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清明
求道昆仑 2018-4-5 11:58
清明
清明是中国传统历法二十四节气之一,《淮南子•天文训》记:“春分后十五日,斗指乙,则清明风至”。《岁时百问》讲:“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在没有卫星科技的古代,圣贤利用肉眼观测天象制定历法,为人们的生产生活提供规律与指导,真实令我们敬仰!然而,在中华传统文化视野中,“清明”不仅仅是 ...
26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渐老的双亲》
WANMACAO 2018-3-11 16:47
《渐老的双亲》 我是个高大个,至少在女人堆里就是。从小我用自己的个子来衡量长大的心态,再后来不长个了,又用自己的个子衡量父母的个子,因为每次外出时总喜欢给双亲买一两件衣服,我有一套自己的方法来看衣服大小的合适度,也就是量身测号,因为现在的衣服各厂各号,虽然区别不大,但各年龄段的衣服真有 ...
28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愿黑夜是我的情人
热务游子 2018-2-16 15:00
div愿黑夜是我的情人/divdivbr/divdiv阳光落在窗外,鸟儿飞来飞去。/divdiv总有调皮鸟儿,偶尔停留在窗外的阳台上,一边窥探赖床的我,一边喋喋不休说着鸟语。/divdiv人们总有不同的节,用不完的情。/divdiv我不清楚鸟儿是否受到蛊惑,会不会有情人节。/divdiv洋节泛滥,诸如平安夜、圣诞节, ...
25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最近心情很不好
很久的愿望 2018-2-11 16:30
本来因为没带好女儿,把她的眼睛搞成近视眼,被家人训斥的好几天没有睡好。我自己也特别伤心和难过,确实是失职渎职的妈妈,把女儿最重要的健康忽略成让我自己一辈子谴责的遗憾,给女儿的一辈子留下遗憾和麻烦。可是不管怎么样,结果都无法改变了,好不容易调整点心态,又带来消息说,调动的事情推迟了 ...
40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四姐夫像小媳妇一样的大爱
很久的愿望 2018-2-6 18:19
上星期出差,顺便回家看望了阿爸。我正要进大门的时候,门被开了,是四姐夫笑迎了上来说:“我就说有停车的声音”。我直接上楼进阿爸的房子,我看见阿爸在手里转着手经筒,嘴里念着经,安详地坐在床上,那天刚好是十五。虽然外面寒风刺骨,但房子里生的焦炭炉子,打扫的也很干净。就一会儿功夫姐夫不 ...
45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把每一天过的像生日一样
热务游子 2018-2-6 10:56
把每一天过的像生日一样
今天是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生日。 大浪淘沙,朋友在精不在多,祝你生日快乐! 说起生日,我记不得是否吃过自己的生日蛋糕,想分享一下你的生日蛋糕,无奈天各一方,就送一生日致辞与你共享: 曾经年少爱追梦,人到中年梦渐醒。花开一季,人活一世,花开花落,人来人往。善待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求闻达,但求顺达 ...
28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想法多,没一样实现的。
很久的愿望 2018-1-26 18:27
一个人的变化怎么能有那么多?那么久的老实本分生活,突然觉得有些亏待了自己?参加工作4、5年的时候想考个研究生,因为,总觉得学生生活最舒服,想继续两年,结果在那些为了自己的成绩,不管不顾我们这些人的死活的所谓领导的吹捧中膨胀了自己的骄傲,慢慢地失去了最佳的机会到只能放弃。好不容易熬 ...
46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爱被束缚
很久的愿望 2018-1-18 12:16
妈妈离开我已经两年多了,我仍然活在悲痛和愧疚当中。妈妈生前是如此的大爱,如此的宽容和慈祥,人人都爱她,让我一辈子也赶不及母亲一样伟大而普通女性的优秀。小时候因为妈妈的远见和大爱,让我背井离乡地在内地上学12年;参加工作了,因为妈妈的容忍和大爱,让我留在了所谓的城市里工作;好不容易 ...
43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2018,从心开始
热务游子 2018-1-2 14:07
2018,从心开始
2018年,又是一个新的年轮。 2017年,我失去了相处二十多年最爱我的爱人和二十多年最诚挚的益友,是我极痛苦的的一年。 这种痛是揪心的,痛的刻骨铭心,让我真正感受人生无常! 白天,我装着快乐,晚上我忍着痛苦。领略了孤寂,明白了啥叫白天不懂夜的黑,品尝着痛并快乐着味道。 2017年,感谢所有关爱、帮助、问候 ...
16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池塘里,那朵盛开的睡莲
热务游子 2018-1-2 13:56
池塘里,那朵盛开的睡莲
年少的我从热务沟的大山里走出来时,我只是一只雏鹰。走出大山一路求学、工作,走向社会,无论走到那里,我一直是独行的热务游子。 当我学会使用微信时,总要给微信取个名吧,于是想到了“孤寂的鹰”。 其实,自从与爱我的人成家立业二十年来,我享受着家的温馨和生活的幸福,我并不孤寂。 2017年的那个夏天,爱我的人 ...
187 次阅读|0 个评论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8-24 20:13 , Processed in 0.044658 second(s), 1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