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刚杰·索木东(གངས་ཅན་གསོམ་སྡོང་།),藏族,又名来鑫华。安多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 其实,自己的业余创作,除了满足那一点点无可避讳的虚荣外,更多的是,为了在忙碌而凡俗的生活中,让自己在文字的缝隙里透透气。 回复
  • 20年来,坚持业余写一点零零散散的文字。这些文字,慢慢地把自己堆成了一名“诗人”或“作家”。 回复
  • 就這樣總結自己的2012吧:詩書越讀越少,文字越寫越懶。兒子越長越壯,日子越過越長。祝大家新年快樂! 回复
  • 生活就是這樣,不管你能升到多高,最終都得落到地上,塵歸塵土歸土!所以不需要展示你有多強,而衹需要告訴內心你是否享受自在! 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甲波布初 2016-6-11 11:32
索木东: 能不能给我整理10首左右作品?附一张您的近照和二百字左内简介,发至228561209@qq.com.我们在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刊用。多谢! ...
简介中民族身份为藏族,漏写了加一下,谢谢!
甲波布初 2016-6-11 10:58
索木东: 能不能给我整理10首左右作品?附一张您的近照和二百字左内简介,发至228561209@qq.com.我们在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刊用。多谢! ...
简介及诗作已发
甲波布初 2016-6-10 14:15
索木东: 能不能给我整理10首左右作品?附一张您的近照和二百字左内简介,发至228561209@qq.com.我们在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刊用。多谢! ...
好的,谢谢!
pari 2016-6-2 19:24
索木东: 阿克:您把照片在PS上处理一下,宽度为600,应该就可以了。
好的。我试试。
pari 2016-5-30 23:00
今天发了博文,得荣•泽仁邓珠,封杀麻将赌博、唤醒民族进取精神
——致全体藏族同胞的倡议书。要加张得荣•泽仁邓珠的照片,发不上去。以前没有这种情况,怎么回事?请协助。
pari 2016-4-27 01:08
བོད་ཀྱི་གནའ་དཔེ་གླུ་གར།གླིང་གེ་སར་རྒྱལ་པོ།ཧོར་གླིང་གཡུལ་འགྱིད།五幕七場圖伯特歌舞劇《格薩爾-霍嶺之戰》。編劇導演:普化傑。作曲指揮:交巴塔.W.瑪切Chopathar W. Mache(現居美國紐約市)--德格爾(现居台湾高雄,图伯特热贡人。原青海广播电台职员。)德格爾用笛子演奏的是這個歌舞劇的幾個片段,演奏的不錯。徐真和 གདུགས་དཀར་ ཚེ་རིང་།德格爾,བཀའ་དྲིན་ཆེ།感謝你們!希望有機會,我給你們親自唱唱。祝福你們。五幕七場圖伯特歌 ... ...
查看全部
最近访客
统计信息

已有 128418 人来访过

置顶日志
刚杰•索木东2018年自选诗十首 2018-12-15
【这一年,走走写写,尽量让自己慢下来。惟有慢下来,才有时间仔细斟量身边的得失;惟有慢下来,才有时间去思考一些得失之外的东西。一年来,大概写了百来首诗,也发表了百来首诗。但是,到总结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几个可读的。——都是过往,由它去吧!随手抓来几个,权作对这岁月的交代。 】 卓尼普晨记   归来的时候,集市早已散去 暮色中的河流复归于宁静 我的村庄,复归于宁静   黎明前迎娶的新娘刚刚成年 爆竹声里端坐的村庄 ...
(365)次阅读|(0)个评论
【《六盘山》2018年6期】刚杰•索木东:七月,是一个隐喻(组诗) ... ... 2018-11-28
晨曦里的一棵树 (29) 所有的容颜都在衰老 所有的时光,都在等待 最后的消遁。人近中年 我的生命里,依旧 不能合适地安放 爱恨情仇 如你所言,苟活于世 我们都得面对,太多的 丑陋和美好—— 非你所言,苟活于世 所有的丑陋和美好 在固执已见面前 都显得,微不足道 路过一条繁华的街道时 尊敬的长者,您告诉我 这些年,一直留意着 我的文字里,频繁出现的 那些词藻 此刻,尚能直面苍生 轻声说出:“人世温润。” 此刻,尚能站在晨曦 ...
(373)次阅读|(0)个评论
“黄河诗歌之夜——刚杰•索木东诗歌朗诵会”掠影 2018-11-11
2018年11月10日晚,由甘肃青年诗会主办、南河桥诗歌民谣驿站承办的“黄河诗歌之夜——刚杰•索木东诗歌朗诵会 ” 在兰州南河桥诗歌民谣驿站举行。 甘肃省朗诵专业委员会理事、西北民族大学副教授何燕华开场朗诵。 青年艺术家庄苓主持诗会并介绍嘉宾、致欢迎辞。 小说家、评论家、甘肃省文联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张存学,评论家、散文家、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 教授 、甘肃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杨光祖评点索木东诗歌。 知名主持 ...
(727)次阅读|(3)个评论
刊发于《香格里拉》2018年秋季号:赞美,在黑色大地上(组诗) ... 2018-10-29
鸳 鸯   最早知道这个名字 是儿时,父亲买来的肥皂盒 那对美好的吉祥鸟,至今 卧在八十年代的岁月深处 后来,喜结良缘的宗亲 举家去了岭南   那年三月,在扬州 精致的荷塘里,戏水的鸳鸯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艳 瘦西湖真的太瘦了 我和博源兄弟,慢悠悠地 晃了两个小时   而今,偶尔路过的这个地方 也 ...
(377)次阅读|(2)个评论
【文艺报·聚焦文学新力量】刚杰·索木东:守望名叫甘南的那片草原 ... ... 2018-10-25
        在刚杰·索木东简洁朴实的诗句中,我们欣赏到了甘南独具特色的地理风貌,感受到了善良热情的藏族人民的美好品性,领略到了藏族悠久灿烂的文化的魅力,他的诗歌有一种回味无穷的“酥油茶”的清香味。         刚杰·索木东,又名来鑫华,藏族。1974年出生,甘肃卓尼人。有诗歌、散文等被译成英、藏、蒙古、维吾尔、朝鲜等多种文字。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守望名叫甘南的那片草原 李玛         ...
(200)次阅读|(4)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个人创作年表(部分) 2018-09-30
【业余创作近30年,写作上还算勤奋。但是在发表整理和出版专著上,一直很懒惰。说实话,总觉得就那么点东西,尚不到总结的时候。2017年底,机缘巧合,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故乡是甘南》。前日,一位十分尊敬的诗人,推荐了我给研究者,需要创作年表和创作谈。勉为其难,胡乱整理一些手头有的资料和能想起来的发表。果然,如此轻飘飘的所谓“成果”,太有点贻笑大方。贴到个人博客上,存个资料。 —— 文学之路如此美妙而漫长,是创作者的福报,我们一定要永怀敬畏和虔诚。鄙人不才,将继续以一名打酱油者的姿态, 心怀 对文字 的 无 ...
(484)次阅读|(0)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颗粒归仓的秘密(组诗) 2018-09-29
墙上的皮鞭翘着干瘪的尾稍 我们谈论丰收的时候 其实,是在回避 一段亟待收割的过往 那些干得发燥的句子 一碰,就会撒落 满地的脑袋 能拾起来的,都已经 充饥了窘迫的年少时光 那些没法捡回家的种子 洒落四野,在秋天 落地生根—— 一场风雪,渐次凌厉 如今我蜗居城市西郊 安宁一隅,旱涝保收 墙上的皮鞭翘着干瘪的尾稍 逐渐长大的少年,努力 练习着家乡的语言 我的母亲,来城里九年 口音,都有了些微变化 2018年9月29日晨于流珠斋 秋 ...
(140)次阅读|(2)个评论
李玛:守望名叫甘南的那片草原——评刚杰•索木东的诗歌的故乡情结 ... 2018-08-26
【摘    要】 从古自今,故乡一直是文学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作家们在作品中,或直接或间接地描写了故乡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民风民俗,借以抒发他们对故乡潜意识里的复杂情感,这些情感组合成了强烈的故乡情结。藏族著名诗人刚杰•索木东是一个善于思考和探索的诗人,他的诗歌创作较为丰厚,风格独特,在当代中国少数民族汉语诗歌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本文通过对其诗歌中所表现出来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故乡情结的探析,以期对当代少数民族诗歌有深入的了解。 【关键词】 诗歌  故乡  情结 &nb ...
(735)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青海果洛《白唇鹿》2018年2期上的一组诗 2018-08-14
母亲坐在圈椅里,逐渐和暮色融为一体   早起。洒扫。沐手。焚香。 礼佛的时候,母亲却只能站着了 ——弯了一生的膝盖,而今 却无法再去,完成熟练的叩拜   父亲走后,母亲也慢慢适应了 在城里,和几个南腔北调的老人 晒着太阳,扯着永远潮湿的家常 而更多的时候,她就站在窗前 默默看着,人来人往   夜晚来临的时候 母亲,就坐在她的圈椅里 逐渐和暮色,融为一体 ...
(476)次阅读|(1)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诗歌近作:从四千米到四十米的随记(组诗) 2018-08-12
  理塘随记:仁康古屋   婴孩的脚迹留在石头上 菩萨的面容,就已 在月夜下清晰地浮现 潮湿的地屋里 劳累的母亲,可曾听闻 仙鹤高亢的鸣声?   那些黑色的陶器 仍旧有人制作 织锦的女子 缝补着岁月的忧伤   雨就这么一直下着 八月的理塘,赛马的汉子 滑倒在草地上 那朵云,就压得更低了 &nbs ...
(485)次阅读|(0)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七月,是一个隐喻(组诗) 2018-07-29
晨曦里的一棵树 ( 29 )   所有的容颜都在衰老 所有的时光,都在等待 最后的消遁。人近中年 我的生命里,依旧 不能合适地安放 爱恨情仇 如你所言,苟活于世 我们都得面对,太多的 丑陋和美好 —— 非你所言,苟活于世 所有的丑陋和美好 在固执已见面前 都显得,微不足道   路过一条繁华的街道时 尊敬的长者,您告诉我 这些年,一直留意着 我的文字里,频繁出现的 那些词藻   此刻,尚能直面 ...
(541)次阅读|(0)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在高处,云是可以奔跑的(组诗) 2018-07-06
在甘南 高原最高的地方,那些 顽强盛开的鲜花都叫做格桑 那些黑脸膛的汉子 深藏着骨缝里的忧伤 一泓泉水流下山崖 那么多的传说,开始 风一般流行 是谁,又把贫瘠的甘南 搁在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云端                       2018年6月18日晨于舟曲巴藏 一个夜晚 我们站在山顶 互相让了一支烟卷 风,就把夜晚的话语 咽进了肚里。脚下 早已是万家灯火 陌生的人啊!安宁 ...
(970)次阅读|(1)个评论
第二届全国藏汉双语诗歌大赛优秀诗人奖(汉语组)获奖作品:雅砻河谷的青稞熟了(组诗 ... 2018-06-20
第一块农田 不敢想象,一段没有传说的历史 该有多么苍白?不敢想象 一个忘记神话的民族 又能从哪里,找到来路? 美艳的罗刹女啊!至今 都不敢猜测,您的怨愤 该是有多么的决绝?! 居然能让,持戒的猕猴 放下数世的修行 那六个聪慧的后代,究竟 是谁最先发现了青稞种子? 自此,猴子玩耍的坝上 年年就有庄稼收成 在遥远的安多卓尼 我也曾是一个农家子弟 而今,远离土地二十五年 就只能这样,任由生命 干涸着,慢慢耗尽 第一位赞 ...
(1281)次阅读|(2)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散文诗:舟曲,一朵花里绽放的历史 2018-06-15
采花节         五月初五的博峪,藏家女儿花儿一样盛开。五月初五的舟曲,九十九眼泉水,涌动着山前山后的吉庆。         抢来第一桶清洌洌的泉水,就是抢注了晨曦里的第一个祝福。倚在林木清脆的路口,佩戴银盘的女孩,珊瑚缀满她的前胸。粉红脸蛋映着朝霞,一管口弦,就奏响整个山坡的明媚。         采来第一朵枇杷花的姑娘,艳丽的春天盛开在头顶。黑色的头巾,彩色的锦带,五百条细辫缀满五百串露珠,悠扬的 ...
(1268)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兰州文理学院学报》2018年3期的评论:阿信诗歌的静与慢 ... ... ... ... ... 2018-06-07
        阿信是当代诗坛代表性诗人之一。30年来,他立足雪域青藏,以宁静的品质、深邃的意象和轻盈的诗意描写,叙述着甘南乃至青藏高原这片神性土壤滋养下的草地诗篇。他的诗歌以“静”和“慢”而著称于汉语诗坛。         研究阿信的诗歌创作,对多元文化背景下的甘南文学、甘肃文学、西部文学乃至中国文学,都具有很强的文学价值和现实意义。 一、诗歌精神的文化基因         每个人身上,都会打下基于时代背景的文化烙印。对作家作品而言,这个 ...
(661)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山东文学》2018年第5期(下半月刊)的散文诗:春天,或者举重若轻(组章) ... ... 2018-05-31
卓尼普晨记         从远处归来的时候,漫长的冬天还没有过去。新年前头的最后一个集市,早已散去了。暮色中的河流复归于宁静,我的村庄,复归于宁静。           黎明前迎娶的新娘,才刚刚成年。爆竹声里端坐的村庄,就洋溢着该有的吉庆。坐在喜宴当中,我已经生疏了,那些需要脱口而出的颂词。           这个季节,我年迈的母亲,依旧拖着病腿。她点燃村庄的第一缕桑烟——漫长的岁月里,生死轮回,就显得如此的 ...
(1070)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贡嘎山》2018年第3期:晨曦里的一棵树(组诗节选) 2018-05-16
13   一只蝴蝶扑扇着翅膀 便有花香,从树冠飘落 在南国,这个冬天 只能这么写下 目睹的温暖   而在我的北方 年关将近,锣鼓喧天 街头,并排站立着 打扮妖艳的半个春天   雪线一升再升 归家的路,越来越远 阔别已久的青藏啊 是否还能回到 雪粒扫痛脸颊的童年?   真的需要一场大雪 ...
(1666)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贡嘎山》2018年第3期:晨曦里的一棵树(组诗节选) 2018-05-16
13   一只蝴蝶扑扇着翅膀 便有花香,从树冠飘落 在南国,这个冬天 只能这么写下 目睹的温暖   而在我的北方 年关将近,锣鼓喧天 街头,并排站立着 打扮妖艳的半个春天   雪线一升再升 归家的路,越来越远 阔别已久的青藏啊 是否还能回到 雪粒扫痛脸颊的童年?   真的需要一场大雪 ...
(39)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贡嘎山》2018年第3期:晨曦里的一棵树(组诗节选) 2018-05-16
13   一只蝴蝶扑扇着翅膀 便有花香,从树冠飘落 在南国,这个冬天 只能这么写下 目睹的温暖   而在我的北方 年关将近,锣鼓喧天 街头,并排站立着 打扮妖艳的半个春天   雪线一升再升 归家的路,越来越远 阔别已久的青藏啊 是否还能回到 雪粒扫痛脸颊的童年?   真的需要一场大雪 ...
(38)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金城》2018年3期的诗歌:春天,给我的故乡(组诗) 2018-05-16
春天,给我的故乡   曾经描述的所有 都是虚妄,新的一年 故乡的喧嚣 那么快就散去了 巨大的星空,就在头顶 我却不能仰望   夜是清冷的 比夜更清冷的 是无法安居的心 ——什么时候,才能 彻底放下怨恨呢?   那条发白的路,继续 拉开反复渲染过的归途 那盏照夜的灯盏 却在我们熟睡的时候 结下 ...
(829)次阅读|(0)个评论

查看更多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2-16 06:30 , Processed in 0.493039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