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路上 http://blog.tibetcul.com/?10307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བསམ་བློ་ཡག་ས་ནས་གཏོང་བ། གྲ་སྒྲིག་སྡུག་ས་ནས་བྱེད་པ།Think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wors ...

日志

小说《卓玛的梦》

热度 1已有 4213 次阅读2013-7-16 17:42 |系统分类:读书| 小说

                                                  卓玛的梦  
                                                                                                                  (来源:文成才旦藏人文化博客)
                                                       拉先加       著

                                                                                        文成才旦  译                                        

                                                                                             1

      那晚,在时间的流逝中并未发生任何不同寻常的征兆。除了偶尔会掠过几阵夹杂着些许狗叫的微风之外,整个村庄在一片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宁静。吃过晚饭后,我感觉头有点痛。继而,全身的神经也都渐渐地麻木起来,神智是恍惚的,以至于后来都有点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悄然间,一种浓烈的睡意向我袭来,那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欲望:我在用冷水刷锅碗瓢盆时,手浸泡在里边还时不时的打了三次盹; 炕沿上,油灯的火焰在使劲的摇晃着,继父正坐在热炕上,缓慢而宏亮地诵读着放在他前边那张小木桌上的经书。这声音,听上去简直就像是个催眠曲。

      后来回自己房间时,记不清跟继父说过些什么。只是,我摸着黑经过院子,不小心踹到了一个铁盆,那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漆黑的夜空,将我一下子从恍惚中拉了回来。直到现在我还清楚的的记得,我将那铁盆放回了原位。等回到自己的屋里,一上炕就酣睡过去了,也不曾记得有没有脱掉衣服。

      ……我没有做任何梦。在睡梦中传来的那道熟悉的声音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只觉得,那声音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一般遥远。又像是某个人在呼唤我似的,我被这声音在睡梦中一怔。这声音过后,似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感觉有谁开始触碰到了我的身体,也没能专注这是一种错觉还是事实。只觉得,有谁钻进了我的被窝。之后,似是有一条蠕动的幼虫在身上乱窜。再后来,鼻子也闻到了些什么。恍惚中,我的上衣和内衣,还有裤子和内裤好像被一件件的,有序的脱了下来。这如梦如幻的感觉像极了曾经某种惯常的直观感受——这像是小时候被妈妈脱掉衣服后放在床上哄睡一般的感受,将我推向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之中。抚摸双乳所带来的感受是尤为敏感的。我想,当时的我肯定是清醒的,那透着窗户看到在天际闪烁的星光是这一切皆是事实的根据,可这种意识极为短暂。那种刺激双乳所带来的美妙感受,犹如一片薄雾般很快就笼罩在了全身。随之,眼前的星光也渐渐地模糊起来……迷迷糊糊中,我像是睡着了,又似乎是没睡着。在这似睡非睡之际,有一件重物压在了我身上。

      醒来时,清晨的一缕阳光透着窗户直接照在了我的床头。感觉自己睡晚了而想起床时,却发现浑身上下酸软无力,头重脚轻的很是不舒服。往一边伸手扒拉衣服时却一件也没找着。定了定神,才发现衣服还是如昨天一般的穿在了自己身上。这时,我想起了昨晚那场如梦似的境遇。对此,我就像是回忆一场梦境一般别无二致。

      穿过院子时,看到继父笔直的站在佛堂前望着我,在晨曦的逆光中他的身影显现出了一幅剪影。他不时的眨着那双深陷的三角眼望着我的脸,并像往常一样严肃的说道:起的这么晚,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我一边将倒在地上的铁盆放回原位,一边回道。

                                                                                              2

       村里来了一位咒师。

       傍晚时分,那人来到村尾的蔡鹏沟时,首先被阿姐拉姆家的那条老狗给瞧见了,那黑黄色的老狗狂叫不止。咒师在阿姐拉姆家的门前站了一会儿后,毫不迟疑的一边朝老狗挥舞着手中短短的鼓槌,一边前去敲她家的门。

       过了一阵儿,整个村庄都进入了一片寂静。阿姐拉姆家的门前,那老狗蜷缩着尾巴正钻进自己的窝里。看她家的烟囱里冒出的阵阵青烟,就不难发现是刚刚生的火。第二天早上,村民们听到阿姐拉姆家里传来的鼓和法螺的声响后,这才知道村里来了一位咒师。

      那人四十岁左右,身着一件腰带勒的不是很紧的紫红色藏袍,一个咒师应有的法器他也一应俱全。除了那双深陷的像个不见底的枯井般的三角眼给人以一种神秘感外,那不胖不瘦的身形再也说不出有什么别的的特征;在村里待了一个多月。在此期间,多数人家都请他去诵读了去年由雅活佛所示的佛经,他也如数的完成了。一个月后,咒师又一次经过蔡鹏沟离开了。可这次,他却没有携带任何法器,而是背着阿姐拉姆的丈夫生前经常所背的那件黑色皮包。那条黑黄色的老狗摇着尾巴蹲在正向咒师挥手告别的阿姐拉姆旁边。此刻,早晨的阳光也刚刚爬上了山头。

       半年后,咒师背着沉甸甸的黑色皮包回来了。之后,村里把关于他将在阿姐拉姆家要当上门女婿的事儿传的沸沸扬扬。

                                                                                             3

       她在等待着他,就像是一个极度口渴的人期盼着某人给她送来一碗水一般。经历过了双亲的相继离世后,她怎么也需要一个如他这般的依靠和安慰。那条黑黄色的老狗也在去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现在家里来个什么人也不能及时的察觉,要是不集中精力,就连有人敲门上铁索的“密语”声她都听不见了。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的午后,不带任何波浪的麦田像极了一张定格在纸上的风景画,弥漫在空气中的植物芳香也扑鼻而来,带给她以一种无比愉悦的享受,那一朵挂在天际的白云探头望着这一切。远处的田野间有个身影向她这边移动着,渐渐地越走越近。她停住了拔草,起身仔细的望了望四周后又蹲了下来。

       当他们在畦田边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她像是个熟知路线的骆驼一般丝毫没有少女第一次应有的恐惧和激动,这对他而言并非是一件寻常的事。在这方他有着丰富的经验。事后对她问道:

       “你是说从没有男人碰过你,是吗?”

         “怎么,不信啊……那就算了”她立马就生气了,心中的不悦也映衬在了脸了,将脸烧的红彤彤的。他没敢再继续说下去,可有个疑问在他的心里像是个死结似的怎么也打不开。

       她在等待着他,北斗星也斜向了西方。

      星群在夜空中眨巴着眼睛,花花草草也在地上吹嘘着。通常在这样的夜里,像他这般的男人们,不是徘徊在农家女孩的门前就是在牧女门的怀里。用着甜言蜜语向躺在屋里的农家女或裹在羊皮袄里的牧女们调情;她那清秀而文静的容颜就像是一块具有魔力的磁铁般时刻吸引着他,可他每当来到她家门前时,心里总有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感——总觉得咒师在房顶上死死地盯着他。一想起那晚发生的一幕,心里仍有余悸:那晚,当他敲响她家门上的那个铁索时,一块如婴儿的头颅一般大小的石头随着砰的一声落在了他身旁。那一刻,他的心也砰砰的跳了起来。

       他躺在了卓玛那温柔的怀里。

        “有时候,吃过晚饭后,我会有一种难以抗拒的瞌睡”,她说。

        “正常”他回道。

         “在睡梦中,感觉你在脱我的衣服。”

          “那是梦。”

           “不是梦,你还……”

           “我还干什么了。”

            ”你……呵呵!可能是梦吧……“

             她在等待着他。这万簌俱静的黑夜将住在隔壁茶馆里的一个男人的吐痰声送了过来。此刻,夜已很深了。

                                                                                        4

       女儿回到次屋后,阿姐拉姆再也无法入眠了。她睁着眼,静静地靠咒师躺了好一会儿。当咒师打呼噜后,她的肠胃也开始有种剧烈的阵痛感——她的久病已复发了有半月之久。一种此生从未有过的孤寂感突然间涌上了她的心头。此刻,她很想和这位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说说话,哪怕是她说一句后,他嗯一声也好。那已故的丈夫在世时,她们夫妻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和他完全不同。每当阿姐拉姆看到咒师那三角眼或他用那双眼睛望着自己时,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便会禁不住的会从她心底冒出来。对她而言,眼前的这个男人真就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般捉摸不透,她有时恨他,有时也怕他。可每当咒师给他带来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时,这种心绪也就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姐拉姆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顺便动弹了一下身子。

       ”怎么?又睡不着啊“,咒师开口说话了。貌似阿姐拉姆影响了他的睡眠。

       ”恩!而且阑尾炎也……

       “吃一粒安眠药就没事了。“他不想听过多的话,于是就这样回道。

       ”睡不着还有安眠药吃呀!“阿姐拉姆惊奇的问道。

       ”……“咒师不语。过了一会儿,他起身把油灯给点着了。顿时,一束微弱的光洒满了整个厨房。阿姐拉姆看到他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玻璃瓶,然后从中倒出一粒西药后,对她说:

       ”给“

       ”这是什么?“

       ”安眠药。“

       ”睡不着了还有安眠药吃的吗?“阿姐拉姆不信。

      “你吃下去就知道了。”咒师不带任何表情的回道。

       阿姐拉姆一张嘴,就用冷水将那一粒西药咽了下去。与此同时,咒师也一口吹灭了油灯。霎时,夜的黑和寂静争先恐后的来到了这个屋子。阿姐拉姆将头安放在枕头上,静静地用双眼瞪着这漆黑一片的世界。也不知过了多,屋子的某个角落开始传来了老鼠跑动的声响。有一会儿,她的意识渐渐地恍惚起来,不知不觉间酣睡过去了,可一直不曾有梦境将她呼唤过去 。

                                                                                         5

      阿玛突发旧病的那天,我正在打扫下院。当时乌云压顶,整个世界都一片昏暗。可是,天上却没有飘下一朵雪花。

继父从佛堂来到厨房时,阿妈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双眼下陷,脸色也显得很苍白。她使劲的动着已经失去血色并干裂的嘴唇,可我没听到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放在炕沿上被阿姆喝过的那碗奶茶还在冒着热气。当时,我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离我而去。以前发病的时候也是这种情况,可每次都能够化险为夷。所以,我以为这次也会跟往常一样。可继父却抚摸着我的头说:”你去把邻居都叫来。“

        从厨房出来时,天空也恰巧下起了鹅毛大雪。透着雪花,只见得远处的山岗模糊一片,视线所及之处也被大雪压得一片灰白。这有着深夜一般寂静的世界里,我仿佛能够听到雪花落地的瞬间所发出的那种沙沙声。顿时,感觉只有这个世界和我孤寂的杵在哪里,泪水一下子侵满了整个眼眶,有种想哭的心绪也在霎时间牵动了我全身的神经。

      邻居们好像从我夺眶而出的泪水和不知所云的话语间洞悉了我家发生了件不幸的事儿。当他们陆陆续续的来到我家时,继父一动不动的站在屋檐下。雪下的更大了,我的眼神破除了纷飞的雪花阵列,捕捉到继父那双正望着我的三角眼。可能我对他的恨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用那三角眼望着我的神情让我不禁的打了个寒颤。继父的脸上丝毫没有泛起与往常不一样的任何表情,以前也没见过他因喜而起的笑容或因苦而有的愁容,一年四季都端着一幅极为严肃而庄严的表情。我总觉着他这是装出来的,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我敬爱的阿玛——一位可怜的农家女从此就与他阴阳相隔了,可他却一如既往的端着那幅严肃的尊荣,可藏在这表情背后的那个还是没有冒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邻居家当家的问道。

       “她走了。”咒师望了望天空后将视线对准了我。那一年,我才十五岁。

                                                                                          6

     没有任何的声响——这是一个生物都被黑夜裹进了梦境的夜晚。卓玛没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前,继父正端坐在热炕上,借着摇晃不止的油灯的光诵读着他的那本经书。那声音像是个催眠曲,让卓玛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瞌睡。当她从厨房出来后,也不曾记得跟继父说过些什么。只是在摸着黑经过院子时,被外边冰冷的寒风将迷糊中的她清醒了过来。她望了望门外后,停住了摇摇晃晃的步伐,仔细的听着有没有什么声响,可最终还是让她失望了。

      他这会儿也该来了。自从那条老狗离世后,就算来个什么人也不能事先察觉。他好久没有来找过她了。白天在路上碰到时,原本想和他说点什么的,可面对着他冷冰冰的态度,少女的自尊没让她前去主动搭话。可是,每一个深夜她都能够真切的感受到他好像就在自己的身旁,在似睡非睡之际,他像往常一样的将自己的体重和感官的刺激一给予着她

      卓玛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酣睡过去了,也说不清有没有脱掉衣服。在睡梦中,她又一次走进了那场梦境。她的衣服也一件件的被有序的脱了下来,这感觉就像是小时候临睡前母亲帮她上炕睡觉或与他发生关系时的过程无二无别。

                                                                                        7

       星群在夜空中眨巴着眼睛,草木也在地上吹嘘着。在无数个这样的夜里,他总是被挡在卓玛家的门外。每一次,他都起誓第二晚绝不会再来。也不停地问自己:难道卓玛真的变心了吗?他不间断的敲着她家门上的那个铁索,可里边就是没人回应。每当在白天碰到卓玛时,他很想问点什么,可一想起自己每天晚上在她家门前像个流浪狗一般不知去向时的情境,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在内心不断地膨胀,在这种心绪的催化下脸部的表情也是常常显得冷酷无比现在,他和卓玛的感情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那晚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去找她,当时他在心里就这么决定的。在一片漆黑的夜里,那个铁索声响了很久,可里边还是没人出来回应。此刻,他彻底绝望了。缓缓的坐在了门槛上,用手在兜里找着烟。月亮从东方的山顶升起,它顺带的光辉也照亮了整个村庄。伴着月光的夜景是如此的迷人,可他内心的乌云却越聚越密。凝望着月亮的双眸间开始流动着一种闪闪发亮的液体。事实上,他一直都忘不了卓玛,尽管以前在他的世界里有过很多的女人,可从没有过对卓玛的这种感觉。在与卓玛身心相合的过程是他真正拥有幸福的时光。只可惜,现在,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一种不知名的伤痛所刺痛着,同时,往事也像电影般在他内心的荧幕上不断地上映。他抽完了一整盒烟,此时的月亮也爬到了半空中。

      他慢慢起身时,发觉自己的右腿发麻地不能行,于是就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原地。人就是这样——就在他站着的瞬间,心里萌生了一个想翻墙而入的想法,这也使得在他胸中跳动的那个小心脏砰砰的加起速度来。在当地,翻墙是件很猥琐的事情,可此时的他却无暇顾及这些,一心只想着要当面向卓玛问个究竟。人一旦到了晚上就能干那些个大白天干不了的事儿。这时,他看到了碾场前的那个木门。

       他将木门靠墙而立,踩着它爬上了墙头。继而,小心翼翼的下到房顶,然后又轻轻的顺着卓玛家的梯子来到院里。他发现院里很安静后,便蹑手蹑脚的到了卓玛的窗前。卓玛屋里的窗户是格子窗,而且有一面是纸糊上去的那种。以前,他和卓玛在炕上打闹时,有戳破过一格纸。他顺着那格的缝隙窥视时,立马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懵了。被月光照的通透的炕上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忙活着那事儿,那男子的呻吟声他都听的清清楚楚。这一刻,他感觉有谁拿一桶冷水泼在了自己身上,一阵寒流自脑门儿直通到了脚底。可没过多久,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烧的他直发烫。此时此刻,他真想大吼几声,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于是,便悄悄地向正门移去。

      到现在,他眼前还直晃着那个裸男很粗的辫子。

                                                                                                     8

      卓玛停经了。过了几个月后,她不停地干呕,头也不间断的疼痛。这时,她才发觉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同时也想起他有俩月没来找过她。时间上卓玛丝毫没有起疑,心里也认定这孩子的父亲就是他。因为,在卓玛的记忆里,她只有过一个男人,那便是他。卓玛开始滋生了对他的恨意。

       “喂”卓玛这样喊他时,他正在村尾的蔡鹏沟忙着修田埂。抬起头后,才发现卓玛早已到了自己身边。

       “……“他阴沉着脸,没说半句话。

       “我有事要对你说“。世间的女子可能都这么伟大,为了腹中的孩子,情愿放弃自己的尊严。

       “我不想听“。他用铁锨使劲地铲着土,看上去有种不把全世界铲平绝不罢休的样子。

       “你干吗?我做错什么了?”卓玛一连抛出了两个问题。说着泪珠也滚了下来。那眼泪本是很清澈的,可他看上去却是那样的浑浊不明。

       “你不要脸! ”,他对卓玛吼道。他那生气后的面孔也显得异常的恐怖。

       “我……告……诉……你……“说罢,他却没再说什么。

       “说啊……你倒是说呀……好,既然你不说,那我说……我怀了你的孩子。“说完,卓玛像一阵旋风般掉头跑了回去。

       “呸“,他朝卓玛的身后吐了一口唾沫后,拿手里的铁锨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只听咔嚓一声,铁锨把折成了两段。

                                                                                             9

        那晚,我连晚饭都不想吃。平日里,我在晚饭前都要喝一碗茶的。可今儿个,一想到他白天的那样和说的那些话,就什么也喝不下去。继父从炕沿上探头望着我说:“怎么连晚饭都不吃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的脸颊烧的滚烫滚烫的,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烧红了。事实上,我现在该考虑以后得怎么出去见人了。

       那晚,我没有了像往常一般的瞌睡。炕沿上,油灯的火焰不停地摇晃着,继父还是一如既往的诵读着他的佛经。回房间时,继父从炕沿上探头问道:“大门锁了没有

      我不记得有没有锁过大门,于是经过了院子前去检查。门开着一道缝,一阵寒风从中向我吹了过来。

锁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很意外的发现他坐在屋里,嘴里还叼着根烟。烟头的火星在黑夜中首先进入了我的视线,在那时亮时不亮的火星的照耀下,我看到他阴沉着脸。在我开口之前,他没说什么话。

       “你来这儿干吗?”我那不争气的双眼间开始有泪水在打转了。

       “我来告诉你实情。”

        “什么实情”我的心就像是一张白纸般记不起有什么事。对我而言,一个女人所能有的我全都给过他了。难道,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不明的事吗?

       “你怀了有几个月了?“

       “俩月。“

      “我有四个月没来你这儿。“

      ”……“他说这些话时,我的心幕也渐渐地拉开了一道缝隙,似是某件事实的面目也渐渐地清晰起来。可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事实竟会是这样。他破除了我房间原有的宁静:说我腹中孩子的生父是我的继父,还叙述了当晚他所目睹的那一幕。说这些时,他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种讽刺和痛苦。他最后还说”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你的继父“。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房间出来的,经过院子时不小心踹到了一个铁盆,那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漆黑的夜空。这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些关于那个似梦般的遭遇,某些事也在心里渐渐地明晰起来。炕沿上,油灯的火焰在不停地摆动着,继父正诵读着放在他前端桌子上的那本经书。我来到他面前时,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停下来,抬头用那三角眼望着我说:“门是不是没锁。”他依旧端着那副严肃的表情,这状态就像是没看到我脸上的泪水似的。

       "他说的是真的吗?"
      "卓玛,你我虽说有父女的名份,却并没有血缘关系。"继父说这话时他脸上那副严肃的表情渐渐褪去,皱纹交错的眉宇间开始流露出一奸淫的微笑,感觉上他这就像是妖魔鬼怪显现原形一般。
      "他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很难相信,所以就又问了一遍。
      "嗨嗨!你干嘛那么激动!其实,我早就对你有意思了。"继父说着,便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小西药瓶,放在了炕沿上。
      "你虽然长的漂亮,可年纪尚小,这使得我对你有心思却也无计可施。卓玛,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再后来,我发现你有晚饭前喝茶的习惯,所以就借这瓶安眠药……"继父将放在炕沿上的西药瓶拿起来放在手里不停的转动,且看着它说了很多。我走厨房,脑子一片空白。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他早已不在了。
                                                        10
       那是个雪后的清晨。
       这时,一个咒师正从蔡鹏沟向西而去。被他远去的背影甩在后头的那个村庄里——阿姐拉姆家的门上锁着一件大铁锁一个男子背着个口袋正向头的尸林行进。
当晚卓玛拿绳子上吊时,这个世界一片宁静。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jglasd741 2013-7-17 15:45
谢谢分享!扎西德勒~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4-9 06:05 , Processed in 0.055432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