凡的意义。谢谢您的光临!
回复 ------md 2013-4-23 21:46
看了你的文章后,能感受到你是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这样很不错,现在我们藏族的年轻一代确实已经在沉沦,而且很可怕,藏族年轻人追求的不再是知识,只是虚荣的不必要的外在物质,读书十几年,最后拿张文凭回去考公务员,在藏区最多的就是公务员,无论我们学习什么专业,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公务员,这就是我们的悲哀,所以老师教不了,学生学不了。你把自己身边的事写出来很不错,我们需要这样的声音喊出来,希望有更多这样的藏族年轻人来唤醒那些沉睡的人。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4-24 17:19
------md: 看了你的文章后,能感受到你是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这样很不错,现在我们藏族的年轻一代确实已经在沉沦,而且很可怕,藏族年轻人追求的不再是知识,只是虚荣的不 ...
谢谢啊!
回复 藏游子 2013-4-24 23:17
西南民族大学也一样的现状,,,
回复 Thokme 2013-4-26 02:03
    
回复 tibet0972 2013-4-26 09:47
你的确用朴实的文字写出了你的心声和当下的藏族大学生的现状,现在的很多藏族学生就是如此,现在的很多藏族大学生在学校里花天酒地,毕业后没有了目标。漂泊一番后回家就托人进事业单位,然后就开始靠着那个所谓的稳定工作混日子。就因为太多的这样的人,所以我们藏族能有希望吗?人人都想靠铁饭碗生活一辈子,而不去关心自己的民族的东西,一天靠着铁饭碗混饱饭。如果十个藏族人当中八个是这种人的话那么这个民族没有希望了。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4-26 16:36
藏游子: 西南民族大学也一样的现状,,,
那我们就用笔来打冷战。呵呵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4-26 16:37
tibet0972: 你的确用朴实的文字写出了你的心声和当下的藏族大学生的现状,现在的很多藏族学生就是如此,现在的很多藏族大学生在学校里花天酒地,毕业后没有了目标。漂泊一番 ...
图怕特在破碎与完整之间呐。。。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4-26 16:38
Thokme:      
  
回复 独舟远洋 2013-5-15 14:24
放纵的态度加天生的懒惰  很容易生出堕落整个人身的毛病  随之就是葬送我们的未来 !
“呼吁我们的大教授们及时履行人类精神工程师的角色和责任”是每一个当代大学生的责任!
回复 amdoboy 2013-5-15 20:29
透明的冰: 您也是我难得一见的读友,这“藏学院”改成“我们”的话,更广泛一些,也有非凡的意义。谢谢您的光临!
不客气,只能说英雄所见略同,你说出了我想法。不仅仅是西北民大藏学院,即便是青海民大、西南民大藏学院也是如此。好多人沉迷于酒色,不体谅父母的辛苦只知道睡女人、酗酒和打架。多数人一边高呼热爱民族,自诩为藏族精英和佛教徒;却又不学无术,带着佛珠对别人挥舞着拳头,挥霍金钱和青春。学术上更是一塌糊涂等等。丑恶现象太多举不胜举,乃至在社会上被其他族人歧视和污蔑,这些都值得我们反思。你的文章写得非常好,有思想的大学生。可是,有多少人能体会你的良苦用心?
回复 闹扎西 2013-5-25 09:59
拜读了
回复 Dalkar 2013-5-25 14:53
现在的绝大多数大学生都有这样的癖好,在他们眼里考上了内地就很了不起,好像是很光荣的事一样,别人把他们定义成如此的完美“独自去了内地求学”,可是他们的大学四年也就这样混过来,虽然他们是自己一个人来到内地的,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来到异地是代表着整个藏族人,而不是他一个人,而且现在的年轻人很喜欢去依赖别人,一定要有个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像您所说的一些事情我也有过同样的亲历,这种不争气的行为也是我们藏族落后的原因,所以我们只能从自己个人出发,希望您能成功!加油!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5-28 21:58
sonmthargyal: 您说的这种情况几乎每所大学都会有的。我同样作为一名大学生,在学校里的所见所闻同您说的也没多大差别。但就对于您的有些言论,我想提个建议,无论您采纳或否。 ...
呵呵,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又成了友人了。首先,我欢迎你的到来。其次,我感谢你的评论文字。因为你的文字,唤起了我也想对你回复,也有这个必要。你说的非常对,我不是教育家,我也不是演讲家。目前,我也没有这样的理想。我是一个人,我站在一个人角度去写东西,去想问题。一个人的潜意识里,欲望是绝对的。再说,你说我不是完美人。对,我不是。在我的博客里,我只想对自己说话。我所写的文字,是我的话。这些都是跟我有关系,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对你更没关系了。你在哪里看到我是个吹毛求疵的了?不如说你自己在吹毛求疵吧!我一开始很高兴看到你这么多的字,我还以为有我值得以求的文字。但是,很遗憾的是,我找不到我值得一捞的字眼,对此我很伤心。我看到你是一个求疵的人,可我会原谅的。我希望的是,别人能看到我的内心。我写东西也只希望这点。你仅仅看到我的意思就可以。我只求这点。你连标题都没看一点,若你看到标题的意思,我也知足。容我这么说吧,毕竟你说是个直率的人。我的意愿就是,也是说我这些文字的中心在于,我不是说藏学院的同学们不能谈恋爱,更没有说去谈舞蹈学院的异族女孩们。一个人愿意爱谁,那是他的权利。我更没权力说那些是不对的。那也是不对的了。我痛心的是,我们藏学院的同学们,为那些随便的女孩花钱。这点,在标题中的“钱包?”两个字也能看的出来。为什么我在打个问号,说明得更清楚了。我也故意在标题里,没详细提那所学校。我也很清楚,你说的那样“几乎每所大学都会有的”。大学生谁不是要着家里人的钱?没有吧,所以想想那些钱的来源,可以直接归纳于——“血汗钱”。呵呵。我不是演讲家啊!我去说服那些干嘛呢?你让我说服,你又说我不是演讲家。演讲家的义务就是说服人啊。再说,我没那个义务。文学的义务也不是说服人,而是唤醒人性。我说的关于“靠自己”有两层意思可理解。一是,我也在文章里提到过,你得靠自己去图书馆与大师们对话,而没有人会提醒你去图书馆。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靠自己的理性过,而不是我以下会提到的第二点。二是,“靠自己”也可以这样理解。为了自己的利益,靠自己的人技,通过不人道的方法。谢谢你见了藏族人说不客气的话,也见谅我说了不客气的话。再说你也同意这样。若你在这些回复文字里看到不同意的,再论。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5-29 11:14
sonmthargyal: 呵呵。您应该再好好读一下我说的那些话。您看完之后没有好好考虑,您想的只是我对您的近乎批判的言语,您先别急着回击我,冷静一下好好看下吧。如果还是没明白我 ...
也许我没看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想我看懂了,一、你说我去劝服那些人,说服那些人,而不是苦天喊地。二、你说我把我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用“阴险”两个字否定一个人。在第一点上我已经在上述的回复的文字里跟你说过了。第二点上,我再次表达一下。在我的世界里,有很多我值得以求的朋友。我哪里否定一个人了?你劝我仔细看你评论,还不如我劝你再三阅读我的文章。我说的“靠自己”说有两个意思,一是靠自己的人道,靠自己的良知。靠正义,靠真理。二是靠自己的心计,不为人道的,不为良知的,不为正义的。而你会选择哪点?
回复 透明的冰 2013-5-29 18:11
sonmthargyal: 您在上面引言:你所站立的方向,正是你的西藏,你怎么样西藏便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您引用这句话的寓意何在,只是起初以为您热爱藏族,所以本人才提出建议去说服那 ...
我写东西,不是为了声誉,不需要声誉写东西,知道了吗?这是第一。第二,我不喜欢对人说那说着。第三,我确实想看到有人在我文章下面评论,想看到你这样的文字评论,所以,我一开始感谢你的评论。第三,你的话让我很伤心,所以我才写这么多的文字回复你。你的话颠倒,比如说你说你是个大学生,而后面你又说我的文字想到了以前的自己。这说明你现在是大学生呢,还是以前是?再比如,你说我不是演讲家,而你却让我说服那些人。这样的话我没法忍受,知道了吗?第四,我之所以引用那句话是,因为我站在自己的位置,我为自己说话,我为自己写文章。自己不是想为民族做事情吗?你为自己做事情了,等于为民族做了事情了。所以我的良知唤醒我去为自己写东西。如果每个藏族人,站在这样的方向,我想你也不必搞那些。第四,我没说我只会进图书馆,跟大师对话的人。我只是想这样而已,明白了吗?第五,我的博文都是文学有关,这篇文章也是。知道了吗?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6-2 21:10
你说的很对!我赞同!难得见到这么好的文章!
回复 文殊信徒 2016-5-20 13:27
我们都是去找仁波切学藏文化。藏学院?呵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4-4 12:28 , Processed in 0.06166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